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64章 人心淡漠

  见法拉利司机撞了老人,竟然还探出头来骂人,陈阳不禁皱了下眉头。

  老人并没有受什么伤,如果好好处理,其实这不算个事。

  可司机的态度,却让陈阳很不爽。

  “这混蛋,居然还恶人先告状!”

  柳雉翎气哼哼地嘟哝一句,脚步加快,直接冲着法拉利去了。

  陈阳跟了上去,那边因为这起小小的交通事故,已经造成了交通拥堵,法拉利司机破口大骂,后面的汽车则是不停地按着喇叭。

  “卧槽尼玛,死老头,还不赶快滚起来,想敲诈老子,你做梦呢?”

  法拉利司机见老人躺在地上,他从车上下来,砰的关上车门,气势汹汹地朝着老人走过来。

  此人长得还挺帅,戴着一副墨镜,跟个男模特似的。

  可是这人品,却让人不敢恭维。

  男子取下墨镜,低头盯着老人,阴阳怪气道:“你个老家伙,杵着拐杖就以为我会同情你?赶紧站起来,老子车上有行车记录仪,你别想碰瓷。”

  “哎哟,年轻人,我确实没被你撞到,但吓了一跳,把腰给闪了,是真的站不起来呀。”

  老人哭丧着脸道。

  男子皱了下眉头,没好气道:“腰闪了?你腰闪了难道也赖我不成,赶紧起来,别想讹我。”

  “我真不是碰瓷,请你把我扶到旁边,别挡着路,你瞧后面的车都堵住了。”

  老人说着,朝男子伸出了手,希望男子能拉他一把。

  不过男子却避之不及,忙往后退了一步,指着老人道:“老家伙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把戏,我只要被你碰到,你还不得死皮赖脸的跟着我,肯定要敲诈我一大笔钱。妈的,老家伙真是不要脸。”

  “年轻人,我真的不是碰瓷。”

  老人收回手,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,摇了摇头,感到十分无助。

  堵在法拉利后面的司机,也有些急不可耐,纷纷走出来,七嘴八舌地说着。

  “老头子,你别想讹人,赶紧自己站起来走开,我们还急着赶路,你别耽误我们的时间。”

  “老家伙,你也不看看别人开的什么车,法拉利呀。你招惹了这人,你以为他会放过你?”

  “赶紧的,别拦路,大伙都赶时间呢。”

  “我说帅哥,你随便给这老家伙两三百元,把事情结了,别把路一直堵着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开法拉利的男子皱了下眉头。

  虽然他不缺那两三百元,但让他把钱就这么交给老头,他有些不乐意呀。

  他看了眼手表,时间也不早了,他还有重要的约会,也耽误不起。

  “真是晦气,今天怎么遇到了这么件事情。”

  男子骂了一句,从皮夹子里取出了三百元,狠狠地扔在老人的身上,骂道:“死老头,钱给你了,还不赶快滚开。老不死的,为了两三百元,躺在大街上,真贱。”

  三张百元钞票散落在老人身上,让他感到极度的羞辱,面色发白,身体颤抖道:“年轻人,我真不是为了钱,你们哪位行行好,把我扶到旁边就行了。”

  “卧槽,我看你是嫌钱少吧?”

  男子瞪了眼老人,冷哼了声,嘴里骂骂咧咧,又掏出了两百元,朝老人扔去。

  “死老头,总共五百元,够你站起来了,别再给我耍赖,不然把老子惹急了,老子可揍你了。”

  在这种羞辱之下,老人感到很委屈,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  他只能摇头道:“不,我不是碰瓷。”

  男子没有丝毫同情,冷声喝骂道:“少他妈废话,你以为眼睛里挤出几滴尿来,老子就会同情你?赶紧滚蛋,别耽误老子的时间。”

  “年轻人,我……”

  老人眼中流出了泪水,他还想解释,可突然说不出话来,大口地喘息,胸口猛烈地起伏,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快,药,我衣兜里,心脏病……”

  老人断断续续地说道,整张脸都白了,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。

  可是没人去帮忙,相反大家都往后退了一步,生怕老人把自己给沾染上了。

  “卧槽,现在的碰瓷人员演技这么好,竟然还玩心脏病?”

  男子冷笑一声,戏谑地看着颤抖的老人,道:“演,你继续演,别以我不知道你的鬼把戏,我只要帮你拿药,你肯定一把抓住我的手,说我推倒了你。不好意思,本少爷不上当。”

  老人浑浊的目光望向四周,却发现一片冷漠,他的喘息越来越剧烈,然后又慢慢变得平静下来,目光一片涣散。

  “演技这么好,奥斯卡影帝都要颁给你呀。”

  男子靠在法拉利车门旁边,冷笑道:“我倒是要看看,你能演多久。”

  老人的呼吸已经非常艰难,他躺在地上,向距离最近的法拉利男子投向求助的目光,拼着最后的力气,向男子伸出了手。

  “别人都说什么行业都有组织,我看现在碰瓷的也是团伙作案,老头这演技,明显是学过的呀。”

  男子依旧一脸嘲讽,点了根烟,一副旁观看戏的样子。

  可是突然,老人的右手啪地落在了地上,没有了力气,而他的呼吸也变得极度的缓慢,双眼也只是微微睁开着,像是处于濒死的状态。

  到了此时,众人这才发现,情况有些不妙。

  人群中有人说道:“这老头,好像是真的心脏病发了,演戏也不至于把脸色都演成青的了吧。不行,赶快叫救护车。”

  听到这话,法拉利男子愣了下,看向老人,皱眉道:“这老家伙,不会真死了吧?”

  虽然老人呼吸越来越微弱,但男子却没有上去帮忙,而是拍了拍胸脯,笑道:“还好我聪明,刚才没碰到他,不然的话,这老家伙死了,肯定这事会赖在我身上。”

  到了这种时刻,男子依旧冷眼旁观,冷漠得令人发指。

  眼看老人就要不支,一道身影猛地冲进了人群中,将老人扶起来,从他兜里取出心脏病的药喂下去,然后给老人按摩着心脏。

  法拉利男子眉毛一挑,意外道:“卧槽,还真有好心人,你可真勇敢,就不怕这老家伙死了,赖在你身上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