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109章 帮人帮到底

  “你敢打我,你这是犯法,我要让警察抓你,哎哟……”

  “卧槽,别打脸呀,你死定了,小子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,啊!”

  蔡嘉杰口中骂骂咧咧,开始还有几分硬气,但陈阳接连几脚下去之后,在疼痛的刺激之下,本就没有骨气的他,彻底的焉了。

  而且他还现,陈阳下脚一次比一次重,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。

  “啊!”

  惨叫一声吼,他终于坚持不住,口中不断地求饶:“我错了,求求你饶了我,我再也不骗小女孩了。”

  “我就是个贱人,我是王八蛋,爷爷,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。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我再也不敢……”

  没等蔡嘉杰把话说完,咔嚓一声,陈阳的脚再次落在了他的脸上,他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  此时,他的面部已经变了形,但却没有任何人可怜他。

  大家刚才都听见了他对赵欣和关兮月的辱骂,蔡嘉杰这种人,就是欠教训,此刻被打了,大家都是拍手称快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,孤儿院的那些孤儿,都把你当成了他们的救星。如果他们知道真相,他们会多伤心!”

  “还有王姨,她所有的心血都投在了孤儿院,以为孤儿院迎来了希望,今晚还给大家加餐,可她却没料到,你这个慈善家,实际上是个人面兽心的恶棍。”

  “其实我早就看穿了你的真面目,原本不想当着欣姐的面揭穿你,可你居然敢辱骂兮月和欣姐,你这个人渣,你有资格吗?”

  即使蔡嘉杰求饶,陈阳也没有怜悯,他一边喝骂着蔡嘉杰,右脚不断得踢下去,眼看蔡嘉杰身上已经多处骨折,这时候即使那些拍手称快的人,也是有些后怕了。

  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,只怕是要把人打死。

  “行了,陈阳,别再打了。”赵欣已经哭成了泪人,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男友,竟然是个这样的人渣。

  陈阳又是一脚踩在了蔡嘉杰的裤裆,只听吧唧一声,全场的男人都是感觉自己裤裆里一凉,紧接着,便传来蔡嘉杰杀猪般的嚎叫。

  这个年轻人下手,太狠了,连小丁丁都给人踩爆了。

  “算你运气好,让我在退休后才碰到你。”陈阳瞪着蜷缩在地上的蔡嘉杰,眼中透着浓浓的杀机。

  就在这时,一名身穿警服的女警走了过来,众人见此,都以为陈阳要遭殃了,你把人打得这么惨,虽然是为正义而战,但却难以免除法律的制裁。

  蔡嘉杰见到女警,眼睛一亮,拖着疼痛的身躯,连滚带爬地到了女警的脚边,伸手扯着女警的裤脚,用最后的力气,痛苦地叫道:“警察……快,抓他,他打我。”

  令所有人没料到的是,女警低头看了眼蔡嘉杰,猛地抬起了黑色的皮靴,狠狠地踹了蔡嘉杰一脚,把蔡嘉杰踹得滚了两圈,晕了过去。

  女警鄙夷地瞥了眼蔡嘉杰,对保安道:“叫救护车,把他送到医院去。”

  保安们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上前把蔡嘉杰拖走,同时心里庆幸没有阻拦陈阳,不然的话,下场只怕不会比蔡嘉杰好多少。

  解决了蔡嘉杰后,服务员们连忙将围观的人引导开,并且每桌送了小吃,现场又恢复了秩序。

  “真没想到,他竟然是这种人,呜呜呜……”

  赵欣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打击,埋着头,眼泪不断地流下来,让人看了都心疼。

  “欣姐,别哭了,还好及时现了他的真面目。我相信你以后一定能找到真正爱你的人。”

  关兮月抱着哭哭啼啼的赵欣,不住地安慰着。

  可是此刻她心里却是十分担忧,孤儿院没有了蔡嘉杰投钱进去维持运营,那些孤儿该如何安置,王姨又该怎么办?

  这时候,女警走了过来,坐到了陈阳旁边,看向关兮月道:“兮月,你们没事吧。”

  “以晴姐!”

  关兮月转头一看,这才现女警是叶以晴,她突然心里一酸,差点就哭起来,但她抽了两下鼻子,还是压制住了泪水,没有当场泪崩。

  看着关兮月可怜兮兮的样子,叶以晴是一阵心疼。

  她本来在执勤,正好在这个片区,接到爷爷叶苍山的电话,过来请陈阳上去见叶苍山,却没料到看见了陈阳殴打蔡嘉杰的一幕。

  再一看关兮月坐在旁边,她顿时就疑惑了,一问周围的人,她这才知道关兮月二人被蔡嘉杰侮辱欺骗,所以蔡嘉杰向她求助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地踢了蔡嘉杰一脚。

  此时陈阳看着一脸忧色的关兮月,沉思了下,对服务员招呼了一声,指了指关兮月和赵欣,低声道:“把那两瓶拉菲包好,安排一辆车送她们回家,另外向她们提出,那两瓶酒你们会所原价回购。如果有差价,找我补上就行。”

  “陈先生,您严重了,这些酒本来应该免单的。”服务员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另外您放心,我一定安排人将她们安全送达。”

  和服务员说好后,陈阳对关兮月和赵欣道:“兮月,欣姐,你们俩先回家,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关兮月心里正郁闷,她也不想继续待在这里,点了点头,给叶以晴打了声招呼,和赵欣一起在服务员的引领下,出了天娱会所。

  在一辆奔驰前停下后,服务员将一个黑色的袋子递给了关兮月,微笑道:“关小姐,陈先生购买的两瓶八二年拉菲,我们会所暂时帮你保管,这袋子里是十九万六千元的现金,请您收好。”

  听到这话,关兮月愣了下,惊讶道:“存酒在这里,你们还要退钱?”

  “别人不退,但陈先生特别吩咐过,所以关小姐的这两瓶酒,我们是要把钱退给您的。”

  服务员没有按陈阳所说的去做,他认为陈阳既然想帮对方,肯定是要泡妞,所以他直接把陈阳暴露了出来。

  至于存酒退钱的说法,这完全就是瞎编的,钱都退了,这还能叫存酒吗?

  关兮月沉默了好一会,最终她接过了服务员手中袋子,心里默默说道:“陈阳,我替孤儿院的孩子们,谢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