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71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

  安柠拗不过陈阳,倒了一杯酒,对陈阳示意了下:“我只喝这一杯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你放心好了,如果你喝醉,我绝对不会对你怎么样,一定安安稳稳地把你送回家。”

  “随便你怎么说,反正我只喝一杯。”安柠坚定道。

  不一会,老板的菜上来了,第一道是烤脑花。

  一看那弯弯曲曲的猪脑,安柠顿时皱起了眉头,摇头道:“陈阳,你就带我来吃这个,看起来好可怕,这东西能吃吗?”

  “生的我都吃过,这个烤熟了味道更好。”

  陈阳说着,夹了一块放进嘴里,有滋有味地嚼了两口,吞进了肚子里。

  看他吃得有味,安柠犹豫了下,夹了很小的一块,缓缓地放进嘴里。

  当尝到烤脑花的滋味,安柠顿时露出了幸福的表情,这东西出乎了她的意料,简直太好吃了。

  她又接连吃了好几口,吐着舌头道:“好辣好辣,不过好好吃。”

  说完,她抓起桌上的酒杯,仰头一口把啤酒喝得一干二净,然后很自然地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  见陈阳看过来,她忙板着脸道:“看什么看,我想怎么喝就怎么喝,你管不着。”

  看着老板端上桌的凉拌鲫鱼,安柠转移话题道:“虽然这里坏境不怎么样,不过味道确实不错,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这种地方。”

  “我是东安工大的学生,当然知道这里。”

  “什么,你是东安工大的学生,任小健不是说你是高手吗,怎么会是学生?”

  “谁规定学生就不能是高手。”

  陈阳一脸鄙夷地看了眼安柠,那表情仿佛在说,亏你还是总裁,没见识。

  就在安柠要发飙之前,陈阳话锋一转道:“对了,你这次需要人保护,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

  说到这事,安柠却是皱起了眉头,脸上露出忧虑之色。

  她端起酒杯喝了口,这才说道:“我公司产品的口碑非常好,在国内十分畅销,现在我打算进军国际市场,加大产量的话,肯定需要新的包装和物流。就是因为这件事,让我陷入了麻烦。”

  一听这话,陈阳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道:“有人争夺包装和物流的合作权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安柠面露意外之色,接着道:“如果真是争夺合作权还好,可偏偏有家本地的公司,硬要我把合同签给他们。虽然对方在本地的实力很大,而且涉黑,但我在商言商,他们给的价格不合理,我是绝不会签的。而且我这人吃软不吃硬,就算威胁我,他们也休想拿到合同。”

  “所以因为这件事,他们开始骚扰你公司的正常运作,并且放言如果你不签合同,他们就派人暗杀你,对不对。”

  见陈阳料事如神,安柠忍不住惊呼道: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,这些事我没告诉任小健呀?”

  “按照剧本,事情就是应该这样发展。”

  陈阳耸了耸肩,一副我就这么聪明,我也没办法的表情。

  安柠翻了个白眼,本来吃了东西心情还不错,但说起这件事,她顿时就有些郁闷,忍不住又喝了杯酒,一副要借酒浇愁的样子。

  陈阳给安柠倒满酒,笑道:“你给我说说是谁威胁你,我帮你摆平,放心,我收费不会太贵,顶多也就几百万。”

  “你给我当保镖的费用就已经五百万了,你还嫌少不成,如果不是任小健极力鼓吹你厉害,我可不会拿这么多钱出来。”

  安柠摇头道,她却不知自己支付的佣金,远远低于了陈阳的身价。

  “既然你不愿意,那我保护好你就行了。而且帮你把事情搞定,你就不要我这个保镖,以后见不到你,我会舍不得的。”陈阳看着安柠的眼睛,一脸认真道。

  安柠喝了酒后,脸颊本来就红,一听陈阳这话,她的脸就更红了,连忙低下头,竟是露出了慌乱的神态。

  如果被安氏集团的员工见到,肯定会惊讶,这位冷艳的总裁竟然会露出这种表情?!

  陈阳嘿嘿一笑,端起酒杯道:“来,安总,干杯。”

  ……

  扶着安柠往楼上走,陈阳怎么也想不到,这个刚坐下就说只喝一杯的美女,今晚竟然喝醉了。

  “来,干杯。”

  “老板,拿点酒来。”

  “妈妈,我想你了。”

  安柠胡言乱语,声音越来越小,只是发出唔唔的声音。

  陈阳把安柠扶进房间,只见安柠的房间到处都摆着毛绒玩具,完全出乎了陈阳的预料。

  “看来她看起来冷艳,其实内心是个柔软的少女。”

  陈阳一边分析,把安柠扶到床边坐下,安柠身子一歪,靠在他的肩膀上,双手在他的身上胡乱的摸索。

  突然,安柠脑袋猛地一下趴在陈阳双腿之间,脸蛋磨蹭着,双手紧紧环住陈阳的腰,嘤咛道:“别,别走,陪我多说会话。”

  感受着腿间安柠呼出来的热气,陈阳只觉身体麻酥酥的,男性荷尔蒙迅速分泌,身体顿时就有了反应。

  他低头看着安柠的脸蛋,不得不赞叹安柠确实非常漂亮,而且有种特别的冷艳高贵,就连陈阳忍不住都产生了征服欲。

  “你这纯粹是诱`惑我犯罪,太不道德了。”

  陈阳嘟囔一句,脸上露出郁闷之色,拍了拍安柠的屁股,没好气道:“我说安总,你好歹也是总裁,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好不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安柠嘤咛了声,迷迷糊糊地睁了睁眼睛,扭了扭被陈阳拍了的屁股,环着他的手更紧了。

  “我终于知道,什么叫最难消受美人恩了。”

  陈阳哭丧着脸,这一刻他好想自己没有底线,化身禽兽。

  可他偏偏不是这样的人,趁着女人喝醉的时候下手,这不是他的风格。

  “安总,你乖乖睡觉,今天我放你一马,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。”

  陈阳稍稍用力,把安柠抱着他的手拉开,然后把安柠扔在了床上,盖上被子,盯着安柠看了一会,转身朝着房间外走去。

  可他刚走了一步,安柠又猛地扑了上来,两个硕大的馒头顶着他的后背,在他耳边吹着气:“别走,留下陪我。”

  都这份上了,如果不听话,我还是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