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218章 故人在上京

  两个被陈阳踢飞的保镖,立刻就丧失了战斗力,躺在地上不住的呕血,显然是受了内伤。

  而被他们撞倒的几个陈家子弟,脸上笑容消失,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来,一脸愤怒地看向陈阳,眼中杀气腾腾。

  他们站在一边旁观,竟然被陈阳这个混蛋给弄倒了,他们岂能容忍陈阳如此猖狂。

  陈康怒道:“给我上,把这小子的腿打断,看他还能不能踢。”

  剩下的保镖看到陈阳刚才闪电般的两脚,都是有些忌惮,但他们仗着人多,朝着陈阳围拢上来,连带着把乔黛寒也围了起来。

  陈阳不屑一笑,身形一动,率先出手,冲进了敌方的人群中。

  这些保镖面对普通人是高手,但面对陈阳,他们根本没有丝毫还手之力,陈阳犹如狼入羊群,一拳一个,被他打翻在地。

  而且他的速度相当快,当保镖们发现面前这个男人无法抵抗,想要逃跑的时候,却已经迟了。

  十几秒的功夫,二十多名保镖,全部被陈阳放翻在地。

  站在一旁的乔黛寒和陈家子弟,此刻看着躺在地上,不是断腿就是断胳膊的陈家保镖,他们都是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尤其是陈家子弟,都已经傻眼了,原本他们还打算陈阳被放翻后,上去踢两脚,哪知道最后被放翻的,居然会是自己这方的二十多名保镖。

  一打二十,而且是秒杀,这战斗力简直没谁了。

  “快跑。”

  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,几名陈家子弟连忙转身,落荒而逃。

  连保镖都不是陈阳的对手,更别说他们这几个沉溺女`色的家伙,如果留下,他们不敢想象自己的悲惨结局。

  不过陈阳可不会放过他们,随手在地上捡了几个小石头,嗖嗖嗖的扔出去,几名陈家子弟都被打中脚踝,摔倒在地。

  他们想要站起来,却发现脚踝剧痛,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
  陈阳扫了眼一脸惊恐的陈家子弟,淡定地走过去,把每个人的手掰断,停车场上顿时是惨叫连连,把这些家伙疼得在地上打滚。

  最后,陈阳朝着陈康走过去。

  陈康头上直冒冷汗,抬头望着一步步靠近的陈阳,他的心都要跳了出来,感觉眼前的不是人,而是魔鬼。

  他以为陈阳是羔羊,现在他变成了羔羊,而且即将被陈阳掰断手臂。

  陈康打了个激灵,色厉内荏道:“陈阳,你想干什么,如果你伤了我,陈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“如果不伤你,陈家就打算放过我?”陈阳反问了句,冷声道:“我可是没招惹你们,是你们自己要在这里埋伏我。”

  说着,陈阳蹲下来,抓住了陈康的手臂,用力一掰,咔嚓的骨头断裂声传来,伴随着一道凄惨的嚎叫。

  陈康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哀嚎道:“陈阳,你不是人,你怎么能掰断我的手臂!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不禁觉得好笑,鄙视地看了眼陈康,道:“你们既然想对付我,就应该想想失败的代价,难道你们以为,所有的事情都会一帆风顺,任何人都会任你们宰割吗?”

  陈康咬牙切齿道:“你死定了,铮哥和二叔,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“他们有什么招数,尽管使出来,我陈阳一定接下来。对了,记得回去告诉陈铮,这次算他走运,下次我碰到他,一定让他和你们一样的下场。”

  陈阳说完这句话,转身朝着乔黛寒走过去,道:“小寒寒,走了。”

  乔黛寒在见识了陈阳的强大之后,她愣在了当场,此刻听到陈阳的话,她这才回过神来,一脸茫然地上了奔驰G500,发动汽车后,又木然地开出了陵园。

  望着后视镜里躺了一地的人,乔黛寒看向陈阳,眼中满是迷惑。

  她从小的志愿就是成为军人,八岁开始就有师傅训练,到了现在十九岁,她自问已经算得上高手,普通的大汉七八个都能摆平。

  可是她却发现,自己和陈阳比起来,却是差远了。

  她忍不住问道:“陈阳,你怎么这么强?你以前是干什么的?你练过功夫?”

  陈阳靠在椅子上,随口胡说道:“我前些年在外游历,遇到了一位乞丐,给他买了一碗米粉,谁知道他竟然是位高人,他为了报答我,让我随他修炼了一段时间,他把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我。”

  乔黛寒皱了下眉头,嘟哝道:“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吧,随便遇到个算命道士,就能给你救命的药丸;随便遇到个乞丐,居然就是高人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所以说,我是集大气运者。”

  乔黛寒撅了撅粉红的小嘴,道:“算了吧,鬼才相信你的话,我觉得你是在说谎。”

  说着,她话锋一转,脸上露出谄媚的笑意,道:“陈阳,我们怎么说也是青梅竹马,你能不能教我,把我训练得你那么厉害?”

  陈阳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,要那么厉害干嘛,上阵杀敌呀?死了多可惜。”

  “乌鸦嘴,别胡说。”乔黛寒白了眼陈阳,接着道:“我是想自己变得更强之后,万一以后有机会和‘上帝’见面,才能配得上他。”

  小寒寒居然如此崇拜我。

  陈阳心头暗笑,对乔黛寒道:“‘上帝’喜欢心底善良的女人,至于其他的,都不重要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乔黛寒狐疑道。

  “猜的。”

  陈阳刚刚说完,电话响了起来,拿出来一看,是安柠打来的电话。

  接通后,陈阳道:“喂,安总,有事情需要我吗?”

 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下,这才开口,语气有些落寞:“陈阳,我已经离开东安了,或许以后再也不能和你见面,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好。”

  一听这话,陈阳顿时就懵了,疑惑道:“安氏集团,你不管了吗?还有我们的合约,可是签了一年呀,你突然要离开东安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家里逼我和陈铮结婚,安氏集团将由安家其他人接手,我以后会待在上京,或许要不了多久,就会和陈铮举行婚礼。对了,你不要想和我见面,因为我已经到了上京。”

  “你在哪里,我也在上京,我立刻来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