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69章 爱护房客是我的责任

  “叶允伦请我?没点诚意,让他自己过来见我。”

  陈阳瞥了眼马国锋,淡然一笑,坐到了铁椅子上,拿起放在桌边还没熄灭的烟头,吸了口,气定神闲,完全没把市长放在眼里,甚至是直呼其名。

  廖智斌懵了,这尼玛是惹到了什么人,市长请他去办公室见面,他竟然说别人诚意不够。

  到了此时,廖智斌是彻底死心了,他知道,自己惹到这样的人,这辈子的职业生涯完蛋了,而且后半辈子必将在牢里度过。

  马国锋看着陈阳傲慢的样子,心里产生了一股怒气,但一想陈阳对叶老的重要性,他将火气压住,沉默了下,转身去办公室找叶允伦去了。

  不一会,叶允伦和叶以晴一起出现在审讯室,看到审讯室里的惨状,两人都是愣了下。马国锋在他们旁边耳语了几句,两人眼中都是露出震惊之色,尤其是叶以晴,她没想到陈阳出手竟然这么狠辣,完全不留任何情面。

  马国锋安排人把廖智斌几人清理出去后,关上了门,审讯室里只剩下了陈阳、叶允伦、叶以晴和马国锋。

  叶允伦看向陈阳,开门见山道:“陈阳,请你跟我去医院,救一救我父亲。”

  “你们不是把我赶走,说我是骗子,还想揍我吗?怎么,现在后悔了?”陈阳笑了笑,抬头看着叶允伦,道:“我说过,要想让我再出手,必须叶家人都跪下来求我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叶允伦咬了咬牙,终究没有发火,现在他除了震惊陈阳的医术外,他也有些忌惮陈阳,万一惹火了眼前这人,指不定他这个市长的下场会和刚才那几个断手断脚的警员一样。

  至于让叶家人下跪,这根本不可能接受,简直是对叶家的侮辱。

  叶允伦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缓,道:“陈阳,只要你治好了我父亲,你想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。无论是钱,还是权,我都可以满足。”

  陈阳冷笑一声,越发地鄙夷叶允伦,如果对方好言好语,他或许还会考虑出手,但叶允伦实在是太俗气了,一点也不对他的胃口。

  他摇了摇头,嘲笑道:“在你眼里,我的医术是可以用钱权来交换吗?更何况,你那点钱权,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。”

  市长的承诺,竟然什么都不是,这话也太狂妄了。

  一时间,叶允伦的面色一变,气得脸颊通红,陈阳的话,完全是无视他,令他这个市长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。

  他阴沉着脸道:“陈阳,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?”

  “没有,我这个人就是小肚鸡肠,谁让你们昨天要得罪我呢。”陈阳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双脚翘起来放在桌上,很是悠闲。

  叶允伦目光一沉,冷声道:“陈阳,你别自以为是,难道你就不怕我逼着你去救我父亲?”

  “逼我?”陈阳呵呵一笑,摇头道:“就凭你,只怕还没那个本事。”

  我堂堂市长,连你一个学生都指挥不动吗?

  叶允伦眼神中透着寒光,彻底被陈阳激怒了,他自从当了市长后,除了父亲之外,还没有谁对他这么嚣张。

  眼看叶允伦就要发怒,叶以晴站出来道:“陈阳,算我求你,救救我爷爷。”

  说着,叶以晴膝盖一弯,竟是要给陈阳下跪。

  陈阳对叶以晴可没有偏见,连忙将她扶住,皱眉道:“怎么都姓叶,差距就这么大呢。”

  “拜托了,陈阳,我给你下跪,你救我爷爷好不好。”

  叶以晴一脸期望地看着陈阳,想要挣脱陈阳的手,往地下跪去。

  看着叶以晴快要掉下来的眼泪,陈阳心底顿时就软了,虽然叶家无道,但叶以晴和叶老却没得罪他,眼下叶老病危,如果不出手的话,的确也说不过去。

  更重要的是,陈阳并不想看到叶以晴伤心。

  他瘪了瘪嘴,无奈道:“算了算了,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就帮他一把。”

  “真的,谢谢你,陈阳!”

  叶以晴兴奋得跳了起来,顿时破涕为笑,双手抱着陈阳的手臂,兴奋地晃动,却是让陈阳的手臂不断地在她胸口磨蹭。

  就在陈阳暗呼好大的时候,突然间,叶以晴撅起粉嫩的红唇,在他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。

  见陈阳看过来,她脸蛋刷的就红了,但还是硬着头皮,瞪眼道:“看什么看,刚才是我太激动,我可不是故意想亲你。”

  陈阳嘻嘻一笑,摸了摸脸上被叶以晴亲过的地方,然后把手指放在鼻尖闻了闻,道:“还挺香的,就是不知道舔起来的话,会不会很甜。”

  “下流!”叶以晴啐了一口,本来想骂陈阳,但一想现在也不是时候,拉着陈阳道:“走吧,就跟我去医院。”

  陈阳没有动,制止道:“等等。”

  叶以晴一脸狐疑地看向他,他则是瞥了眼脸色铁青的叶允伦,沉声对叶允伦说道:“你回去之后告诉叶家的人,等我去给叶老治病的时候,都别唧唧歪歪的,不然我不会再手下留情。还有,以后你们对以晴好点,毕竟她是我的房客,作为房东,爱护房客是我的责任。”

  叶允伦没有吭声,他此刻很不爽,他放下来市长的面子来请陈阳,陈阳却不为所动,而叶以晴三言两语,陈阳就答应了下来,这让叶允伦的心理非常不平衡。

  “你不说话,我当你是默认了,一位市长的承诺,希望不要沦为笑柄。”

  陈阳说完,看向叶以晴道:“我让你们准备的那些药材,应该还没准备好,我现在跟你去了也没用。我再给你搓两粒精华丸,你带回去给叶老续命,等药材找齐了,你再联系我,到时候我给叶老彻底治愈。”

  叶以晴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陈阳又从身上搓了两粒精华丸,交给叶以晴后,叶以晴如获至宝地捧在手心,连忙就往审讯室外跑去,道:“我得去找个瓷瓶,不然药效就挥发了。”

  等叶以晴走了,审讯室里没有她作为缓冲,气氛变得十分尴尬。

  毕竟陈阳已经答应,叶允伦虽然不爽,但他出于示好,还是对马国锋吩咐道:“国锋,你好好调查一下廖智斌,他刑讯诬陷陈阳,一定要严惩。”

  刑讯诬陷陈阳……

  明明是他们被暴打了一顿好不好。

  马国锋一阵无语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们慢慢玩,我先走了。”陈阳嗤笑一声,无视叶允伦的示好,径直走出了审讯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