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82章 防卫森严?

  面对梁威的问题,李继林眼中闪过一丝决然,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是的,我的确要暗杀陈阳。”

  “不行,李兄,你这样做,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。”梁威连忙劝道。

  李继林听到这话,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,没好气道:“老梁,我儿子被陈阳杀了,而且这几天因为这个陈阳,我们黑狼帮也处处受到黑白两道的掣肘,如果不把陈阳除掉,我李继林以后还怎么在东安立足。更何况恒江的仇,我这个当父亲的不能就这样算了。”

  梁威见李继林不听劝,皱了下眉头,道:“李兄,陈阳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如果暗杀不成功又怎么办?”

  听到这话,正往楼上走的阿暴停下脚步,看向梁威道:“梁爷,你未免也多虑了,这次老大花大价钱请了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,难道还怕除不掉他一个陈阳吗?”

  “什么,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!”

  听到阿暴的话,梁威面露惊讶之色,作为华夏武术世家的后人,梁威对个人战力有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样的理解。他深深的知道,世界排名第九的杀手,如果放在华夏,那就是和武术界泰山北斗相当的存在。

  有了这样的人出手,而且是暗中出手,对付陈阳的确有非常大的把握。

  可是,陈阳背后还有个黑旗呀。

  梁威坐到李继林旁边,压低了声音道:“李兄,就算杀手成功,可陈阳背后还有个黑旗,到时报复起来,黑狼帮只会被碾压成渣。”

  “老梁,你怎么说也是江湖中人,难道就不能有点血性。”李继林难得的呵斥了梁威一句,见梁威面色不太好看,他拍了拍梁威的肩膀,道:“老梁,你放心好了,那个所谓的黑旗组织到底存不存在都是问题。”

  “我祖爷爷见多识广,难道他还会骗我?”梁威沉声道。

  李继林一听提到了梁成虎老人家,解释道:“我不是说梁老先生骗人,我的意思是有可能梁老先生了解的信息也是假的,毕竟他不是做情报工作的,对吧?”

  眼看李继林是铁了心要对抗陈阳,梁威也懒得再劝,话锋一转道:“李兄,万一陈阳提前来找你,那又怎么办?”

  “这你可以放心,虽然炝械不好弄,但我的兵器依旧很精良。院子外面我安排了三十多人,全都藏在暗处,个个都配备了长刀,其中领头的两人配了弩机。而且你看看我这别墅,总共八十多人,大多数人都配了弩机,而且还有六把带瞄准镜的强弩,那可是能把人射穿的武器。这样一股力量,防御陈阳一个人,绰绰有余。”

  李继林说着,给梁威指了指站在别墅各处的人手,梁威这才注意到,别墅里的人马比以前多了几倍,配备的火力也是增强了好几个档次。

  “只要陈阳不死,这些人我就会一直安排在身边,我还不信陈阳能突破子弹织成的网。”李继林看着防卫森严的别墅,自信道。

  见此,梁威稍稍放心了些,起身朝着楼上走去:“李兄,最近几天我也住在你这里。”

  “老梁,够兄弟!”

  李继林目光一亮,笑着看向走上楼梯的梁威。

  ……

  陈阳在距离昱靖湾很远的地方就下了出租车,然后把诺基亚的干扰器打开,避免被天网摄像头拍摄到他的行踪,这才从暗处越墙进入了昱靖湾。

  直接到了李继林的住处,他藏在树丛中一看,立即就发现了院子里的暗哨。

  这些暗哨在普通人眼里算是藏得很好,可在陈阳看来,他们跟没有躲藏一样,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中。

  一一数了下,总共有三十二个暗哨。

  “看来李继林是怕我来,做好了防御的准备。不过这些乌合之众,就算手里拿走大炮,战斗力又和蚂蚁有什么区别。”

  陈阳嘴角露出一抹冷厉的笑容,身形一动,朝着距离最近的一个暗哨摸索过去。

  此时他已经换上了一套全黑的衣服,加上他善于利用光线阴影和他快速无声的脚步,即使院子里的暗哨能看到周围各处,却依旧没有发现他。

  他犹如和黑夜融为了一体,在院子里各处移动,每到一处,便有人被他打晕过去。

  虽然在云华山他已经杀过人,但这里毕竟是城市,陈阳并没有大开杀戒,只是将这些人全都打晕。

  更重要的是,他始终坚持,作为一名退休的人,就应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。

  如果随意杀人,那还是普通人吗?

  虽然这种不杀人的限制偶尔让他很难受,但他还是决定尽力去坚持,否则的话,还不如不退休了。

  过了大概十分钟,李继林别墅院子里的三十二个暗哨都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全部被他干掉,而且武器也被他收缴,用一名黑狼帮成员的衣服包了起来。

  这些武器,他要作为送给李继林的“礼物”。

  望了眼灯火通明的别墅,陈阳缓缓从阴影中走了出来,推开了大门,径直走了进去。

  一进门,他就看见了站在别墅内各处的黑狼帮成员,很多人腰间都挂着弩机。

  这东西的威力,开始相当的强,一支弩就能把人射杀。

  另外还有六个人,身背强弩,很多外国的雇佣军也会用这种强弩,能够连发,而且省力,没有声音。

  就在陈阳观察着别墅内情况的时候,里面的人也发现了他,顿时都是面色骤变,纷纷举起弩机,全都瞄准了陈阳。

  人多势众,加上有兵器在手,黑狼帮的成员底气十足,虽然有些紧张,却是不再惧怕陈阳,一个个目光中都透露着凶光。

  与此同时,坐在沙发上的李继林也是腾地站起来,一脸惊讶地看着陈阳,惊呼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进来的?”

  “当然是走进来的。”

  陈阳冷笑一声,手里提着用衣服裹起来的武器,仿佛没有看到从四面八方指着他的弩机,不疾不徐地朝着李继林走过去。

  李继林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惊呼道:“怎么可能,外面明明有暗哨,防卫森严,怎么会没有任何的通报?”

  “防卫森严?你是说他们吗?”陈阳不屑地笑了声,把手中的衣服抛了出去,里面的长刀散开来,反射出光芒,落在地上发出铛铛铛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