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90章 续约

  叶以晴追出干部病房大楼,看到陈阳正慢慢悠悠地朝着医院外走去,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谁也不会想到,这是一个拥有神奇医术的人。

  慢慢朝着陈阳走过去,看着他的背影,叶以晴眼中露出奇妙的光彩,除了对他的感激之外,似乎还有其他的情绪。

  追上陈阳的脚步,叶以晴和他并排往前走,没好气道:“你怎么突然走了?”

  “作为一名曾今获得过优秀少先队员的人,做好事不留名,是我的美德。”陈阳转头看着叶以晴,一脸真诚的表情。

  “你就没个正经的时候?”叶以晴噗嗤笑了声,接着道:“我爷爷醒了,他让我向你道谢,说他私人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这一次,陈阳没有说看不起这个人情,但他也没真放在心上,点了点头道:“你们整个叶家,除了你之外,也就只有你爷爷还行。”

  两人继续往前走,叶以晴一直没说话,快走到医院大门时,她用手肘撞了撞陈阳,等陈阳转过头来,她声如蚊呐道:“谢谢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陈阳把耳朵凑过去,一副没听清的样子。

  叶以晴急得轻轻跺了下脚,脸颊有些发红,声音又提高了些:“我说谢谢。”

  “刚不是谢过了吗?”陈阳疑惑道。

  “刚才是我爷爷道谢,现在是我谢谢你。”

  叶以晴说完,脸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,转身就往回走,头也不回道:“我去看我爷爷了,你早点回四合院,好长时间都没回来了,大家都挺想你的。”

  “别扯到大家好不好,明明是你想我。”陈阳坏笑一声,朝着叶以晴的背影喊道:“以晴,你不用谢我,我是你的房东,保护房客是我的责任。”

 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,叶以晴却是听进了心里去,暗道:“又说我是房客,难道我们之间,只有房东和房客的关系,连朋友都不是?”

  就在这时,叶以晴看到姚永胜急匆匆地从大楼里跑出来,从她身边擦身而过,朝着陈阳追了上去:“陈医生,请留步。”

  陈阳看着气喘吁吁的姚永胜,疑惑道:“你这么着急,想干嘛?”

  “陈医生,见识了你神奇的医术后,在下十分佩服敬仰。”

  姚永胜弯腰朝陈阳恭敬地拱了拱手,哪里有半分医学泰斗的架子,就像是向老师求教的学生。

  陈阳翻了个白眼:“说人话,别拐弯抹角。”

  “是。”姚永胜点了点头,干笑了声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陈医生,我……我想拜你为师。”

  姚永胜可是华夏知名的医生,在医学界有很高的名望,此刻竟然能拉下脸来拜一个年轻人为师,这让陈阳不禁对他有些赞赏。

  不过,陈阳从来没有收徒的打算,更何况是个这么老的徒弟,要是换了美女医生,还可以考虑。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收徒。”

  陈阳扔下一句话,没有给姚永胜请求的机会,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了省医院密密麻麻求诊的病员当中。

  姚永胜面露失望之色,四处看了看,不见陈阳的身影,他把心一横,朝着人群大声喊道:“陈医生,就算你不收为为徒,我也不会放弃的,医学之路永不止境,希望下次相见,你能指点一二。”

  话音一落,姚永胜这才发觉情况不妙,在场不止病员,还有医护人员把他看着,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……

  安柠回家就坐在沙发上,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没心思去做任何事情,总觉得像是少了些什么。

  至于少了什么,少了陈阳这个人,少了他的调侃和嬉闹。

  前几天她还觉得陈阳挺烦人的,可今天她仔细想了想,其实陈阳是个好人,总是在不经意间将女孩子照顾得很好,而且不会趁人之危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是一个有能力的男人,虽然目前还没体现出来,但安柠就是这样认为。

  “还有七天,合同就到期,到时候我就会永远和他分开,或许再也见不到他了。”

  如此一想,安柠有些失落,摇了摇头却无法将这些思绪甩开,她打开电视机,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节目,来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。

  可就在电视打开的刹那,院子里突然传来脚步走动的声音,紧接着,窗户打开的声音传过来,有人走进了一楼的阳台。

  安柠吓了一跳,连忙抓起桌上的水果刀,蹑手蹑脚地藏到拐角处,打算给那个闯入者杀个措手不及。

  人影在光照下渐渐拉长,然后又缩短,闯入者走到了拐角。

  “喝!”

  安柠大喊一声,鼓足了勇气,闭上眼睛,挥动水果刀朝着拐角走出的人刺去。

  可是她的手刚刚挥出,就被一双手紧紧地握住,接着传来一道声音:“不是吧,你竟然想杀我?”

  听到声音,安柠睁开眼一看,正是她等了一晚上的陈阳。

  顿时,她心底一阵高兴,但表面上却没好气道:“谁让你不走正门的,从窗户闯进来,我当然以为是坏人。”

  陈阳把水果刀从安柠的手中抽出来,扔到了茶几上,无奈地耸了耸肩:“我又没钥匙,怕你睡着了,不想吵醒你。正好窗户你又忘了关,所以我才从窗户进来。”

  是怕吵醒我吗?

  听到陈阳的话,安柠心底一暖,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。

  陈阳走到沙发旁坐下,回头看着愣在原地的安柠,嘿嘿笑道:“这么晚了,你还不睡觉,不会在等我吧?”

  被陈阳说中,安柠顿时有些慌神,忙解释道:“我怎么会等你,我只是有些睡不着而已?”

  陈阳笑道:“是害怕吗?”

  听到这话,一个念头在安柠的脑海中出现,她对陈阳道:“我虽然是公司的总裁,但也是女人,难道就不能害怕?”

  停顿了下,她话锋一转道:“对了,陈阳,和你商量个事。”

  陈阳眉毛一挑:“什么事?如果是要我侍寝,我可……是会毫不犹豫的答应。”

  “不是让你侍寝。”安柠皱了下眉头,脸上露出郑重之色,道:“虽然李继林已经死了,但我总觉得自己不安全,也许以后还会被其他人威胁。所以,我想和你续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