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89章 叶老发飙

  陈阳的话,掷地有声,叶家人听在耳中,先是有些愤怒,随即却是陷入了深思。

  对呀,一名能救命的医生,会是简单的人物吗?

  要知道即使是ZhōngYāng的首长,也未必能请动这样的人,而现在叶家机缘巧合,竟然遇到了一个,否则的话,叶老能够保住xìng命?

  而他愿意出手,完全是看在叶以晴的面子上。

  要知道叶老活着,叶家就不会衰败,间接来说,叶以晴相当于拯救了整个叶家的命运。

  突然间,叶家众人的目光看向叶以晴,脸上的表情都十分jīng彩,叶老本就疼爱叶以晴,加上这次叶以晴请动陈阳救治叶老,他们无法想象,等叶老康复之后,叶以晴在叶家的地位,又会变得多高。

  此时,叶以晴却没有去想自己会在叶家的地位有所改变,她的心里是小鹿**撞,“感情”这个词不断在脑中闪现。

  她看向陈阳,心底暗道:“我和她之间的感情,到底是什么感情?”

  见叶以晴看过来,陈阳笑了笑,做出一副你想多了的表情:“干嘛,你可别打我的歪主意,我和你之间是房东与房客的感情。如果你非得做我女朋友的话,我还要考虑考虑。”

  叶以晴没想到是这个答案,心底一阵失落,随即朝陈阳瞪着眼睛道:“少废话,赶紧救我爷爷。”

  “有你这么求人的吗?”

  陈阳嘟哝了句,手却已经动了起来,抓起病床旁边的药材,开始一一检查。

  “给我拿个药臼。”查看完药材并无问题,陈阳转头对姚永胜道。

  作为省人民医院的院长,姚永胜此刻放下了所有的架子,就跟个小助手一样,一听陈阳的话,立马就去取来了药臼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陈阳要杵药,可当他把药拿起来悬在药臼上空时,大家顿时都懵了。

  陈阳握着药材,手指用力捻动,只见药材全都化为了粉末,落在了药臼之中。

  那些药材虽然不是特别坚硬,但要凭手掌弄成粉末,这种手段无疑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  尤其是姚永胜,简直感觉是大开眼界。

  把所有的药材全都捻成粉末放在药臼中,陈阳转头对叶以晴眨了眨眼:“你爷爷平时喜欢喝什么酒?”

  叶以晴一脸疑惑,迟疑道:“二……二锅头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对姚永胜道:“给我拿一瓶半斤的二锅头来。”

  姚永胜一头雾水,但也没问,不一会就拿来了二锅头。

 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下,陈阳把二锅头倒进了药臼里,药材粉末瞬间便融入了酒水当中,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,酒水依旧是一片透明。

  紧接着,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,十分奇异,吸入肺腑之后,让人感觉神清气爽,头脑清醒。

  不过这还不算完,陈阳把手掌按在酒水的表面,看起来什么都没做,但过了几分钟,只见药臼中冒起了淡淡的水雾,房间内的香味弥漫,气息更浓郁,令在场好几人都露出了陶醉的表情。

  当陈阳把手移开,药臼中的酒水竟是蒸发了大半,酒水变得更加浓稠,颜sè有些泛黄。

  他抬起叶老的头,药臼对着叶老的嘴巴,把里面的药水全都灌了进去,手法之暴力,甚至把叶老呛得咳嗽了两声,干瘦的身子颤抖,把在场的人都吓得心惊胆战。

  可就在陈阳把叶老的脑袋放回枕头上后,叶老竟是砸吧了下嘴巴,嘴角浮现出笑意,梦呓道:“好酒,二锅头,但比二锅头好喝。”

  一听这话,都是一阵无语。

  就在这时,姚永胜看着检测叶老身体各项指标的仪器,眼睛都瞪大了,甚至爆出了粗口:“卧槽,怎么可能,叶老的各项指标不仅恢复了正常,而且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都没什么差别。还有,他的高血压竟然也好了,这药也太神奇了吧!”

  听到姚永胜的话,叶家人全都围了上来,看到各种仪器显示为绿sè的指标,他们都是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  叶老,终于不会死了,叶家也不会衰败了。

  叶家人都是一脸激动,尤其是叶允伦,他知道只要父亲还在,他的位置就有机会更上一层楼。

  “爷爷!”叶以晴扑到叶老的床边,抓住叶老的手,开心得眼泪都流了下来。

  “快,快采集血液样本,检查一下他的糖尿病,高血脂,总之能查的病,立即都给他查。”姚永胜愣了半晌,近乎疯狂地朝着旁边傻眼的护士喊道。

  护士们连忙采集血样,用病房内的仪器进行了检测之后,声音颤抖道:“姚……姚院长,一切正常,叶老他……什么病都没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太神奇了,不止起死回生,还附带把各种病都给治好了。圣手,这才是真的医道圣手。”姚永胜惊呼道,回过神来,连忙四处搜寻陈阳的身影,却发现病房里没有。

  他急得对身边的护士吼道:“陈医生呢,他去了哪里?”

  护士无奈摇头,刚才所有人都处于震惊之中,谁都没有注意到陈阳的行踪。

  叶允伦见陈阳消失,冷哼一声,道:“那小子目中无人,如果他敢留下,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。”

  “你个白痴,我看你才是目中无人。”

  就在这时,叶老冷不丁地冒出句话,然后缓缓睁开眼睛,只见其双目炯炯有神,一点也不像大病一场,差点就死了的人。

  不过这刚一醒来就发飙,顿时把在场之人都给吓住了。

  他指着叶允伦,没好气道:“别人把我治好,你竟然还想报复他,就你这种心xìng,你这辈子完蛋了。”

  面对父亲的指责,叶允伦低下头,不敢有任何怨言,可是他在心里却是把陈阳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。

  叶老没好气地哼了声,转头看向叶以晴,目光中满是慈爱,拍了拍叶以晴的手,道:“以晴,你去追上陈阳,帮我谢谢他。另外告诉他,我叶苍山欠他一个人情,私人的人情,不关叶家的事。”

  “是,爷爷。”

  叶以晴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欣喜之sè,转身就朝着门外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