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31章 欧阳杰

  陈家大院客厅,今天聚集了不少人。

  除了陈良、安东林、安柠之外,主位上还坐着一名面sè平静的中年人。

  这中年人面相方正,两鬓微微发白,面sè十分红润,双目凌厉,光是从外表来看,就是个武道高人。

  而此人,正是昨晚赶到陈家的龙庭五级队长,欧阳杰。

  欧阳杰虽然坐在主位,但他闭口不言,似乎在养神。

  陈良不敢怠慢了欧阳杰,昨晚就已经转了一亿给欧阳杰,把这个护身符牢牢地握在了手里。

  有欧阳杰坐镇陈家,陈良相信就算陈阳有三头六臂,也难逃一死。

  眼看陈阳还没来,陈良看了眼安柠,目光眯缝了下,冷声道:“既然陈阳还没来,安柠,你就先和铮儿成婚吧。”

  安柠身体一颤,站起身看向陈良:“陈叔叔,我可以和陈铮完婚,但我有个请求。”

  陈良道:“说。”

  安柠盯着陈良的眼睛,正sè道:“我希望陈叔叔,你能放过陈阳。”

  “哼!”陈良冷哼一声,目光中透着寒意,满脸愠sè,道:“安柠,陈阳杀了你的未婚夫,你不想办法报仇,却要我放过陈阳,你有脸吗你?”

  安东林见陈良生气,生怕对方把自己女儿给杀了,忙打圆场道:“陈哥,小女不懂事,你别责怪她。”

  “安柠,以后说话注意点,不然我让你下去陪铮儿。”

  陈良Jǐng告了句,看向旁边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人,这是他专门请来主持冥婚的道士。

  他对道士说:“开始吧。”

  “是,陈先生。”

  道士恭敬地点了点头,便yù让安柠下去先把凤冠霞帔穿上。

  可就在此时,门外传来声音:“直升机来了,是上次那架,就是陈阳开的那架直升机。”

  一听此言,整个陈家都惊动了。

  “不急,等把陈阳拿下,再让安柠和铮儿完婚。”

  陈良目光中透着杀机,起身朝门外走去,其他人也都纷纷跟上,包括欧阳杰也是一起。

  直升机缓缓朝陈家大院这边飞过来,同时降低飞行高度。

 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空中,可突然又有人喊道:“有人从大门闯进来了。”

  有人闯进来?

  众人都是一惊,除了开直升机的陈阳之外,还有其他人也来了?他带了帮手?

  陈良面sè微变,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身旁的欧阳杰。

  欧阳杰笑了笑,点头道:“放心,今天无论谁来,我都帮你摆平。”

  陈良大喜道:“多谢欧阳先生。”

  此时,嗒嗒嗒的脚步声响起,一群身着军装,荷枪实弹的军人冲进了陈家大院,将整个院子都包围了起来。

  见这阵势,陈家的人都皱起了眉头,来者不善呀!

  他们紧张地看向了这群军人,却没有人再去关注空中正在下降的直升机。

  陈良的目光扫过气势汹汹的军人,面露愠sè,冷喝道:“你们是哪个部队的,竟然敢硬闯我陈家!?”

  “陈良贤侄,别着急着生气。”

  一名白发苍苍,身穿藏蓝sè中山服的老者,从军人后面缓缓走了出来,正是乔家老爷子。

  而他旁边,一名女子扶着他,是乔黛寒。

  “乔……乔叔叔,你不是病危了吗?”

  陈良见乔老爷子出现,他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  乔老爷子笑了笑:“怎么,陈贤侄,你很希望我病危?”

  “不不不。”

  陈良口是心非地摆了摆手,瞥了眼乔老爷子身后的军人,问道:“乔叔叔,你带这么多人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  乔老爷子道:“没什么大事,我就是来接我孙女婿。”

  陈阳和乔黛寒的婚约,这件事陈家都知道,一听这话,陈良就明白,乔老爷子这是为了陈阳而来。

  他心头暗骂一句“老不死”,强笑道:“乔叔叔,陈阳又不在我这里,你来接他,这是何意?”

  乔老爷子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昨天你派刘明辉去抓陈阳,现在,陈阳应该在你的手里吧。”

  乔黛寒也说道:“陈叔叔,请你放了陈阳,他是我的未婚夫。”

  乔家的意思很明确,就算陈阳杀了陈铮,你陈良也不能动他,因为他是乔家的女婿。

  陈良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威胁,心里感到十分气愤,更憋屈的是,刘明辉已经被杀了,陈阳根本就不在他的手里。

  他目光一沉,也不再给乔老爷子面子,道:“乔叔叔,陈阳杀了铮儿,这件事,我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  “你想怎么做,要他的命?那也得问问我才行。”

  乔老爷子也是豁出去了,右手一抬,身后的军人会意,咔哒咔哒的声音响起,枪械全部上膛,一副要开战的架势。

  陈良气得咬了咬牙,但他知道乔老爷子的xìng子,若是惹急了,真有可能命令开火,他也就不敢造成。

  他目光看向了欧阳杰,向后者寻求帮助。

  欧阳杰微微点头,当即站了出来,一脸倨傲地看向乔老爷子,没有丝毫敬意,道:“你就是乔山?”

  见对方直呼自己的名讳,乔老爷子愣了下,上下打量着欧阳杰,沉声道:“你就是刘明辉?”

  虽然乔老爷子早就知道陈良身旁有个龙庭三级队长,但他从来没见过,此刻见欧阳杰如此嚣张,他当即就认为对方是刘明辉。

  “呵呵,竟然把我和刘明辉那种废物相提并论,可笑。”

  欧阳杰冷笑一声,扫了眼在场荷枪实弹的军人,对乔老爷子道:“乔山,带着你的人离开,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?”

  “你是谁,居然敢命令我爷爷。”乔黛寒不满道。

  陈良巴不得乔家把欧阳杰得罪,当即说道:“乔黛寒,你休得对欧阳先生无礼,你以为你乔家很了不起吗?”

  乔老爷子瞪了眼欧阳杰:“我乔家在华夏,勉强还算说得上话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侮辱的。”

  “是吗?”欧阳杰不屑一笑,从怀里掏出一枚徽章,朝着乔山扔了过去。

  乔山还没完全康复,来不及接那枚徽章,乔黛寒则是一把抓在了手里。

  她低头一看,手中的徽章约有饮料瓶盖大小,ZhōngYāng刻着一座宫殿,下面则是刻着五个金sè的龙爪。

 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  乔黛寒疑惑道,然后递给了乔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