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442章 定阁剑

  “前面就是浩气剑阁,到了之后,我们就会把你交给接待新弟子的春生堂,日后等你进阶尊域境五重之上,我们或许还有见面的机会,不然的话,平日我们只怕难以再见。”

  经过数次传送,赶路数万里之后,木燃指着前方一片茫茫山脉,对陈阳道。

  陈阳朝着山脉看去,只见山脉连绵百里都是各种宫殿建筑,地面、空中交叉林立,有仙鹤飞舞其间,有悬空瀑布循环于空中,景象独特秀丽,颇有几分仙家气派。

  “咦?”

  陈阳突然注意到,在整个浩气剑阁的中央,有座巨大的剑型雕刻,从材质来看,应该是某种金属,通体乌黑,泛着光泽,约有万米高,直插云霄,巍峨雄壮,令人心生敬畏。

  而在巨剑的剑刃之上,写着四个字——浩气剑阁

  见陈阳打量巨剑,木燃和吕秋看过去,都面露敬仰之色。

  木燃对陈阳道:“这是定阁剑,是界王尧当年留下的。”

  陈阳面露惊容,转头看向木燃:“难道浩气剑阁,是尧建立的?”

  “浩气剑阁已经有十几万年的历史,尧到即摩界还不到万年,当然不是他建立了浩气剑阁。”

  木燃摇了摇头,接着道:“当年尧刚刚到达浩气剑阁的时候,剑阁大长老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并且出手相助,与他结识。

  当时,大长老见界王尧天赋异禀,便邀请他拜入华清剑阁。

  可是,尧大人心高气傲,并不打算拜入任何一个宗门,而是选择自立门户,成立了魁星阁。

  后来魁星阁壮大,独树一帜,无人能及,尧也成为了即摩界的界王。

  尧大人念及当年大长老相助之恩,于是到了华清剑阁,放下了这一把巨大的定阁剑,意指稳定剑阁。

  据说此剑有强大的力量,可对整个剑阁进行防御,但因为定阁剑放下之后,还没人入侵过浩气剑阁,所以也没人见识过定阁剑的厉害。”

  听完木燃之言,陈阳这才知道定阁剑的来历。

  他到星桥界的时候,是在华擎剑门,那是尧建立的宗门。

  现在到了即摩界,是在浩气剑阁,这也是和尧有关的一个宗门。

  难道,真的是巧合?

  “走吧。”

  木燃将陈阳的思绪拉回来,和吕秋带着他飞落在华清剑阁之中,停在一座不大的宫殿前。

  这座宫殿的名字,就叫春生堂。

  陈阳感应了下周围的星能,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这里的星能浓度,竟然是梨家的上百倍倍。

  这个差距,未免也太大了。

  不过,陈阳却是暗暗欣喜,如此算下来,此地星能浓度,已是即摩界三大圣府的万倍。

  万倍星能浓度,陈阳觉得自己进阶合星境,顶多也就一两年而已。

  难怪三大圣府的尊域境,都想来这里,的确是有天壤之别。

  “拜见木外使、吕外使。”

  春生堂里的修者,一见木燃和吕秋,都立刻躬身行礼道。

  吕秋走上前,指了指陈阳,对那几人道:“此人是陈阳,新入门的弟子,交给你们安排。他天赋很高,好好照顾一下。”

  “是,吕外使。”

  春生堂一名尊域境的老者,恭敬应道。

  吕秋走回来,对陈阳道:“我和木燃就先走了,有什么不懂的,你问春生堂的梁执事。另外,浩气剑阁庞大,弟子众多,十分复杂,你好好修炼即可,切记不要生事,不要插手别人的争端。”

  “多谢前辈教诲。”

  陈阳躬身行了一礼,心里对吕秋和木燃颇为感激。

  毕竟,对方只是路过,便接引他到了浩气剑阁,这份恩情,他必须要铭记于心。

  吕秋和木燃离开之后,陈阳走到春生堂前,对里面为首的一名老者拱手道:“拜见梁执事。”

  那梁执事面对陈阳,没了刚才对木燃二人的恭敬,脸上的表情十分冷漠,对身后一名事务弟子吩咐道:“把东西都给他。”

  说完,梁执事已是转身进了春生堂里面,连看也懒得看陈阳一眼。

  对于对方的态度,陈阳也无所谓,等事务弟子把东西都给他,他看了下,里面有身份令牌、衣物、入门须知等普通物件。

  原本还有一颗丹药,在那事务弟子整理东西的时候,直接给他拿走了。

  这让他感到奇怪,木燃和吕秋地位不算低,对方明明表面恭敬,为何背后却这样对他,难道不怕木燃二人怪罪?

  “走吧。”

  那事务弟子一脸不耐烦的表情,对陈阳招呼一声,在前面带路,朝着浩气剑阁的东面走去。

  见对方不爽,陈阳也懒得搭话,反正浩气剑阁的基本信息,在那本《入门须知》里面,都写得很清楚,没必要去问。

  将陈阳带到东面一座院落前,叫做王鹏的事务弟子转身便离开,道:“这就是你的住处,明日一早到听风崖听早课,其他的事务,等听风崖早课结束之后,会有人告诉你。”

  王鹏拽的二五八万,陈阳懒得搭话,打开院门便往里走去。

  “诶,你听见没?”

  王鹏面露不悦之色,回头道。

  陈阳砰的把门关上,令王鹏为之一愣,脸上露出愤怒之色,上前一脚踹在门上,可是陈阳正好开门,他却踹了个空。

  “王师兄,你这是?”陈阳笑着道。

  王鹏收回脚,阴着脸道:“我和你说话,你没听见吗?”

  陈阳脸上露出疑惑之色,道:“我还以为你和一位叫做‘诶’的师兄说话,实在抱歉,我的名字叫陈阳,所以不知道你在叫我。”

  “小子,你耍我是吧?”王鹏瞪眼道。

  “不敢不敢。”

  陈阳讪笑了下,没等王鹏抖威风,便接着道:“我不是耍你,是在戏弄你。”

  “你找死,我……”

  王鹏大怒,正欲呵斥,陈阳砰的把门关上,不再理会。

  “好,很好。”

  王鹏咬了咬牙,转身而去,狠声道:“我会让你知道,得罪我王鹏的下场。”

  陈阳关门之后,突然想起吕秋二人让自己别惹麻烦,要尽量低调。

  可是现在想起,已经迟了。

  他知道那个叫做王鹏的事务弟子,肯定会报复自己。

  不过,无所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