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28章 调侃

  “柳老师,再见。”

  陈阳看着走进更衣室的柳雉翎,打了声招呼,却没有得到回应,瘪了瘪嘴,转身就朝着舞蹈室外面走去。

  可就在他走到舞蹈室门口的时候,更衣室门哐当一声拉开,一道凶狠的声音传来:“陈阳,你给我回来!”

  陈阳回头一看,只见柳雉翎手里提着舞蹈衣,正凶神恶煞地看着他,一副母老虎下山的架势。

  他淡定地走回去,看着柳雉翎道:“柳老师,叫我干嘛?”

  柳雉翎刚才洗澡的时候把舞蹈衣洗了挂在墙上,谁知道出来的时候忘了,等到回去拿的时候,虽然舞蹈衣还在原位,但对于有强迫症的她来说,立刻就断定有人碰过。

  因为舞蹈衣的朝向,出现了细微的变化。

  此时其他的女孩子都走了,也就是说,肯定是陈阳动过舞蹈衣。

  这可是贴身之物,不知道陈阳到底拿来干过什么。

  所以柳雉翎气冲冲地跑出来,要找陈阳算账。

  可是当陈阳走到她跟前时,她的脸颊刷的就红了,顿时不知道怎么开口,难道问陈阳,你为什么要动我的舞蹈衣?

  这种话,她怎么说得出口。

 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,突然一声惊呼从舞蹈室门口传来:“雉……雉翎,你们在干什么?”

  陈阳回头看去,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青年站在门口,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和柳雉翎,镜片下的眼神中,透着深深的嫉恨之色。

  柳雉翎看见眼镜男出现,她忙把舞蹈衣塞进了挎包里,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,看向眼镜男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厌恶,但还是笑了笑道:“姚东,你找我有事?”

  “我听你经纪人说你在这里练舞,我就过来看看。”

  眼镜男阴狠的目光从陈阳身上收回,对柳雉翎笑了笑,毫不掩饰眼神中对柳雉翎的爱慕之意。

  说完,他看向陈阳道:“雉翎,这位是?”

  柳雉翎看了眼陈阳,对姚东道:“我帮朋友指导学生练舞,他叫陈阳,是东安工大的大一学生。”

  一听陈阳是学生,姚东眼中闪过不屑之色,给陈阳递过去一张名片道:“你好,我是湖岳省舞蹈团的首席,姚东。”

  “没听过。”

  对于姚东的态度,陈阳非常不爽,他接过名片,看也没看,随手就扔在了地上。

  原本姚东以为陈阳会被他的名头震惊,却没料到名片就这么被扔了,他哪里受过这种气,顿时勃然大怒。

  不过在柳雉翎面前,他还是保持了风度,沉声道:“看来陈阳同学见多识广呀,我们这种跳舞的,你都不放在眼里。”

  这话摆明了是想挑拨陈阳和柳雉翎,因为柳雉翎也是跳舞的。

  “我是没把你放在眼里,和跳舞没有任何关系。”陈阳耸了耸肩,丝毫不给姚东面子,迈步就朝外走去,头也不回道:“柳老师,明天见。”

  见陈阳走了,姚东冷哼一声,并没有劝阻,相比和陈阳斗气,他更珍惜和柳雉翎独处的时光。

  不料,柳雉翎却是追上陈阳,道:“陈阳,等等我。”

  见此,陈阳哪里不知柳雉翎是不想和姚东待在一起,于是他停下脚步,等着柳雉翎跟上来。

  两人走到门口,柳雉翎回头道:“姚东,再见。”

  说完,他们便离开了舞蹈室,留下姚东一个人,把他气得咬牙切齿。

  姚东大学和柳雉翎是同学,第一次见面就对柳雉翎惊为天人,但只追求了几天,他就放弃了,之后凭着不错的舞技,他谈了几十个女朋友,但一直对柳雉翎念念不忘。

  当然,他只是对柳雉翎的身体念念不忘,而不是对柳雉翎有感情。

  这次柳雉翎到东安市来演出,他哪里肯放过机会,却没料到好不容易找到柳雉翎,柳雉翎却跟着一个大学生走了,让他很是气不过。

  “看来柳雉翎也是骚,刚才她手里提着的,好像是舞蹈衣,说不定,他和那小子在更衣室里玩过。以前还跟老子装纯,草,老子一定要把你弄到手。”

  姚东喃喃自语,想象着可以和柳雉翎玩各种高难度动作,他就兴奋不已。

  ……

  陈阳和柳雉翎出了省演艺中心,柳雉翎鼓足勇气,冷声质问道:“陈阳,你刚才为什么动我的舞蹈衣,你做了什么?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就感到无语,我就那么像变态,连你的舞蹈衣也玩?

  他看着气呼呼的柳雉翎,嘴角勾起坏笑,决定调侃一下这个美女舞蹈家。

  “柳老师,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陈阳欲言又止,脸上露出尴尬愧疚的表情,道:“柳老师,我不知道那是你的,我忍不住,就取下来,干了那……对不起,柳老师,请你原谅我。”

  一听这话,柳雉翎犹如五雷轰顶,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陈阳拿了她的舞蹈衣,释放了……

  这种事情,她可完全不能接受。

  顿时,羞怯和愤怒的情绪同时在柳雉翎的心头蔓延,可是看着陈阳那愧疚的样子,她哪里还发得出半点火气。

  相反,想到此刻放在挎包里的舞蹈衣,柳雉翎羞得脸都红了,那玩意可是和陈阳亲密接触过,自己竟然还放在挎包里,真是太羞人了。

  看着柳雉翎脸颊通红的样子,陈阳心底暗笑,脸上却露出愧疚的表情,深深自责道:“柳老师,请你原谅我,我知错了,我再也不碰……”

  “行了,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柳雉翎连忙制止陈阳继续说下去,她抬头看向陈阳,只觉眼前的男子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自己又何必去责怪他呢。

  沉默了下,柳雉翎语重心长道:“陈阳,以后这种事情,你千万不要做了,知道吗。”

  “知道了,柳老师。”

  陈阳一脸感动,让柳雉翎庆幸没有责怪他,不然的话,这个不懂事的男孩肯定会伤心,甚至走上变态的不归路。

  就在这时,两人走到了陈阳的自行车旁,陈阳对柳雉翎道:“柳老师,这是我的车,要不要我送你。”

  柳雉翎看了眼陈阳的破烂自行车,感到十分意外,现在这个时代,自行车已经很便宜,可陈阳还骑着这种二八大杠。

  这一瞬间,柳雉翎对陈阳心生怜爱,这孩子,家里肯定很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