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448章 结果

  陈阳背部喷出鲜血,把众人都吓了一跳,哪有炼丹自残的,这家伙真是太疯狂了。

  “不行了吗?居然自残?”

  『药』宫副宫主杨树昉冷笑一声,语言上在鄙夷陈阳,但心里却在砰砰直跳,暗道:“这小子,该不会懂得传说中的‘血祭融丹法’吧?”

  陈阳并未在意众人惊骇的目光,也没有止住背部狂流的鲜血,双手在背部『摸』了一把,沾上鲜血之后,速度极快地在地上布下了两个阵法。

  一个在他脚下,一个在吕秋的脚下。

  “吕前辈,待会可能会有些痛苦,但绝不会受伤,也不会伤及『性』命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  陈阳回头看了眼吕秋,接着道:“现在,你把手放到我的背后伤口处。”

  吕秋不知所以,但只能照做,数字都贴在了陈阳的后背。

  刚碰到的瞬间,他没有任何感觉。

  但就在这一刻,地面的两个阵法都启动,一股电流般的麻痛感,从吕秋的掌心传来,并且越来越强烈。

  不过几个呼吸间,合星境二重的追求,就已经痛得面红耳赤,汗水直流,咬紧牙关才忍受不住没有喊出声。

  而他能感应到,自己体内的力量,正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,加持在陈阳的身上。

  陈阳闭上眼睛,双手虚空结阵,用赤星石接连在自己身上留下阵法,足足过了十分钟,这才完成。

 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刹那,一股强大的力量,以他为核心爆开,然后猛然收敛,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。

  而他的眼睛,也从漆黑的颜『色』,变成了红『色』。

  他看来面前的四象鼎,不去控制丹鼎,全神贯注分解『药』『液』,然后融合丹『药』。

  殿内众人,都屏息凝视。

  刚才还不相信他的人,此刻都有种感觉,或许他可能会成功。

  不知不觉,一共已经过去了五个时辰。

  距离半天的期限,还有一个时辰,这让众人开始担心,陈阳能不能炼制成功。

  “不可能,杨树昉花半年,他花半天,绝不可能。”

  站在后面的斩剑宫执事弟子,不少人都暗暗摇头,认为陈阳会失败。

  但众人看向陈阳的目光中,依旧充满了敬佩。

  而杨树昉,此刻已是看得呆了。

  他确定,刚才陈阳使用的手法,正是传说中极其玄妙的血祭融丹法。

  可令他搞不懂的是,为何陈阳的血祭融丹法,需要借助吕秋的力量,而且在自己身上弄那么多阵法符文,这又是什么名堂?

  而且,陈阳炼制灵谷玄伏丹的过程,手法,和他使用的完全不同。

  他是越看,越觉得奇怪。

  不知不觉,又半个时辰过去,距离半天,只有半个时辰。

  如果陈阳不能炼制成功,就输了。

  “喝!”

  这时,陈阳口中一声暴喝,噗的喷出鲜血来,只见丹鼎中传来浓浓的『药』香,并且有一股狂暴的力量,从丹鼎中传出来,朝着四面八方震『荡』开。

  “木燃前辈,快放开丹鼎。”

  陈阳连忙大喊道。

  木燃松开丹鼎,丹鼎轰隆落在了地面,将地面砸破,能量继续震『荡』开。

  殿内不少合星境的修者,立刻出手压制了力量,不然的话,整个宫殿都可能把破坏。

  因为四象鼎关闭,众人此刻都看不见里面是否丹成。

  但从传出来的『药』香来看,即使没成功,里面的丹『药』碎渣也是好东西。

  “呼、呼……”

  陈阳喘着粗气,面『色』惨白,整个人已经是精疲力尽。

  炼制灵谷玄伏丹,对他来说,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,几乎把所有能使用的手段,全部都使出来,接住了吕秋和木燃的力量,这才成功。

  可即使如此,还是差点要了他的命。

  如果再晚十分钟,他就会遭到力量的反噬,血脉爆裂而亡。

  就连吕秋和木燃,也会重伤。

  但庆幸的是,在达到生命极限前,终于完成了。

  可此时他已经能量耗尽,四肢疲软,连动也动不了,就连张口说话也成问题。

  背部的鲜血还在流,他顾不上止血,服下一颗丹『药』,盘膝而坐,补充损耗一空的能量。

  “成功了吗?”

  “应该没成功吧,看陈阳的样子,就快死了似的。”

  “吕外使和木外使也损耗眼中,看来这丹『药』,好真不好炼制。”

  斩剑宫的执事弟子,都在后面低声议论起来。

  闫文昭、尚洲、杨树昉的眼睛,则都定格在四象鼎上,感应着连忙传出来的『药』力波动。

  虽然他们都好奇结果,但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,没人会上去揭开丹鼎一看。

  “失败了。”

  杨树昉感应后,目光一亮,脸上闪过一抹不屑之『色』,站出来道:“诸位不用等了,这丹鼎传出的『药』力虽强,但和灵谷玄伏丹的差距还是颇大,丹『药』肯定是没有炼制成功。而且,他使用的『药』材、炼制的手法,都颇有问题,自然不会成功。”

  闻言,闫文昭、尚洲都感到有些遗憾,但随即便平静下来,觉得陈阳没有炼制成功,不过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罢了,没什么好遗憾的。

  不过,他们没见过灵谷玄伏丹,此刻也不好判断。

  陈阳看样子已是虚脱,此刻没工夫开口,尚洲把目光看向面『色』苍白的木燃,问道:“木燃,你和吕秋见过灵谷玄伏丹,是否真如杨副宫主所言,『药』力差距极大?”

  木燃看了眼四象鼎,心头颇为遗憾,恭敬道:“启禀尚宫主,的确……有些差距。”

  “看来是失败了。”

  闫文昭感叹一句,接着道:“一个至尊境九重的修者,炼制灵谷玄伏丹,能达到这种地步,已经非常不容易。说不定给他半年时间,便能成功。”

  这句话,无疑是闫文昭表态,不会追究陈阳的责任,保住陈阳。

  不仅如此,众人也知道,木燃和吕秋也应该不会再追究。

  听到闫文昭的话,杨树昉眉『毛』一挑,站出来道:“闫副阁主,陈阳擅长炼丹,既然如此,不如把他交给我,让他在『药』宫修炼,将特长发挥出来。”

  闫文昭正有此意,当即便于答应。

  可就在这时,陈阳站起身来,语气还有些有气无力,对众人笑道:“结果还未揭晓,诸位何必着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