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86章 阳哥

  本文来自999看书网,.干净清爽简单无广告,给所有喜欢阅读的用户。

  “怎么,是我打的,你要怎样?”

  陈阳的这句话,立刻在酒吧里掀起了轩然大波。

  尚风酒吧的常客,几乎都见过乔修锐,知道这是乔家的大少爷。

  此刻乔修锐亲自出面,众人都以为陈阳要退一步,却不料陈阳居然还敢这么狂,甚至当众顶撞乔修锐,这简直是在寻死呀。

  你再能打,打得过整个乔家不成?

  乔杰见此,冷笑道:“这小子居然敢顶撞锐哥,看来他今天是死定了。”

  邱品瞥了眼不知所措的柳飞,笑道:“柳飞,你姐夫刚才还想逼我们喝酒,他挺牛叉的呀。不过依我看,他马上就要变傻叉了。”

  柳飞此刻心里是叫苦不迭,心说姐夫你既然是曾梓航的师叔,有这层关系,让曾梓航说说情,乔修锐也许就不追究这事了。

  可你居然当众顶撞乔修锐,这哪里还走得掉呀。

  柳飞此刻心思飞转,却没有想到任何的应对之策。

  这一刻,所有人都以为,陈阳要遭殃了。

  而刚刚走进酒吧的乔修锐,在听到陈阳声音的时候,也是心头大怒,在上京,还没谁敢对他这个乔家大少这么嚣张。

  他和乔杰那种支系公子不同,他是乔家未来的继承人,也就是说,他就代表着乔家。

  对方顶撞他,就是无视乔家。

  这,不能容忍。

  乔修锐心头怒火熊熊,顺着刚才那道声音,猛地转头看去,倒是想瞧一瞧,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,居然这么狂。

  可是,当他看到那张带着淡淡笑意的面孔时,他脸上的神色顿时就变了。

  怎么会是他?!

  乔修锐心头咯噔一跳,连忙朝着陈阳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他身边的保安见此,也随他而动,气势汹汹,一副要拿下陈阳问罪的架势。

  “师叔,此人是乔家的大少爷,乔家的势力非常庞大,你不该直接和他翻脸的。”

  曾梓航皱了下眉头,对陈阳道:“师叔,让我和他交涉,看在我的面子上,乔少应该不会追究你的责任。”

  追究我?

  我不追究他的责任,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陈阳正打算拦住曾梓航,却慢了一步,曾梓航已经朝着乔修锐迎了上去。

  “乔少,你听我说两句,我……”

  曾梓航话没说完,乔修锐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,仿佛没看到他一般,直接把他给忽略了。

  他嘴角一抽,心头暗道不好,乔少向来好说话,可今天这架势,看来是真生气了。

  其他人见此,也皆是和曾梓航一样的想法,认为陈阳死定了。

  眼看乔修锐三步并作两步,走到了陈阳的跟前,曾梓航连忙跑过去,刚刚打算开口劝解,却只见乔修锐嘴角抽搐了下,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,然后一脸敬畏地对陈阳道:“阳哥。”

  什么,阳哥!?

  听到这个称呼,酒吧里所有人,除了陈阳和乔修锐本人外,全部都懵了。

  这尼玛是什么情况,堂堂乔家大少爷,竟然叫这个人阳哥!

  而且看样子,这人的年龄,也不比乔修锐大呀。

  “怎么,修锐,你不是要收拾我吗?”

  陈阳笑嘻嘻地看着乔修锐,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,脸上淡定的笑容,差点就把在场的女人都给迷倒。

  刚才对他有想法,却没有行动的女人,此刻心头是一阵后悔。

  早知道连乔家大少爷也得叫他阳哥,肯定就先下手为强了,能和这样的男人过一夜,以后也是炫耀的资本。

  “阳哥,你真是会开玩笑,我哪里敢收拾你。”

  乔修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此刻心里是十分的没底。

  他作为乔家的继承人,当然知道前段时间陈家发生的事情。

  陈阳将整个陈家搅得天翻地覆,分崩离析,甚至连龙庭的龙王出面,也拿他没办法,还让他把陈家家主和继承人都杀了。

  这样的角色,乔修锐哪里敢招惹。

  甚至他相信,如果不是自己姐姐乔黛寒和陈阳有婚约,老爷子乔山在关键时刻也站在了陈阳那边,他现在很可能已经被陈阳给打了。

  要知道,曾近的陈家大少爷陈铮,可是被陈阳给扔下飞机的。

  眼前这人看起来笑眯眯的,但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。

  陈阳却是不知道乔修锐这么畏惧自己,他拍了拍乔修锐的肩膀,笑道:“修锐,你别紧张呀,我又不打你。”

  乔修锐干笑一声,却是不知道该怎么接陈阳的话。

  他心头一阵郁闷,猛地转头看向曹忠,喝道:“曹忠,你给我过来解释一下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曹忠早已傻眼了,听到这声冷喝,他这才回过神,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来。

  他瞥了眼陈阳,吓得脸都绿了,战战兢兢地对乔修锐道:“乔少,我……我也是被人给骗了,以为陈少在酒吧里逼迫卖`淫,于是我让保安教训他,谁料到他把人给打了,之后……”

  啪。

  乔修锐没等曹忠把话说完,一耳光抽在了曹忠的脸上,喝道:“你真是糊涂了,阳哥怎么可能是那种人。”

  “算了,他也是被人骗了,打他也没用。”

  曹忠心底不坏,所以陈阳劝了一句,然后对乔修锐道:“你们吧台的酒保和外面的人联合起来做酒托卖酒,曹忠就是被他们给骗了。”

  “竟然敢诬陷阳哥,人呢,曹忠,给我带过来。”乔修锐喝道。

  “外面的人是个女的,已经跑了,不过付勇还在,我这就把他带过来。”

  曹忠朝着吧台的方向望了眼,只见吧台台面有滩血迹,那名叫做付勇的酒保却是已经不见踪影。

  他哭丧着脸,回头对乔修锐道:“人……跑了。”

  乔修锐皱了下眉头,对陈阳道:“阳哥,这……”

  陈阳摆手道:“算了,两个小虾米而已,而且那个酒保已经被我教训过了。”

  “曹忠,把付勇开除。”

  乔修锐一边说,一边朝曹忠挤了下眼睛,那意思显然是要曹忠教训付勇。

  就在这时,陈阳目光一挑,看向了七号桌,喊道:“怎么,想走,酒还没喝,别着急呀。”

  众人见此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四男三女站起身,蹑手蹑脚的样子,一看就是要溜走的架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