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50章 恶棍

  陈阳趴在课桌上,看起来像是在睡懒觉,但谁也不知道,此刻他的身体进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,体内真气流转,生机不断壮大。

  就在此时,教室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:“老师,不好意思,打搅一下,请问哪位同学是陈阳,楼下有人找他。”

  这道声音来自一个女孩,语调非常甜美,让人听了十分舒服,有种亲近的感觉,陈阳抬头朝门口看去,顿时眼前一亮。

  女孩不仅声音甜,长相也很甜,红扑扑的脸蛋只有巴掌大小,小嘴唇红嘟嘟的,身材不是特别高,约有一米六,她穿着背带牛仔裤,头上扎着马尾辫,像是活泼可爱的大学生,却又有大学生不具备的一丝成熟感。

  被骚扰了课堂秩序,老师本来有些生气,但一看是个可爱美女,气顿时就消了,朝陈阳喊道:“陈阳,有人找你,出去吧。”

  “谢谢老师。”

  陈阳乐呵呵地道了声谢,高高兴兴地走出了教室。

  班里的男生看着他的背影,心里都是一阵不平衡,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他占齐了,就连随便来一个叫他下楼的女孩,居然也是美女。

  此刻都在上课,整栋教学楼都静悄悄的,陈阳走到楼梯口,对女孩笑道:“美女,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女孩是东安电台的记者陆瑶瑶,刚才从杨雪薇那里得知陈阳不愿接受采访,她就决定自己来找陈阳。

  对别人来说,采访陈阳或许不重要,但对她来说,却关系着她的事业走向,因为领导说了,只要她能拿到有关注度的新闻,就让她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担任主播,这可是十分难得的机会。

  陆瑶瑶原本找了个借口说有人找陈阳,此刻见被陈阳识破,她愣了下,尴尬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找你。”

  “美女出现,一般都是找我。”陈阳笑了笑,一边往楼下走,一边说道:“如果你想请我吃饭,我刚好今晚有空。对了,我不用十二点之前回家,你想继续玩的话,我可以陪你。当然,晚上最后是在房间里玩,毕竟夜深人静,在外面的话,有些不安全。”

  看着西装笔挺,气质不凡的陈阳,却说出这种吊儿郎当的话来,陆瑶瑶感到一阵无语,就这种学生,能够帮杨雪薇完成研究?

  这一瞬间,陆瑶瑶对陈阳的本事产生了怀疑。

  她追上陈阳,道:“陈阳同学,我是东安电台的记者陆瑶瑶,今天之所以找你,是想对你做一个采访,了解一下你帮助杨雪薇教授完成科研项目的经历。”

  “对不起,我不接受采访。”陈阳耸了耸肩,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陆瑶瑶的请求,然后笑嘻嘻道:“但是如果你请我吃顿饭的话,我或许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  请你吃饭,你不会是想和我约那啥吧!?

  陆瑶瑶皱了下眉头,但为了获得采访的机会,她还是答应了下来,不过心里却是暗想如果陈阳有稍微过激的行为,就立刻翻脸走人。

  到了楼下,陈阳指着自己的二八大杠,对陆瑶瑶道:“美女,请上车。”

  陆瑶瑶看了眼快要垮掉的自行车,再看看西装笔挺的陈阳,她嘴角一抽,顿时有些搞不懂了,虽然她不知道陈阳西装的牌子,但光从质感和剪裁来看,肯定是高档货,可穿着高档货的陈阳,却骑着一辆破车?

  “不用,我知道一家火锅,距离不远,走过去就行。”陆瑶瑶笑了笑,拒绝了坐陈阳的自行车。

  陈阳也没强求,推着自行车,和陆瑶瑶出了学校,前往火锅店。

  陆瑶瑶是巴蜀人,自己特别喜欢吃辣,尤其是爱吃火锅,所以她决定请陈阳吃火锅。

  走到一个巷子口,前面墙边围满了人,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。

  “卖什么的,生意这么好。”

  陈阳面露好奇之色,往人群里瞅了眼,本来也没怎么在意,但一看之下,他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  只见人群里面,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女孩坐在地上,洗得发白的衣服沾满了灰尘,头发散乱开,眼眶中噙着泪花,目光充满了无助。

  而在女孩的旁边,散落着用竹条编织的篮子等工艺品,大部分都被踩得稀烂,无法出售了。

  “卧槽尼玛,我买了你的竹篮子,手被竹条割伤,不找你赔医药费,难道还自己掏钱?”

  小摊前,一名脖子上挂着小拇指粗金链子的大汉,瞪着女孩骂道。

  女孩抬头看着大金链子,目光中透着畏惧,嗫嚅道:“大……大哥,我没钱,如果你真受伤了,要不你把这些竹篮都拿去吧。”

  “尼玛,我要这些破竹篮有个屁用,现金,老子只要现金。”

  大金链子一边吼叫,一边用力地踩着地上的竹篮,把原本仅剩还完好的几个竹篮,也全都踩烂。

  看着一地的破竹篮,女孩抽噎了两声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但她硬是忍住,没有让眼泪流出来,目光瞪着大金链子,心想怎么城里人这么坏?

  “瞪老子,你以为瞪着老子,老子就不会要你的钱?”

  大金链子厌恶地看着女孩,一把抓住女孩的头发,提着女孩的脑袋就撞在了墙壁上,砰咚一声,这一下力量不轻,鲜血顿时流了下来,把女孩的头发都染成了红色,衣服上染得点点红斑。

  “小妞,我告诉你,划破了我们大方哥的手指,你必须赔钱。不然的话,我们就只能把你带走了。”大金链子旁边,一名身材高瘦的年轻人,嚣张地看着流血的女孩,脸上没有丝毫怜悯之色。

  “我没钱,我真的没钱赔你们,再说了,这些竹篮都被你们踩烂,我就算想卖了赔你们,也不行了呀。”

  女孩按着流血的额头,无力地抗争着,她不知道,对方是故意将她的竹篮破坏。

  大金链子看着女孩较弱的身子,眼中闪过淫`邪之色,上前一把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腕,冷笑道:“既然你赔不起医药费,那就只能钱债肉偿了。”

  说着,大金链子不由分说,拖着女孩就要往人群外走,那架势显然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,将女孩逼良为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