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51章 丧尽天良

  见大金链子要把‘女’孩拖走,围观的群众顿时就怒了。,。

  “住手,你想干什么,难道还想‘逼’良为娼不成。就算竹篮真把你的手划破,你也不能欺负别人‘女’孩子呀。”

  “这‘女’孩一看就是农村来的,如果有钱,她也不会来摆摊卖竹篮。你脖子上戴了那么粗的金链子,难道连买个创口贴的钱都没有?”

  “瞧你把‘女’孩的脑袋都打破了,到底谁赔谁医‘药’费,还说不定呢?”

  大金链子的行为犯了众怒,当即是群情‘激’动,把他拦在了人群里,不让他离开。

  大家难以想象,‘女’孩被他带走的话,指不定会落得什么下场。

  不过面对‘激’动的人群,大金链子却没有畏惧,脸上还‘露’出不屑的冷笑,一脚将‘女’孩踢在地上,回头看向人群,骂道:“他妈的,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,你们知不知道老子是谁,居然敢在这儿跟我耍横,不想活了?”

  大金链子的声音很大,把其他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,态度丝毫没有因为人群的训斥而有所收敛,反而变得更加霸道,人群都是不由自主一愣,斥责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见此,大金链子冷哼一声,一脚把竹篮踢向人群,骂道:“都给老子让开,好狗不挡道,没听过这句话吗?”

  大金链子如此凶恶,一些‘性’格较为懦弱或是怕被报复的人,都是往旁边躲闪,不敢再出头。

  不过几个背着包的大学生却是不怕事,仗着大家五六个同学一起,胆子也大了些,挽起袖子站了出来。

  “你如果想把‘女’孩带走,先过了我们这关。”

  “对,不就是点小伤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,又是打人,又是砸东西,真是丢人。”

  “来啊,别人怕你,我们不怕你。”

  几个大学生气势汹汹,看起来倒有几分震慑力。

  可大金链子却是笑了,他根本就没把这些学生放在眼里,这不过是群小娃娃罢了。

  他顺手抓起墙角的青砖,还没等学生反应过来,他已经一砖头朝别人脑袋上拍去。

  跟在他旁边的高瘦青年,也是捡起了一块青砖,蓄势待发。

  几个大学生哪里见过这阵仗,都是连忙往后躲开,这才没有被青砖砸中,却也表现得狼狈不堪。

  “哈哈哈,几个‘毛’没长齐的小子,居然也敢学别人出头,真他娘没用。”

  大金链子吐了口唾沫,冷笑道:“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,居然也敢多管闲事,我告诉你们,就这条巷子,谁敢和我作对,下场都很惨。”

  光天化日,大金链子如此肆无忌惮,若是没有点背景,大家也不会相信。

  此刻一听他提起,有住在这巷子里认识他的人,低声道:“他叫王大方,是这五里巷的恶霸,整条巷子都得听他的,比警察还管用。不过他不做好事,只做坏事,听别人说拐卖‘女’孩这事他也干。以前我还不信,现在看他拖这‘女’孩走,要么是‘逼’良为娼,要么只怕是要卖到偏远地区。”

  “他这么猖狂,难道就没人制得了他?”

  “警察经常来调查,他也被抓进去过几次,但就是没有充分的证据,加上他有个有钱的哥哥,每次都被保释出来。”

  “他哥哥又是谁?”

  大家是听出来了,王大方的哥哥,才是他真正的靠山。

  “王大方的哥哥,大家都应该听过,叫做王河。”

  什么,王河。

  听到王河这个名字,周围的群众都是倒吸一口凉气,此人岂止是有钱,这可是东安市著名的土豪呀。

  王河是东安著名的企业家,十分富有,据传整个东安的医疗器械和‘药’品供应链生意,四分之一都和他有关系,家产至少几十亿。

  不过王河的名声很好,对妻子从一而终,对父母孝道,而且经常参加慈善活动,捐出的善款累计已经达到了一亿多,很是受到东安市民的爱戴。

  可大家却没料到,王河竟然有个这么‘混’蛋的弟弟。

  但毕竟人家是兄弟,真出了事,王河就算再不情愿,也是要出手相助的。

  “怎么,现在知道了老子的身份,你们还敢不敢出头?”

  王大方故意等别人把自己的身份介绍完,这才傲然地昂起头颅,一脸鄙视地看着人群,呸地吐了口唾沫:“卧槽尼玛的,一群蠢‘逼’,都给老子滚开,谁要是还挡在老子面前,老子就打断谁的狗‘腿’。”

  闻言,人群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,生怕一个不慎,就被王大方给拿住狠狠的揍一顿。

  虽然大家不敢出头,但都在心头暗叹不已,希望有人能站出来,救救那个农村来的姑娘,不然的话,这姑娘就要被王大方给毁了。

  可是,知道了王大方的背景,没有人再敢站出来。

  就连刚才的几个大学生,也低下了头,俗话说贫不与富斗,得知王大方的背景后,他们也不敢和王大方较劲了,不然的话,这辈子可能就毁了。

  看着退缩的人群,王大方越发的得意,他本身就凶悍,加上哥哥王河的名头,在这五里巷几乎是横着走。

  虽然王河不待见他,但真正有难,却总是会扶持他这个弟弟,所以王大方知道,只要别捅出太大的篓子,哥哥王河都会给他搂着。

  眼前这个乡下来的‘女’孩,虽然穿着朴素,但却长得细皮嫩‘肉’,所以王河见到后,就心生歹意,想要把她带着。

 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肯定不会把‘女’孩卖掉,玩玩之后再放走,对方一个农村姑娘,最后肯定只能忍气吞声。

  至于其他人会不会帮姑娘出头,在这个人情冷漠的社会,王大方根本没有这个担忧。

  而且就算有人出头,那也得掂量掂量能不能对付他哥哥王河。

  “哈哈哈,小妞,跟我走吧,去帮哥哥治一治手上的伤。”

  王大方笑得肆无忌惮,上前抓住‘女’孩的头发,拖着就要往人群外走。

  想到待会就要压在‘女’孩身上驰骋,王大方吞了口唾沫,已是急不可耐,脚步又加快了几分,被他抓住长发的‘女’孩疼得直挣扎,却无法挣开他的魔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