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36章 解决

  陈阳仿佛没有看到北箫这一拳,肩膀往下一沉,身子一矮,贴身朝着北箫的身体靠去。

  见此,北箫面色微变,虎啸拳的弱点就是贴身战,陈阳贴身上来,他这一拳无法绷直,就算有再强的威力,也发挥不出来。

  砰一声,陈阳硬生生承受了北箫这一拳,腹部被打得生疼,但他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,贴到了北箫的身上。

  北箫连忙变招,双手抬起内扣,朝陈阳的后背击打而去。

  就在此时,陈阳身子往北箫腋下一钻,躲开了他的双拳,贴着北箫的身体滑到了后背,顺势一爪扼住了北箫的咽喉。

  只要他一用力,北箫的咽喉就会碎裂。

  至此,胜负已分。

  “你赢了。”北箫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你的眼力还是那么厉害,能瞬间发现对方的弱点。”

  陈阳松开北箫的咽喉,道:“这门拳法你还没练完吧?不然的话,应该有把对方逼开的手段。”

  北箫意外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猜的。”陈阳笑了笑,道:“世界上应该没人会修炼一门弱点这么明显的拳法,更何况你也没那么傻。”

  “好吧,这次算我学艺不精。”北箫耸了耸肩道。

  陈阳道:“每次都是学艺不精,下次你能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。对了,刚才给我的丹药,是什么?”

  “华山的回气丹,是我师傅给我的。”北箫道。

  “原来是回气丹,怪不得那么厉害。”陈阳点了点头,看向北箫道:“你师傅到底是谁,你为何从来不告诉我?”

  北箫道:“过段时间,我会去东安办一件事,到时候联系你,你请我喝酒,我就告诉你我师傅的事情。”

  陈阳道:“好,没问题。”

  “既然败给你,陈家的事情,我也管不了,剩下的你自己处置,我先走了。”

  北箫的身份,不适合继续留下,他打了声招呼,带着雍修阳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见此,欧阳杰不敢留下,连忙也跟了上去。

  北箫回头看了眼,喝道:“欧阳杰,你留下,谁让你走的。”

  见此,陈阳一愣,疑惑地看向北箫,虽然自己肯定要杀欧阳杰,但北箫应该不会这么轻易,就放弃一名龙庭的五级队长,这可是龙庭真正的自己人,作为北龙王的北箫,应该保护欧阳杰才对。

  北箫似乎看出了陈阳的疑问,沉声对欧阳杰道:“你出卖龙庭信息给国外间谍组织的事情,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,难道你还想回龙庭?”

  一听这话,欧阳杰面色大变。

  北箫说得没错,他的确是出卖了龙庭的信息,这是死罪。

  他之所以帮陈良,就是想要弄一笔钱,然后逃到国外去,隐姓埋名过下半辈子。

  可是他没想到,龙庭竟然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件事。

  事情揭露,欧阳杰知道自己跟北箫回去,龙庭肯定会处死他,而留下来,他也不是陈阳的对手,一样是死。

  他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逃。

  他身形一动,似乎是将所有的潜力激发,朝着远离陈阳和欧阳杰的方向狂奔而去。

  不过他没跑出多远,陈阳一根银针射出去,他只觉右腿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,麻痹感传来,他脚下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。

  见此,北箫转身朝外走去,头也不回道:“剩下的你自己处理,有麻烦再联系我。”

  “过几天东安见。”

  陈阳对着北箫的背影喊了声,然后朝着摔倒在地的欧阳杰走去。

  他俯视着欧阳杰,目光中透着冰冷,欧阳杰吓得身体颤抖,开口求饶道:“求……”

  刚刚一个“求”字说出口,陈阳一脚踢爆了欧阳杰的脑袋。

  欧阳杰伤害了安柠,对陈阳来说,他必须死。

  解决了欧阳杰,陈阳朝着陈良走过去,陈良已经是吓傻眼了,身体不住地颤抖。

  他一直以为自己这个陈家家主很牛逼,陈阳只是个蝼蚁,可此刻他发现,在陈阳面前,他才是蝼蚁。

  但他想不通,陈阳这个弃少,怎么会这么强?怎么会和北龙王交好?

  陈阳走到了陈良的跟前,陈良双腿一软,就要下跪。

  但陈阳懒得听他废话,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,用力一拧,他眼神失去神采,脑袋耷拉了下来。

  陈阳把陈良的尸体扔在地上,环视着周围陈家的人。

  所有人都被他的目光逼得往后退,想要转身逃走,可背后却是直升机坠毁燃烧起的熊熊火焰,他们无处可退,除非从大门冲出去。

  可连北龙王都解决不了陈阳,他们剩下这些人,哪里还有反抗之力。

  现场一片静默,陈阳不说话,没有人敢开口。

  陈家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,都紧绷着神经,生怕会和陈良一样的下场。

  可是过了几十秒后,陈阳没有理会他们,直接转身朝着大门外走去。

  虽然这些陈家的人助纣为虐,但他们却不是罪魁祸首,而且他们毕竟是爷爷的后代,甚至是同辈,即使杀了不知多少人的陈阳,也狠不下心来把他们全部杀光。

  所以最后,看在爷爷的份上,陈阳放过了这些人。

  见陈阳往外走,乔山、乔黛寒回过神来,连忙带着人跟上,安东林也抱着安柠,跟着陈阳走了出去。

  直到陈阳这边的人都走光,陈家的人才渐渐松了口气。

  他们看着地上的尸体,以及熊熊燃烧着烈火的陈家大院,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  “你们说,陈阳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他会这么强?”

  “还是别在背后议论他,他是和北龙王谈笑的人物,可惜我们不知道,不然的话,陈良和陈铮也不敢去招惹他了。”

  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陈良死了,我们应该先选出家主。”

  “老大老二都死了,理应我老三陈顺来担当家主。”

  “怎么能按顺序来,我虽然是老四,但却掌控着陈家大多数的企业,能力最强,家主应该我来担任。”

  “我觉得应该投票决定。”

  “哼,谁不知道你人缘好,我不赞成投票。而且也没规定必须你们那一脉担任家主,我们其他人也姓陈,难道就不能担任家主吗?”

  陈家大院的火焰还在燃烧,陈家的人却燃起了更大的火焰,一个个为了家住之位,剑拔弩张。

  而华夏顶尖家族陈家,从此以后,也就分崩离析,渐渐走向衰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