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74章 谁撮合谁

  陈阳和莫韵声说的都是实话,可听在林柔的耳朵里,却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。

  她接过母亲手中捡起来的书本,想要挤出一丝微笑,却怎么都笑不出来,母亲和自己的同学一起抱在沙发上,这让她难以接受。

  而且她还对这位同学有特殊的感觉,这就更无法接受了。

  “我先回房收拾一下书本。”

  林柔忙找了个理由,朝着房间走去,可走了两步,她就看到了放在茶几上的一束红色玫瑰,好大的一束,一看就是那种九十九朵的。

  心头咯噔一跳,林柔更是不敢停留,飞也似的逃进了房间。

  见林柔把房间门关上,陈阳知道她肯定是误会了,这种时候,自己还是不要待在这里的好,让她们两母女去解释清楚,不然的话,那可就太尴尬了。

  “莫阿姨,我想起来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陈阳给莫韵声打了个招呼,起身就朝外走去。

  “嗯,你路上小心,下次再来。”

  莫韵声心里郁闷得很,正烦恼着找工作的事情,这会又被女儿误会,她也没心思留陈阳吃饭了。

  “柔柔,我走了。”

  陈阳走到门口,朝着林柔的房间喊了一声,听到林柔的回应,他这才下楼。

  等他走了,林柔从房间出来,看向茶几上的那束红色玫瑰,觉得好美好漂亮,九十九朵,代表着长长久久,意义非凡。

  见林柔看得出神,莫韵声哪里不知女儿的心思,顺水推舟道:“柔柔,这是陈阳给你送的花,他不好意思说,就先走了。”

  他会不好意思说?

  林柔虽然心里有些怀疑,但听到这话,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,脸上浮起害羞的红晕,朝着玫瑰花走过去,不好意思道:“妈妈,真是他送给我的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见女儿笑了,莫韵声放下心来,进了厨房,心想自己一定要想办法,撮合陈阳和林柔在一起。

  林柔坐在沙发上观赏着玫瑰花,是越看越漂亮,越看心里越开心,九十九朵红色玫瑰,这无疑是在示爱。

 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陈阳,但这些玫瑰花,还是让她心里小鹿乱撞。

  可是突然,她看见玫瑰花束的中央夹着一张小卡片,如果不仔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。

  “不知道他写了些什么?”

  林柔怀着期待,拿起卡片一看,面色顿时就变了。

  因为卡片上写着:“致最亲爱的韵声!”

  轰。

  这一刻,林柔如遭雷击,原本喜悦的心情跌入谷底,手中拿着卡片愣了好一会,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她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目光中透着失落和茫然。

  过了一会,她的眼神渐渐恢复了镇定,心头喃喃自语:“看来这张卡片,妈妈并没有注意到,不然的话,她也不会说这束花是送给我的。”

  想了一会,看着把菜端出厨房的莫韵声,林柔脸上露出坚定之色,心头暗道:“妈妈辛苦了这么多年,的确应该有个男人来照顾她,陈阳心地善良,正义勇敢,各方面也非常出色,如果他和妈妈在一起,妈妈肯定会幸福的。”

  “而且他既然给妈妈送花,刚才妈妈也和他抱在了一起,说明她们两个人心里都对对方有意思。既然如此,为了妈妈的幸福,我要努力了。”

  林柔握紧了拳头,做出了一个艰难而重大的决定,她要撮合陈阳和莫韵声在一起。

  如果让陈阳知道,莫韵声在想着撮合他和林柔,林柔却想着撮合他和莫韵声,他真不知道这是尴尬还是幸福。

  难道,要母女全收,这好像有些不太好吧。

  当然,这也不是陈阳现在考虑的问题,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两个美丽动人的母女心里的想法。

  从林柔家里下了楼,陈阳骑着自行车打算回四合院,不料刚刚走出小区,就被几个穿着花哨,流里流气的青年拦了下来。

  “小子,跟我们走一趟。”一名染着黄发的青年,嘴里叼着烟,一脸嚣张地朝陈阳喊道。

  卧槽,我就长这么帅,走哪都有人嫉妒我?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指了指自己,很是无语道:“你们是说我吗?”

  “卧槽,除了你,还有谁?”黄发青年很是不耐烦的样子,对陈阳招了招手,道:“快跟我们走,我们的时间很宝贵,可不想跟你在这里耗。”

  另外还有四个青年,也都朝陈阳围过来,脸上充满了凶悍的神色,一看就没少干欺负人的事情。

  见对方这阵仗,陈阳乐了,笑道:“请带路。”

  什么,带路?

  卧槽,明知道我们是要收拾你,你竟然还让我们带路,今天你出门的时候,没吃药吗?

  一看陈阳竟然不反抗,对方都愣了下,随即脸上露出戏谑之色,把陈阳当成了脑子有问题的傻`逼.

  “走。”

  领头的黄发青年一挥手,几人分不同的方位将陈阳围住,这才带着他走。

  “小子,你可真是不识相,惹了不该惹的人。”

  “我们也是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待会如果下手重了,你可多多包涵。当然,如果你能拿出更多的钱来,嘿嘿,我们也可以放过你。”

  “康康你傻呀,他骑着辆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破烂自行车,你看他是能拿得出钱的人吗?”

  “说得也对,老板可是给了我们两万块,要他的一条腿,他肯定没有两万。”

  路上,几个青年肆无忌惮地谈论着,似乎陈阳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,砧上之俎了。

  听到最后一句话,陈阳心头顿时就不乐意了,看向几个青年道:“我的一条腿,才给你们两万?”

  “卧槽,那你要多少?”

  黄发青年一脸鄙视地瞥了眼陈阳,不屑道:“就你这种人,两万块算不错了。小子,你放心,待会我们一定会一击搞定,绝对不让你太痛苦。”

  “我的一条腿竟然才给两万,也真是太看不起我了。”

  陈阳嘟哝着,不禁觉得好笑,这事要是被那些人知道,肯定会笑死。

  没人悬赏过陈阳的命,但所有懂行的人都知道,不要悬赏陈阳,因为这不仅不能达到目的,而且会招致“上帝”毁灭性的的打击报复。

  也就是说,陈阳的命,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。

  可是现在别人要他的一条腿,竟然只给两万,这让陈阳有些哭笑不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