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006章 收个跟班

  老捷达和埃文塔多在两条车道上并排,其他人也都上了自己的车,虽然他们没有比赛,但也想凑凑热闹。

  埃文塔多的车窗降下,川介雄一不屑地看了眼聂伊辰,李恒江更是做了个拇指朝下的动作,对着聂伊辰喊道:“聂伊辰,让你的高柳山车神带你装B,带你飞,哈哈哈……”

  聂伊辰冷哼一声,关上了车窗,没有理会川介雄一和李恒江的挑衅。

  陈阳瞥了眼李恒江,鄙视道:“飚个车还找RB人,这种人在抗战时期,肯定就是个汉奸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名穿着比基尼,身材高挑性感的嫩模举着两面小红旗,扭着腰站在了两辆汽车前方中间,高高交叉举起了小红旗。

  三、二、一,两面红旗落下,嫩模的峰峦也随之一抖,紧接着,整条街道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汽车排气吼声。

  埃文塔多的性能明显强了太多,弹射起步,第一个冲了出去,老捷达紧随其后。

  再后面,才是其他各种车辆,虽然也有堪比埃文塔多的超跑,但这些人的驾驶技术明显逊色很多,被落在了后面。

  五十多台汽车呼啸而过,声势浩大,排气轰鸣,吸引了所有路人的目光。

  聂伊辰看着埃文塔多的尾灯,皱了下眉头,全神贯注地开着车,努力想要追赶埃文塔多,却发现每每靠近一点,就被对方甩开。

  “这个RB鬼子,竟然敢玩我。”

  聂伊辰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,那个叫川介雄一的RB车手是在故意挑衅她,气得她是咬牙切齿。

  随着比赛的进行,川介雄一和聂伊辰渐渐和后方其他车手拉开了距离,两人在街道上穿梭,速度越来越快,开上了环道之后,更是达到了180码的速度。

  “哈哈,聂伊辰,你输定了。”

  前方的埃文塔多装了扩音器,里面传来李恒江得意的声音,然后埃文塔多轰鸣一声,速度明显加快,和老捷达拉开了距离。

  “混蛋。”

  聂伊辰暗骂一句,知道今天如果没有意外,那她肯定是输定了。

  转了个急弯,前方突然传来警笛的声音,只见一排警车将环道完全拦截,红蓝的灯光闪烁着刺目的光芒。

  “前方车辆靠边停下,接受检查。”

  警车传来声音,聂伊辰皱起了眉头,环道封闭,此刻她想换道都不行,只能掉头逆行了。

  于此同时,前方的埃文塔多也是相同的想法,减速之后,180度的漂移,轮胎摩擦扬起白色的刺鼻浓烟,下一刻已是掉转方向,逆行加速。

  聂伊辰右手放在了手刹上,她也打算漂移掉头。

  可就在此时,陈阳一把将她提了起来,身形一纵,已是钻到了她的身下,坐在了驾驶席上,掌控住方向盘道:“嘿嘿,逆行的话,可是不能到达终点的。”

  聂伊辰吓了一跳,靠在陈阳的身上,惊呼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“帮你。”

  陈阳话音一落,脚下油门深踩,老捷达朝着掉转方向的埃文塔多正面冲了上去,聂伊辰顿时吓傻了,尖叫起来:“啊!”

  不止是聂伊辰,坐在埃文塔多里的李恒江和川介雄一也是傻了,川介雄一连忙踩下刹车减速。

  两车的速度都很快,眼看就要撞击在一起,周围的警察以为要发生爆炸,连忙躲在了警车后面。

  可奇异的一幕发生,只见老捷达车头点了下,速度明显降低,然后突然扬头,车头竟然翘了起来,骑上了冲击而来的埃文塔多,从埃文塔多身上开过,直接飞了起来,从拦截的警车头顶飞过。

  躲在警车后的叶以晴朝着老捷达看去,目瞪口呆,今晚她接到命令,执行拦截飙车党的任务,却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汽车特技。

  紧接着,更令她没想到的一幕出现在眼前,自己的房东陈阳,竟然出现在老捷达的驾驶席上。

  “怎么会是他?”叶以晴面色一变,仔细一看发现陈阳的身上竟然还坐着一个女的,她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这家伙果然不是好东西,飙车居然还坐个女人在身上,而且还是个非主流,什么破眼光。”

  哐当一声,老捷达碾过埃文塔多,飞跃警车,落在了车道上,绝尘而去,丢下一众傻眼了的警察。

  埃文塔多停了下来,川介雄一和李恒江都是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,吓得满头大汗,面色煞白,刚才老捷达冲过来的时候,他们俩都以为这辈子就这样完蛋了。

  看着包围过来的警察,李恒江回过神来,想起刚才坐在驾驶席的陈阳,他一拳重重地砸在门板上,恶狠狠地骂道:“混蛋,竟然被那小子骗了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。”

  当晚,除了老捷达之外,其他所有车辆都被警察拦截,参与飙车的人员全数扣押。

  在看守所里听警察描述了老捷达飞跃的画面,所有车手都感到惊心动魄,这才知道大家都被那个人戏弄了,与此同时,“高柳山车神”的名号彻底在东安市飙车圈子里打响,成为了一个传说。

  ……

  老捷达开进了一处破旧的汽修厂,聂伊辰此时还处于震惊和激动之中,刚才飞跃警车的那一幕,完全震撼了她的心灵。

  陈阳拍了拍坐在怀里的聂伊辰:“喂,到站了,下车。”

  聂伊辰回过神来,这才想起自己还坐在陈阳的身上,车内空间狭窄,两人是紧紧地贴在一起,甚至有些挤压,可以清楚感觉到对方的体温。

  她连忙抬起身子,可是头部却又撞在了前挡风玻璃,又坐回了陈阳的怀里。

  好不容易两人下了车,聂伊辰的脸又有些红了,不过她现在可顾不上害羞,一把拉住陈阳的手,脸上满是崇拜之情,认真道:“师傅,收我为徒吧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我不收徒弟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看着失望的聂伊辰,话锋一转,笑道:“不过你可以当我的跟班,给我干些端茶倒水,按摩捶腿的小事。”

  “耶。”

  聂伊辰欢呼地叫了声,心想只要能跟着陈阳,以后肯定能学到开车的本事。

  陈阳打量着妆容有些花了的聂伊辰,一副老大的做派:“先别急着高兴,以后别搞这样非主流的造型,弄得跟个鬼似的。”

  “是,老大。”聂伊辰乖乖地点了点头,眼神中满是崇敬,对陈阳惟命是从。

 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,在聂伊辰不舍的目光中,陈阳离开了破旧汽修厂。

  他回到四合院,远远望去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着警服的人,从高耸的峰峦,陈阳立即就判断出来,此人是叶以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