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62章 我的字典里死字特别多

  村长没想到罗永星会动手,脚下踉跄,跘在了门槛上,摔了个趔趄,额头撞在门旁的独轮车上,顿时就见血了。

  “哎哟。”

  村长摸着流血的额头,瞥了眼罗永星,一脸的委屈,却是不敢指责眼前这个霸道的领导。

  见村长流血了,原本闹哄哄的村民顿时就寂静了下来,都是对罗永星怒目而视,对他们来说,脱贫很重要,但乡亲间的情谊更重,他们才不怕得罪什么领导。

  很快,愤怒就在村民们中间爆发。

  “你干什么推人,当官的了不起了?”

  “你打伤了村长,我们不准你们到石门洞村来,赶紧滚蛋。”

  “奶奶的熊,竟然敢打村长,滚出石门洞村,老子不脱贫,老子不致富啦。”

  村民们纷纷指责罗永星,有几个年轻气盛的汉子,更是撸起了袖子,露出结实的臂膀,作势要揍罗永星。

  罗永星没想到这帮村民如此大胆,根本不认他这个领导,吓得他是肚皮一颤,悄悄地挪了两步,躲到了孟县长的后面,脸上满是害怕的表情。

  眼看村民们群情激奋,村长连忙拦在了李家的院门口,阻拦想要冲进来的村民,举起手大喊道:“闹什么闹,都给我闭嘴,我不过是受了点小伤,养养就行了。如果你们把罗领导打伤,谁来带咱们脱贫致富,一帮没文化的家伙,都退开。”

  村长显然在石门洞村很有些威严,村民们听到他的话,都是停止了叫嚣,但看向罗永星的目光,依旧充满了怒火。

  见村长如此轻易就把场面压制住,罗永星又恢复了傲慢的表情,冷声道:“李家才,算你识相,就凭这帮土包子,我还没放在眼里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这时,一道嘲讽的冷笑响起,正是靠在门框上的陈阳发出。

  罗永星目光一冷,看向陈阳道:“小子,我还没和你算账呢,你笑什么?”

  “当然是笑你。”陈阳不屑地看着罗永星,接着道:“就你这水品,竟然也能当县领导,平时没少干舔别人屁股的事情吧?”

  罗永星虽然没舔过领导的屁股,但干的那些溜须拍马的事情,也差不多是那种程度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有现在的地位。

  所以此刻一听陈阳这话,罗永星气得脸上的肥肉猛抖,感觉像是被人揭了疮疤。

  他瞪着陈阳,冷声道:“小子,这里是在雍澄县,你敢得罪我,我告诉你,你死定了。”

  “死定了?那你现在来杀了我呀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把折叠刀,硬塞在罗永星的手里,指了指自己的胸口:“来,我站在这里不动,看看会不会死。”

 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直接让罗永星懵了,他只是说说而已,哪里敢真的杀人。

  而且就算要收拾陈阳,他也不会自己亲自动手。

  看着罗永星傻乎乎拿着折叠刀的样子,周围的村民都是哈哈大笑起来,悄悄地为陈阳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就在这时,咔嚓,闪光灯亮了起来。

  众人定睛一看,只见陈阳右手握着手机,偷偷地把罗永星手持刀具的动作拍了下来,他又接连拍了几张,咔擦咔擦的声音,把罗永星吓得手腕一抖,犹如触电般,忙把折叠刀扔掉。

  虽然罗永星没有什么办事能力,但他阴人的本事却很强,所以他非常明白,陈阳的那些照片拿出去,稍微运作一下,他罗永星这辈子可能就完蛋了。

  眼看折叠刀朝着地下落去,在半空的时候,陈阳一把接住,反手就朝着罗永星的额头扫过去。

  见此,众人吓了一跳,村民们停下了笑声,心说这小伙子是要干嘛,可别真的闹出了人命。

  “啊!”

  罗永星发出惊恐的惨叫,吓得脸色都发白了。

  刷。

  陈阳手中的折叠刀,贴着罗永星的头皮扫过,动作驯如闪电,还没等众人看清楚,他已经把刀收了起来。

  全场一片寂静,一缕头发从罗永星的脑袋上掉了下来,在微风中飘舞,落在了地上。

  “我……我的头发!”

  罗永星摸了一下脑袋,又是抓下来一片头发,他看着手中的发丝,气得眼睛都红了,他本来头发就少,现在脑袋上缺了一块,更是让他心疼。

  他正要发火,却见发丝中间夹杂着红色,连忙摸了下额头,只觉入手一片湿润粘稠,这才发现陈阳不止割了他的头发,还在他的额角开了个口子。

  陈阳看着罗永星,淡然道:“这个小小的教训,是帮村长还给你的。”

  “你竟然敢伤我!”

  罗永星瞪着陈阳,猩红的双眼中充满了愤恨,但他没有冲上去动手,因为他不敢。

 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敢对县领导动刀的年轻人,惹急了的话,会不会把自己给杀了。

  既然不敢正面交手,罗永星决定用法律的武器来对付陈阳。

  他一手按着额头,一手指着陈阳,喝道:“我现在怀疑你是潜伏在石门洞村的逃犯,你立刻把身份证拿出来,我要查验你的身份。”

  “真是好笑,你一个县领导,却要干警察的事情吗?更何况,你凭什么怀疑我?”

  陈阳靠在门框上,冷冷一笑,根本没理会罗永星。

  罗永星挺直了腰杆,喝道:“就凭我是雍澄县的县领导,在这片地界,我说了算,如果你不把身份证拿出来,我一定要你后悔。”

  陈阳掏出一根烟点燃,淡笑道:“对不起,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。不过我的字典里有一个字特别多。”

  “什么字?”罗永星脱口而出问道。

  陈阳吐了个烟圈,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笑意,眼中却透着寒光:“我的字典里‘死’字特别多,都是我用来送给敌人的。”

  一听这话,罗永星气得直跳脚,骂道:“臭小子,你竟然敢耍我!除非你一直待在石门洞村,只要你下山,我一定要你好看。”

  罗永星气急,丝毫不顾场合,当众威胁陈阳,哪里还有半点政府官员的形象。

  “罗永星,够了,你给我闭嘴!”

  旁边的孟县长终于是看不下去,发出了一声怒喝,声音刚烈,令全场都是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