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454章 有漏洞

  米荔眼珠一转,笑着道:“剑法神通,藏剑阁中有很多,一层对应至尊境,二层对应尊域境,三层对应合星境。

  陈师弟你虽然天赋异禀,但现在至尊境的修为,这三楼的剑法神通,未必适合你。”

  “不尝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?”陈阳淡笑道。

  米荔不以为意,随手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把木剑递给陈阳,道:“这门剑法名为,你先看看是否能入你的法眼。”

  陈阳结果木剑,先看了剑柄上的名字,然后催动星能灌注在木剑之中,剑刃上显现出文字来。

  米荔笑眯眯地看着,认为剑法,陈阳肯定看不懂,会知难而退。

  不过,陈阳看过之后,把木剑放回了兵器架,对米荔笑着道:“这剑法虽然玄妙,但却并不适合我,而且其中有些小小的漏洞,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。”

  米荔愣了下,咯咯咯地笑了起来,对陈阳道:“陈师弟,虽不是第三层最高阶的剑法,但能出现在这里,绝非凡物。而且,已经经过藏剑阁的长老检验,绝不会有任何漏洞。为了面子,你竟然和姐姐开玩笑,你真可爱。”

  “我不是开玩笑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迈步朝着前面走去,道:“浩气剑阁的修者,不是整个星海的最强者,又怎么可能看破所有的漏洞。所以即使是检验过,有不足之处也是很正常的。”

  米荔哑然失笑,心说这位可爱的师弟,未免也太自大了。

  她正欲调侃陈阳,旁边一名男弟子,冷声开口道:“区区至尊境,竟敢妄自评论剑法,难道连藏剑阁长老都看不出来的漏洞,你就能看出来,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?”

  陈阳转头看去,只见说话之人,是一名合星境的弟子。

  显然,藏剑阁的第三层,只有合星境的弟子才会上来,因为其他境界的弟子,并不适合修炼这里的高阶剑法。

  “于师兄。”

  米荔走上前来,对那男弟子行了一礼,虽然脸上笑意依旧,但语气中带着几分敬重,显然于师兄在真传弟子中,不是泛泛之辈。

  她接着对于师兄道:“陈阳也不过是说话而已,你何必当真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并未解释。

  但一看他笑,于鼎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米师妹,你看见了,此子狂妄无比,竟是耻笑你我二人。”

  他转头看向陈阳,正色道:“陈师弟,你若是道歉,我可以让你离开,否则,休怪我教训你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于师兄,我在这点评剑法,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?”

  于鼎冷然道:“就凭你出言不逊、自以为是、目中无人、狂妄自大,我这位做师兄的,就应该教训你。”

  “可你怎么知道,我是狂妄自大呢?或许,这剑法,其中真有漏洞呢?”

  陈阳神色平静,淡笑道。

  于鼎面色更冷了几分,道:“陈师弟,你的意思是说,你的眼界、造诣比藏剑阁而长老还要高,他们无法看破中的漏洞,而你却可以?”

  “眼界、造诣高不高,我不知道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接着道:“但我知道是的漏洞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于鼎已是有些生气,并非他针对陈阳,而是这种狂妄的弟子,令他十分不喜。

  他冷哼一声,取出剑法,递给陈阳:“既然如此,那你告诉我,剑法中,到底有什么不足。”

  陈阳接过木剑,沉思了下,对于鼎道:“于师兄,你并不了解剑法,我就算给你讲解其中不足之处,你又怎么知道是真是假呢?”

  “陈师弟,休得无礼,你莫非还真要讲解不成。”

  米荔开口呵斥,但其实是在帮陈阳,因为于鼎修练的就是剑法,陈阳如果露出马脚,于鼎绝对会给陈阳一个大大的教训。

  “米师姐,我可不是无礼,而是就事论事。”

  陈阳对米荔笑了笑,又看向于鼎。

  于鼎神色沉稳道:“我修炼的正好是,自问对这门剑法颇有了解,你如果能指出不足之处,是真是假,想必我还是能够分辨的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挑眉看向于鼎,道:“不过,告诉你不足,你便可以弥补,届时战力会大幅提升,这可对你有天大的好处。所以,我若是指出剑法中的不足,你必须满足我一个条件。”

  于鼎越发愤怒,觉得自己和一个至尊境的小子在这里纠缠,算什么。

  他冷声道:“小子,你别得寸进尺,我……”

  “于师兄,你若是不敢就算了。”

  陈阳打断于鼎的话,摇了摇头,作势就要把手中的木剑放回兵器架上。

  于鼎目光凝缩了下,挡住陈阳的手,点头道:“好,我答应你,只要你能指出中不足,我便答应你一个条件。不过,这绝不可能。”

  陈阳嘴角带着狡诈的笑意,道:“条件很简单,我说出剑法不足,便是指点你,且不说让你奉我为师,就奉为当老大,你可答应?”

  “就凭你,也配当我的……”于鼎正欲呵斥,见三楼其他真传弟子看过来,他冷哼一声,声音压低,对陈阳道:“好,达者为先,你若是能指点中不足,我便认你当老大。”

  “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别反悔。”陈阳哈哈一笑,对身旁的米荔道:“米师姐,你就是证人。”

  “放心好了,于师兄人如其名,一言九鼎,你能做到,他绝对言出必行。”

  米荔回了陈阳一句,脸上却露出苦笑,道:“不过,陈师弟,你口气也太大了,这剑法,岂是你能轻易看懂的。”

  “说得对,别说不足,就连看懂,你也难。”

  于鼎沉声道,他倒不是想看陈阳出丑,而是想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师弟一个教训,让其知道低调。

  陈阳看着手中的木剑,笑着道:“别的剑法,或许不懂,但这,嘿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