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58章 任飞的消息

  什么,新房客是柳雉翎。

  陈阳目光一跳,怎么也没料到,自己的新房客居然会是柳雉翎,这到底是巧合,还是她故意租住在这里?

  而且柳雉翎不是定居在上京吗,她怎么会突然到四合院来租房子?

  此刻,陈阳心里充满了疑问。

  苏子宁并没有注意到陈阳脸上表情的变化,接着介绍着新房客:“柳雉翎是华夏著名的舞蹈艺术家,虽然她的舞蹈造诣或许不是最高,但她的名气绝对是华夏最大的。我见过她本人,长得非常漂亮,而且因为练舞的缘故,她的形体堪称完美。”

  一旁的关兮月也是说道:“昨天柳雉翎来看房的时候,我也在,当时看到她,我觉得是惊为天人,她的身段简直太完美了,尤其是走动时带着的一股气质,就让人觉得她不简单。”

  陈阳看着侃侃而谈的两女,装作一副不认识柳雉翎的模样,问道:“她既然是华夏著名舞蹈家,应该不缺钱,她怎么会在我的四合院来租房子住?”

  苏子宁笑道:“这个我也问过她,她解释说正在找合适的商品房,等找到之后就会买下来装修,所以她只和我们签了半年的合同,半年之后,应该就会搬走。”

  看来,她不像是有备而来。

  陈阳心里思忖着,又问道:“子宁姐,这个柳雉翎既然租了房,怎么我没见到她?”

  苏子宁道:“她今天上午刚搬了些东西过来,说是晚上在省演艺中心有表演,晚上会参加庆功宴,怕回来太晚会打扰我们休息,她今晚先暂时住在她朋友那里。”

  朋友那里,应该就是杨雪薇了。

  陈阳心头思索着,越发觉得柳雉翎的行径有些可疑,无缘无故,突然要在东安买房定居,他非常怀疑和自己有关系。

  就在这时,李小娇洗完澡走了过来,她头发披散在两肩,眼中透着几分羞涩的光彩,微微咬着嘴唇,模样十分惹人怜爱。

  之前陈阳没仔细看,这会他才发现,这个李小娇还是个小美女。

  此刻李小娇换上了一件关兮月的睡衣,粉色的,十分可爱。虽然她没有关兮月那么雄伟,但还是把粉色的睡衣撑了起来,她不过十五岁,等以后完全成熟,就算比不上关兮月,肯定也不会逊色多少。

  苏子宁三人都十分喜欢李小娇,三人围着李小娇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,陈阳则是悄悄地退出了客厅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就在这时,突然电话响了,是任小健打来的。

  陈阳接通电话,按了免提放在桌上,道:“小健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“阳哥,我有飞哥的消息了。”

  扬声器里传来声音,陈阳一听这话,立即就把电话抓在了手里,靠在耳边,沉声道:“小健,赶快告诉我,任飞他现在在哪里?”

  任小健道:“我得到家族长老给的消息,有人在雍澄县石门洞村见过他,还拍了照片,不过照片有些模糊,我不能确认是不是他。”

  石门洞村,不就是李小娇住的那个村子,这也太巧了。

  陈阳当即决定,亲自去石门洞村一趟,他对任小健道:“我明天启程,去石门洞村一探究竟,你去不去。”

  任小健不好意思道:“阳哥,我也想去,可是明天任家有长老团的人会到东安来,我必须接待,这件事,还请你帮忙了。”

  “好,我到了石门洞,确认之后,就告诉你消息。”

  陈阳说完,挂断电话,陷入了沉思。

  任飞被暗算的事情,留下的唯一线索和龙庭有关,陈阳却觉得这是一场阴谋,因为以龙庭的手段,在暗杀任飞不成之后,肯定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。

  在他看来,十有八九是有人在背后挑拨龙庭和黑旗,想要这两个华夏最强大的组织发生斗争,然后坐收渔利。

  因为黑旗的行为准则,向来是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杀之。

  对方肯定是知道这一点,也知道任飞在黑旗的地位并不低,所以才留下直指龙庭的线索,想要让黑旗去帮任飞报仇,和龙庭斗争。

  陈阳断定,整件事,绝对有人在布置着什么,但他并无法确定到底是谁。

  因为和龙庭、黑旗有仇恨的组织,实在数不胜数,甚至可说除了华夏外,其他每一个国家,都希望这两个组织被覆灭。

  “看来,应该是国外的组织,在背后捣鬼。”

  陈阳心头暗道,随即不再多想,到底怎么回事,只有找到任飞之后,才能得到确切的消息。

  任飞和对方交过手,就算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,也可以做出推断。

  这个背后的黑手,陈阳一定要抓出来,所有敢伤害黑旗成员,敢暗害黑旗的人或组织,他都要让对方付出代价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陈阳以护送李小娇回村为名义,和李小娇一起启程前往雍澄县石门洞村,令李小娇是十分感动。

  坐了三个小时的大巴后,两人到达了雍澄县。

  雍澄县并不是很繁华,除了中心城区建设得不错之外,其他的区域甚至可以用落后来形容,和东安市里比起来差远了。

  这让陈阳有些疑惑,雍澄县既然是东安市下辖区县,也算是地处省会,怎么会建设得这么差。

  他问了问李小娇,李小娇说道:“我听别人说,好像是县长招惹了东安市的市长,原本向雍澄县倾斜的政策和资金,现在全部都撤销了,所以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。”

  是叶允伦捣的鬼?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觉得以叶允伦那种性格,还真可能因为个人的恩怨好恶,而不顾雍澄县的大局。

  当然,他也没想着去多管闲事把雍澄县建设起来,因为政界的事情,他并不愿多掺合。

  而且他也不确定,雍澄县的这一届领导人,是否是真的执政为民,如果要来了政策和资金,到时候反而用在了别的地方,那就划不来了。

  陈阳和李小娇又坐了半个小时的面包车,终于看到了山脉,然后两人徒步朝着石门洞村走去。

  沿途的路很难走,全部是泥土石头路,也许是因为前两天下了雨,地上还有些泥泞,一路走过去,两人的裤腿沾满了泥。

  一路上几乎杳无人烟,两个小时之后,陈阳终于看到了前面的村庄,令他意外的是,村口竟然挂着一条红色的横幅。

  他不禁失笑,自我调侃道:“不会是迎接我的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