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50章 精华丸

  陈阳给叶老诊脉之后,发现叶老的生机就快断尽,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,照现在的情况下去,最多活不过五天。

  就算是他出手,也要耗费大量的真气,利用特殊的手段,才只能给叶老吊住性命,还不能完全治愈。

  要想完全治愈的话,则是需要几味十分珍贵稀有的药材,经过特殊配置之后才行。

  过了片刻,陈阳松开叶老的手腕,看向表情各异的叶家人,淡然道:“病入膏肓,命不久矣。”

  一听这话,叶家人顿时就炸锅了。

  “小子,你胡说八道什么,是咒我父亲死吗?”

  “原来真是个骗子,看来超海说对了,以晴真的没安好心。”

  “现在露出了马脚吧,我看你还能有什么好说的,我告诉你,你死定了。”

  叶家人都是对陈阳怒目而视,最后一句话,则是叶超海说的。

  陈阳鄙夷地扫了眼叶家人,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你们很幸运遇上了我,他这病,我可以治。”

  你能治,怎么不一次把话说完,非得逗我们是吧。

  病房里静了下来,叶家人都是目光发亮。

  不过房间里负责给叶老看病的医生却是皱了下眉头,没好气道:“小伙子,话可不能乱说,叶老这病连我都没办法,你一个小年轻,怎么可能治得好。”

  这名医生叫做姚永胜,是湖岳省人民医院的院长,湖岳省医学界的权威。通过各种现代的医疗科技手段,他早就给叶老判了死刑,只是没有明说,但叶家人都是心照不宣。

  此刻一个青年人却说能治,这不是质疑他的医疗水准,打他的脸吗?

  “你治不了,不代表别人不能治,中医博大精深,华夏文化源远流长,很多东西都不是你们能够理解的。”陈阳脸上露出超然的表情,眼神中还闪过一丝鄙夷之色。

  见此,众人都觉得他是在装逼。

  姚永胜嗤笑一声道:“我不懂中医?呵呵,我还正好是中西双修,我师父是著名老中医吴文广先生,就连他都说叶老的病没办法,你难道还能比我师傅吴文广强?”

  “吴文广吗?虽然没见过,但听说好像有几分本事。”

  陈阳听过吴文广的名字,但他从来没在意过,因为无论是辈分,还是医术,吴文广都差他太远了,而且两人的中医体系也完全不同,说不到一块去。

  见陈阳连自己的师傅都不放在眼里,姚永胜心头大怒,眼睛都红了,喝道:“这里是我的医院,你一个外来者,休想骚扰医疗秩序!”

  “姚医生,请你先退出去一下。”

  就在此时,旁边的叶允伦突然发话道。

  姚永胜愣了下,还想解释,但见叶允伦语气坚决,他又哪里敢得罪一位市长,只得泱泱地走出了病房。

  叶允伦看向陈阳,语气缓和了很多,道:“陈阳是吧,既然你能治,那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,为家父治疗吧。”

  “我会为叶老治疗,但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因为你的面子不值钱。”陈阳淡然道,转头看了眼叶以晴,笑道:“我是给以晴面子。”

  叶允伦还是第一次被人接二连三地如此轻视,眼看就要发火,他又压制了下来,目光眯缝了下,眼神透着几分阴险。

  叶以晴见陈阳能治好爷爷,她心里十分激动,忙问道:“你需要什么东西?”

  “给我拿纸笔,有些药材需要你们准备,顺便再找个瓷瓶来。”陈阳没有对叶以晴说,而是看向了叶超海,冷声道:“愣着干嘛,还不快去找东西来。”

  “你敢指挥我!?”叶超海双目一瞪,气呼呼道。

  叶允伦沉声道:“快去。”

  叶超海皱了下眉头,只得去找来纸笔和瓷瓶,递给陈阳道:“现在你嚣张,我早晚让你付出代价。”

  “你是猪脑子吗?这会可是你们叶家在求我,你这样威胁我,就不怕我甩手走人?”

  陈阳冷笑一声,嘲讽道。

  叶家人闻言,都是一脸鄙视地看着叶超海,虽然没说什么,但心里却觉得这小子的确是有些没脑子。

  陈阳刷刷在纸上写了需要的药材后,递给叶允伦,道:“我先给叶老吊着命,你们去找这些药材,搜集齐之后再联系我。”

  说完,陈阳不再理会在场的人,把手伸进了衣服里,在身上搓了起来,而且表情凝重,搓得十分卖力,头上还冒出豆大的汗珠,看起来像是有多辛苦似的。

  只见他搓了前胸搓后背,搓了后背搓腋下……

  除了裤裆里,他就快把身上各个部位都搓了个遍,看得周围的人是一阵恶心,心说这小子搞什么名堂,让你治病,你在这里搓起了澡,而且还是干洗?

  虽然心头又是疑惑又是鄙夷,但没有任何人打扰陈阳,毕竟他说得对,这会是陈家人求别人救命呢。

  大概过了十分钟,叶家的人就快沉不住气的时候,陈阳长长地出了口气,左手擦了擦满头的汗珠,右手从衣服里取出来,手心里赫然是三粒小米大小的褐色圆球。

  看到那三粒圆球,陈家的人顿时感到恶心不已。

  可是奇怪的是,他们突然发现空气中隐隐飘着一丝淡淡的清香,闻了令人精神一振,头脑都清醒了很多,感觉十分舒服。

  “搞定!”

  陈阳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,把三粒圆球放在叶超海拿过来的瓷瓶里,递给了叶以晴,道:“这是我的三粒精华丸,每三天给你爷爷吃一粒,可以保他九天无碍。所以,他们必须在九天内找齐药材,否则的话,你爷爷就没救了。”

  叶家人先前还没弄懂陈阳在干什么,此刻一听这话,他们顿时就火了。

  “原来是个疯子,亏我们还看他表演了这么久,全都被他耍了。”

  “竟然敢这样耍我们,简直是没把我们叶家放在眼里。”

  叶家人都是嚷嚷起来,看向陈阳的的眼神中,充满了怒火。

  “臭小子,你竟然让我爷爷吃你身上的污垢,你不想活了!?”

  叶超海大骂道,一把夺过叶以晴握在手中的瓷瓶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瓷瓶碎了一地,三粒褐色圆球咕噜噜地在地上滚动。

  见此,陈阳面色刷的就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