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22章 禁忌中的禁忌

  陈阳不知道苏子宁身上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总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不过苏子宁不愿说,他也就没再追问。

  晚上叶以晴、柳雉翎和关兮月回来,都围着陈阳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,对他的未婚妻乔黛寒充满了兴趣。

  当然,其实他们更多的是关心陈阳的婚事,如果陈阳真的结婚,她们难免心里会感到失落。

  在陈阳表示暂时不会结婚后,众女都是暗暗松了口气,各怀心思地回房休息去了。

  这段时间一直很忙,陈阳第二天终于有时间去学校上课。

  本来见到林柔和杨雪薇,应该是心情愉悦的事情,可陈阳这一整天,心里怎么都安定不下来,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  他的预感向来比较准,下午下课回家,坏事果然发生了。

  院子里,苏子宁没绣完的旗袍散落在地,旗袍上踩了很多脚印,显然有人来过,并且发生了争执,将苏子宁带走了。

  而且从昨天苏子宁的表现来看,她知道今天会有人来,不过她没有告诉陈阳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!”

  陈阳目光一沉,眼中充满了杀机。

  如果说身边的人是陈阳的禁忌,那么苏子宁就是他禁忌中的禁忌,现在竟然有人敢把苏子宁掳走,无论是谁,哪怕是天王老子,他也绝不会放过对方。

  在家里查探了一下,陈阳并没有发现敌人留下的线索,反倒是找到了苏子宁留下的一封信。

  “陈阳:

 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离开了东安,去了上京的陈家。

  我虽然不姓陈,但我是你爷爷收养,算得上是陈家的人,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将我带走,我也并没有办法。

  你不要想着救我,那样只会让你自己也身陷险境。

  我或许明天就会死,或许是后天,但我绝不会让陈家任何人侮辱我。

  而且我唯一的希望,就是你能成家立业。

  除了你的未婚妻乔黛寒之外,我看出来,以晴、兮月、雉翎,甚至你的同学林柔,她们都对你有意思,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喜欢你,希望你能把握机会。

  ……”

  信件后面的内容,都是在关心陈阳的未来,苏子宁却丝毫没有担心自己的安危。

  而陈阳则是知道,苏子宁外表恬淡贤惠,内心十分刚烈,这次被陈家带走,她肯定是抱着必死的决心。

  “陈家,很好,我不找你们,你们竟然找上了我。”

  陈阳面色冷厉,立刻摸出了电话,打给聂强,开门见山道:“聂总,我听伊辰说你有架私人飞机,借给我用用。”

  “好,没问题。”

  二十分钟后,陈阳站在聂强公司大楼的楼顶,他的身前停着一辆私人直升机,开这架飞机到上京,用不了两个小时。

  “陈阳,你真的不用配飞行员?”聂强再一次确认道。

  陈阳摇了摇头,跳上直升机,道:“放心,我连阿帕奇都开过,更别说一架民用直升机。如果我给你撞毁的话,我赔你一辆新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总之你小心点。”聂强看出来陈阳有急事,但很识趣的没有多问。

  聂伊辰也在旁边,原本她想跟着陈阳一起去,但被他爸爸给劝住了。

  “老大,回来记得教我开车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陈阳做了个OK的手势,发动直升机,离开了东安。

  ……

  苏子宁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掳到陈家来。

  路上,看着陈康充满邪念的眼神,她并没有害怕,只是感到恶心、厌恶、鄙视。

  不过陈康并没有动她,她知道,这不是正主,真正的主使者是陈康背后的那个人。

  在陈家大院的一个房间里,苏子宁见到了陈铮,这个小时候就一肚子坏水的家伙,现在变成了一个大坏蛋。

  陈铮见到苏子宁,目光一亮,即使是他阅女无数,也要赞叹一句美女。

  尤其是那身旗袍,如果扯开撕碎之后,必然很有风情。

  他不禁对陈阳嫉妒起来,凭什么乔黛寒、安柠、苏子宁这样的美人,都和陈阳有一腿。

  他的目光在苏子宁的身上打转,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欲望,开口道:“苏子宁,真没想到,你还是这么漂亮,可真是便宜陈阳那小子了。”

  苏子宁脸上微微发红,但语气依旧十分淡然,沉声道:“陈铮,你别乱说话,我和陈阳是清白的,我们什么都没做过。”

  陈铮冷笑道:“哼哼,你以为我会相信?你三十多岁还没嫁人,如果不是贪恋陈阳,岂会等到现在?”

  陈康开口道:“铮哥,依我看,她身子紧致,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没破瓜。虽然她已经三十多岁,但保养得却这么白嫩,看来铮哥你有福了。”

  又有一名陈家子弟道:“铮哥,这妞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爷爷是从哪里给陈阳找了这么完美的仆人,那小子运气也太好了。”

  苏子宁觉得眼前这些男人实在太恶心了,她皱了下眉头,懒得辩论,只是目光阴沉地看向他们。

  “苏子宁,陈阳现在已经被逐出陈家,但你还是陈家的人,所以让我享受你,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你可别怪我,要怪就怪陈阳那个废物没能力保住你。”

  陈铮站起身,缓缓朝苏子宁走过来,眼中满是邪念。

  他围着苏子宁走了一圈,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突然伸手抓住了苏子宁后背的衣领,用力往下一扯。

  刺啦一声,翠绿色的旗袍被撕开一道口子,露出了苏子宁的后背,周围的陈家弟子一个个都是眼睛放光,恨不得扑上去。

  “陈铮,你想干什么?”

  苏子宁面色一变,猛地转身看向背后的陈铮,目光中有畏惧,也有决然。

  陈铮冷笑一声,狰狞道:“干什么?呵呵,我想你,应该明白。”

  一边说着,陈铮朝着苏子宁走过去,边走边解开自己的衣领,竟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侵犯苏子宁。

  “真没想到,陈家竟然堕落至此。”

  苏子宁冷冷地说了句,目光死寂如深潭,低头猛地朝着墙壁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