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83章 跟我比恶,你差远了

  “怎么回事,我的手为什么动不了了?”

  周超惊呼道,他努力地想要控制自己的右手,却发现这只手仿佛不是自己的,连存在的感觉都没有。

  剪刀依旧紧紧地握在他的手上,却失去了威慑力。

  陈阳缓缓地朝着周超走过去,周超没有了先前的凶狠,惊呼道:“你……你别过来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他本来想说自己还有另外一只手,可他发现另一只手也麻木了,连抬也抬不起来。

  “啊!这到底是怎么了,你别过来!”

  周超慌了神,这种身体失去控制的感觉,让他感到极度的恐惧。

  他想不明白,只是一枚银针而已,陈阳是怎么做到的,眼前这个男人,他是上帝吗,怎么连自己的身体都能掌控。

  眼看陈阳一步步走过去,周超脸上满是恐惧之sè,可令人意外的是,陈阳无视周超,从他身边擦身而过,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,他捡起了地上的一个烟头。

  烟头上的火星闪烁着,已经烧到了烟屁股,即将熄灭。

  陈阳把烟头举起来,放到了莫韵声的跟前,将她从浑身僵硬的周超手中拉了出来,晃了晃手上的烟蒂,笑嘻嘻道:“我说过,我会信守承诺,烟头还没熄灭,刚才所有威胁我们的人,现在都已经全部解决。”

  听到这话,莫韵声身体一颤,她这才明白陈阳干了什么,眼前这个男人,即使面对再危险的境地,他也如此从容。

  而且他刚才看似随意说的一句话,所有人都没放在心上,他却记得清清楚楚,一定要做到,只为兑现这个对女人的承诺。

  这样的男人,实在太帅了。

  此刻陈阳和莫韵声相互对视,周围一片寂静,这一幕的情景,简直就是标准的英雄救美的唯美结局画面。

  安氏集团的女员工见此,都是羡慕莫韵声,竟然有一个这么帅气的男朋友。

  而此刻,看到陈阳笑嘻嘻的看着莫韵声,安柠心头不禁一颤,有些羡慕,有些嫉妒,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。

  烟头最后的火星熄灭了,陈阳将烟蒂扔在了地上,指了指沙发,对莫韵声道:“莫阿姨,你先坐,我帮你报仇。”

  莫阿姨,他叫莫韵声阿姨?

 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听到陈阳对莫韵声的称呼,皆是心头一跳,莫韵声也就三十二岁,外表看起来则只有二十仈Jiǔ岁,这个年轻人竟然叫他阿姨,两人原来不是情侣,大家都误会了。

  安柠听到陈阳这个称呼,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,松了一口气,既然是阿姨,两人肯定不会有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了。

  莫韵声摇了摇头,道:“陈阳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
  众目睽睽之下,莫韵声的脸颊微微发红,嗅到T恤上陈阳的味道,她总觉得自己有些心虚,像是抢了女儿男朋友的感觉。

  “周超这个人渣侵犯你,他还没有付出应有的代价。”

  陈阳硬把莫韵声按在了沙发坐下,示意莫韵声别动,转身朝着周超走了过去。

  他脸上的慵懒微笑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冷的笑容,眼神中的寒意,让周超发自心底的感到畏惧,仿佛连血液都冻结了。

  面对女人和男人,陈阳判若两人的气质,让全场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在场的女人,却好希望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男朋友。

  “你别过来,我告诉你,你这是违法。”

  周超sè厉内荏的喊道,可是陈阳却没有理他,一步步地靠近到了他的跟前。

  他吓得舌头打战,想要逃跑,双腿却不停使唤,此刻他觉得除了意识之外,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。

  “安总,救我!”

  周超朝着安柠大喊道,这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。

  安柠皱了下眉头,却是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掉眼镜的话:“陈阳,下手轻点,别弄死了就行。”

  什么,别弄死了就行……

  安氏集团的员工都觉得脑子转不过弯来了,今天安总的表现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。

  大家的目光看向了陈阳,知道安总的改变,是因为这个年轻人。

  都说女人谈了恋爱就会傻,他们觉得安总还没有开始谈恋爱,就已经傻了,对这个男人是言听计从。

  “放心,我不会让他死的。”

  陈阳朝安柠笑了笑,目光眯缝了下,走到周超的跟前,嘴角的弧度渐渐收敛,冷声道:“人渣,你将为自己的行为,付出代价。”

  话音一落,他的膝盖猛地顶在了周超的裆部。

  噗叽的声音响起,在场的男人都觉得裤裆一凉,身体有些发麻,这一膝盖顶过去,小丁丁肯定被撞成了一摊烂泥。

  “卧槽尼玛,我的蛋,我的蛋啊……”

  周超疼地面sè瞬间就白了,双眼充斥着血丝,他想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势,可是身体却动不了,不过他知道,自己的蛋肯定爆了。

  小丁丁是男人的命根子,此刻命根子被毁了,周超整个人都疯了,他狠狠地盯着陈阳,恨不得冲上去咬死这个凶恶的男人。

  可惜,他不能动。

  “人渣,你不是喜欢玩女人吗,现在我看你怎么玩。”

  陈阳目光中没有丝毫感情,话音一落,他的膝盖又撞了上去,啪叽的声音响起,如果说刚才周超是被爆了蛋,那么现在他的蛋肯定已经碎了。

  鲜血将周超的裤裆浸湿,顺着裤管往下流,几块碎屑从他的裤腿掉出来,大家不知道是什么,但肯定不是好东西。

  躺在地上的保安看到这一幕,都是一阵后怕,这才发现,自己的下场和周超比起来,至少保住了命根子,简直可说是幸福。

  “啊!”

  凄厉的惨叫从周超的嘴里发出,令人头皮发麻。

  他疼得眼珠都凸了出来,嘶吼着:“尼玛逼,老子和你没完,卧槽尼玛。”

  “流血了,我可不想你的脏血沾上我。”

  陈阳仿佛没有听到周超的话,不再用膝盖去顶对方的裆部,淡定地cāo起了地上的一根折叠Jǐng棍,朝着周超的下身抽去。

  于此同时,大家隐约听到了陈阳说了一句话:“和我比恶,你差远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