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23章 戏耍班长

  见林柔竟然因为陈阳的到来而欣喜,计科二班的男生顿时明白,原来校花等的人,竟然是陈阳。

  这骑二八大杠的穷小子,到底何德何能,能让校花对他如此牵挂?

  一道道嫉妒的目光,刷刷刷地落在陈阳身上,让陈阳瞬间成为了全班男生的公敌,大家恨不得立刻上去揍他一顿。

  要知道男生们和林柔一起学习了几个月,连话都没能多说上几句,你小子刚来第二天,校花就为了你魂不守舍,天理何在啊!

  一进教室门,陈阳就感到了男生们的敌意,先是有些意外,随即目光看向了一脸欣喜的林柔,顿时心情舒畅,嘿嘿一笑,旁若无人地坐到了林柔的旁边。

  大学里时常有学生翘课迟到,老师们管不了那么多,所以陈阳迟到,刘老师只是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  而恰好在这时,铃声响起,下课了。

  “明天期末考试,大家下去好好复习。”

  刘老师很负责任地叮嘱了句,这才离开了教室。

  林柔上下打量着坐下来的陈阳,见并无大碍,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,低声道: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被李恒江报复,住进了医院。”

  “全靠柔柔的保佑,我才安然无恙。”陈阳笑了笑,朝林柔眨了眨眼睛。

  林柔瘪了瘪嘴,带着几分埋怨的语气道:“既然你没事,怎么快下课了才来,害得我好担心?”

  陈阳心头一暖,嘴角却勾起一抹坏笑,故作惊讶道:“柔柔,才一天没见,你就想我了啊?”

  如果是别人这样说,林柔肯定生气了。

  但面对陈阳,她却气不起来,只是白了陈阳一眼,俏脸发红,把刚才多拿的一份电路图递给陈阳:“这是刘老师发给大家的电路图,考试可能会考到,你好好看看吧。”

  “还是柔柔对我好,谢了。”陈阳瞄了眼电路图,虽然都是最简单的东西,但毕竟是林柔的好意,他也就收了下来。

  此时坐在后排的班长南骏伟看到这一幕,这才知道,原来校花多拿的一份电路图,是交给陈阳的。

  “这穷小子到底有什么出色的地方,居然能让林柔这么关心他。”

  南骏伟手中紧紧握着电路图纸,心头此刻是十分不平衡,恨不得上去揍陈阳,却又怕破坏了自己班长的光辉形象。

  他盯着陈阳和林柔的背影,突然计上心头。

  “陈阳同学,你过来一下,我有事和你谈谈。”

  陈阳正在和林柔聊天,一听背后的声音,回头看了眼,想了想对方好像是班长,他也就没有表现出不耐烦,起身走了过去。

  在南骏伟旁边坐下,陈阳问道:“班长,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?”

  南骏伟笑了笑道:“陈阳,刚才你也听刘老师说了,明天就要期末考试,时间非常紧迫。你才上了一天课,你想过没有,期末考试要怎么才能过。要知道,这学期有七门课,如果挂了五门以上,可是要留级重修的。”

  看到南骏伟眼中一闪即逝的狡黠之色,陈阳心头冷笑一声,表面上却故作担忧道:“班长,这事我也确实挺担心的,难道你有什么办法?”

  南骏伟得意一笑,压低了声音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,我舅舅孙忠和是学校教务处主任,各学院的考试试卷教务处都会过目,只要我舅舅帮忙,我就可以知道试卷的内容,难道还怕挂科吗?”

  一听这话,陈阳心底顿时乐了,这小瘪孙在这里得意,却不知道他舅舅已经被赶到教材科去守仓库了。

  陈阳知道,南骏伟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提出帮自己,他做出一副感激的表情道:“班长,真是太谢谢你了,你犹如沙漠中的一洼泉水,来得太及时了。”

  “别急。”南骏伟见陈阳上钩,脸上露出厌恶之色,打断道:“试卷我可以提前泄露给你,不过有一个条件。”

  条件,果然来了!

  陈阳心底冷哼一声,一脸好奇地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  南骏伟看了眼坐在前面的林柔,沉声道:“很简单,只要你远离学习委员林柔,我就可以给你试卷。”

  他说完以后,想过很多情况,陈阳可能会答应,或者是考虑一下,甚至是拒绝。

 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,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  陈阳冷冷一笑,腾地站了起来,对着全班大声喊道:“大家听好了啊,咱们班长说他舅舅是学校教务处主任,他能帮咱们弄到期末考试试卷,这简直是太好了,有这样的班长,真是我们的幸福。”

  听到这话,全班同学的目光刷的聚焦在南骏伟身上。

  “班长,你真的能弄到试卷,哈哈,你真是我们的再生父母呀。”

  “班长你放心,你把试卷给我们,我们一定不会宣扬出去。”

  “既然能提前得到试卷,这次我就不用挂科了。”

  面对七嘴八舌的议论,以及全班同学炽烈的目光,南骏伟愣在了当场,面色铁青,这才知道自己被陈阳给耍了。

  提前把试卷泄露给陈阳一个人还行,若是泄露给全班,肯定会被其他人发现,到时候自己和舅舅都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而且别说是泄露,光是这消息传出去,他都有麻烦。

  南骏伟也是镇定,连忙站起来,往下压了压手掌,示意同学们安静,然后笑道:“大家别起哄,我不过是和陈阳同学开个玩笑而已,大家可别当真。试卷那种东西,怎么可能会提前泄露。”

  班级里的同学哪里相信南骏伟的话,又是一阵起哄,好不容易才被南骏伟安抚下来,但南骏伟还是付出了请全班同学吃一顿大餐的代价。

  此时,陈阳已经坐到了林柔的旁边,一脸嘲讽地看着南骏伟,笑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呀。”

  南骏伟面色一冷,终于按捺不住怒火,指着陈阳道:“陈阳,你少在这里得意,等你挂了五科之后,你只能留级重修,到时候你想坐在林柔旁边也没机会了。”

  “呵呵,你就这么肯定我会挂科?”陈阳不屑一笑,道:“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