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46章 多亏了你

  陈阳走出卧室,看到林柔正紧张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,一见他出来,立刻跑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臂:“我妈妈怎么样?”

  “没事了,你拿纸笔来,我给你开服药。”陈阳笑道。

  林柔连忙找来纸笔,陈阳写了服药,叮嘱道:“每副药五碗水熬成一碗水,然后加上少许葱头,连续服药五天,阿姨的病就能彻底痊愈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林柔点了点头,小心翼翼地把手里的纸收好,她抬头看向陈阳的眼睛中含着晶莹的泪花,沉默了下,突然眼泪哗地就掉了下来,啜泣道:“陈阳,谢谢你。”

  “不用谢,别人都叫我雷锋。”

  陈阳笑着刮了下林柔的鼻头,知道这会林柔肯定担心母亲,他也就没有多留,转身走了。

  看着关上的大门,林柔的心情有些复杂,陈阳突然闯入她的生活,救了她两次,现在又救了她的母亲,她觉得自己虽然不是公主,但陈阳真的就像守护自己的骑士。

  这一瞬间,她心里小鹿**撞,脸上浮起红晕,对陈阳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……

  “柔柔,陈阳呢?”

  就在这时,卧室里传来莫韵声的声音,林柔回过神来,连忙进了卧室,道:“妈妈,陈阳走了。”

  进了房间,林柔看向容光焕发的莫韵声,连忙拿过镜子来:“妈妈,你看你已经恢复了好多。”

  看到镜子里清瘦的美人,莫韵声嘴角不禁露出了笑意,她被病魔折磨了几年,憔悴的面容让她很是忧郁,如今恢复过来,她心情大好。

  突然间,莫韵声脑中闪现出那个看到自己**,却保持淡定的男孩,她沉寂了三十多年的心惊起了一丝涟漪。

  “莫韵声,你都多大年纪了,想什么呢?”

  莫韵声在心底暗暗啐了自己一口,看向相依为命的养女,问道:“对了,柔柔,你刚才那二十万的支票,是从哪里得到的。”

  “是陈阳帮我弄的。”

  林柔沉吟道,说起陈阳,她目光中荡漾着几分少女的春意。

  见她这般模样,莫韵声哪里还不知女儿的心思,她这会再看陈阳,不仅医术高明,品行端正,而且随手就能拿出二十万给林柔,这绝对是丈母娘眼中的超级佳婿。

  这一次,莫韵声没有再劝说,笑了笑道:“陈阳是个好孩子,柔柔你试着和他多接触一下。”

  听到这话,林柔的脸刷的就红了,娇嗔道:“妈妈你别胡说,我和陈阳只是同学关系。”

  就在林柔母女俩谈论着陈阳的时候,陈阳也在思考她们的身份。

  “林柔是孤儿,但却有个委托我来保护她的爷爷,那她的父亲又是谁,他们一家人为什么不相认?”

  “而且她爷爷肯定身份不简单,绝不会缺钱,为什么不想办法资助一下她们母女?”

  陈阳想来想去,觉得这事情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,不然的话,林柔的爷爷为什么不主动认这个孙女。

  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,陈阳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林柔,并不是因为他的任务,而是他现在把林柔当成了自己的朋友。

  从林柔家回来之后的几天,陈阳可说是百无聊赖,整天就在四合院里看着几个女人进进出出,他却只能在没人的时候练练功。

  这一天,很难得几个女人都休息,关兮月又去孤儿院当义工了,苏子宁早早的起床收拾院子,叶以晴和陈阳的房门紧闭着,没有半点动静。

  眼看rì上三竿,四合院迎来了一位客人。

  “林柔!”苏子宁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林柔,惊喜地叫了声,笑着招呼道:“快进来坐。”

  “子宁姐,陈阳在吗?”

  林柔笑眯眯地对苏子宁打了声招呼,然后问起了陈阳。

  苏子宁笑了笑,朝着陈阳的房间喊道:“陈阳,rì上三竿,林柔来找你了,还不赶快起床。”

  说完,苏子宁给林柔倒了杯水,一脸感激道:“上学期多亏你给陈阳补习,他这才只挂了一科。不然的话,他铁定全挂,那可得留级,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。”

  见苏子宁一脸感激之sè,林柔有些不好意思,讪笑道:“子宁姐,其实我没怎么给陈阳补习,他的成绩本来就很好,期末考试他六科满分,考了我们专业第一名。另外挂的那科,是因为他迟到,没能进考场。”

  什么,六科满分,第一名?!

  苏子宁心头大惊,突然想起陈阳说过要考个第一回来,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到,只是没有宣扬。

  知道了真相,苏子宁很是高兴,觉得陈阳成绩这么好,总算是要出人头地,即使和陈家那些人比起来不算什么,至少也不算丢脸了。

  虽然心里激动,但苏子宁表面上依旧十分淡定,对林柔道:“无论怎么说,也多亏你在学校照顾他。”

  就在这时,叶以晴打着哈欠走了过来,看到林柔,她笑着招呼了一声,坐到了旁边。

  见叶以晴过来,苏子宁进厨房去准备饭菜,道:“以晴你陪林柔坐坐,陈阳再不出来,你就去拍他的门。”

  叶以晴对苏子宁做了个ok的手势,转头对林柔道:“你来找陈阳?”

  “我是来把他的钱给他,顺便把我妈做的芝麻饼给他带来。”林柔笑了笑,从包里拿出一个纸盒,打开道:“以晴姐,你也吃点吧。”

  听到林柔这话,叶以晴哪里还会去关注芝麻饼,惊呼道:“你们已经见过家长了,他还给你生活费?”

  林柔俏脸一红,忙解释道:“钱不是陈阳给的,是他帮我讨的工资,但是太多了,我不能要。另外我们并没有见过家长,只是他帮忙治好了我妈妈的胃癌,我妈妈很感激他,这才让我送芝麻饼来。”

  “治好了胃癌……”

  叶以晴面露惊疑之sè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胃癌这东西也能治好?

  可是她知道,林柔没必要说谎,也不会就这种事请说谎。

  突然,她腾地站起身,朝着陈阳的房间跑过去,一脚踢开了房门。

  可她刚往里冲了一步,便气急败坏地退了出来,大骂道:“混蛋,你怎么不穿衣服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