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363章 戴眼镜

  见陈阳不仅答应和贺贤赌,还提高了筹码,众人无不露出意外之色。

  紫荆王剑花不止是价值不菲,关键是稀有。

  如果好不容易在罗生门中得到五十株,却全部都输出去,只怕没有几个人能受得了。

  在众人看来,陈阳的行为,简直太疯狂了。

  不过,每一个赌徒,都认为自己能赢,他提高筹码,也无可厚非。

  “陈兄弟好胆色!”

  贺贤见陈阳提高筹码,面露兴奋之色,立刻答应下来:“好,等拿到紫荆王剑花,我们赌一把,谁赢了,所有的紫荆王剑花,全部都归他。”

  “希望贺兄到时候输了,不要耍赖。”陈阳笑道。

  贺贤道:“嘿嘿,输赢来赌之常事,我又怎么可能输不起。不过,我向来运气好,陈兄弟你未必赢得过我。”

  此时北斗圣府众人,已是惊出一声冷汗。

  他们担心,若是真的输了紫荆王剑花,被府主贺彦仇霆知道的话,他们都要承担责任。

  更关键的问题是,少府主好赌,这大家都知道,只是外人不知。

  出来的时候,府主再三叮嘱,任何人也不能和少府主毒,也不能让少府主和别人赌。

  也就是说,只要赌了,无论输赢,府主都会追究他们的责任。

  众人面露苦色,木师弟瞥了眼下方的紫荆王剑花,此刻却是希望,当时不要拿到那些灵草的好。

  这时,陈阳已是取出地图,仔细观察起来。

  他手中地图显示出的,是这片地域的本相,原来下方并不是山脉,而是一片阵法区域,互相紧邻,只有很小的缝隙可以通过,而且正好是到达紫荆王剑花的区域。

  见陈阳看地图,北斗圣府的人都露出好奇之色,想要看看陈阳手中到底是什么,却又拉不下脸来。

  贺贤倒是朝着陈阳手中看过来,但没等他看清楚,陈阳就把手中的地图收起来,嗖的朝着下方飞去。

  见此,北斗圣府的人面色剧变。

  之前他们已经尝试过许多次,都没能突破虚空中的自然现象,甚至还有不少人因此受到了重伤。

  现在,陈阳没有任何的试探,直接就朝着下方紫荆王剑花的方向飞去,在北斗圣府的人看来,简直就是送死。

  “原来是个没本事的家伙,竟然直接去送死。”

  “少府主已经告诉他,下面有危险,他还直接冲上去,真是脑子有问题。”

  “看来,赌局撤销,因为他死定了。”

  ……

  听到众人的话,贺贤眉头一皱,对陈阳喊道:“陈兄弟,你别冲动,下面……”

  没等贺贤把话说完,陈阳在空中七拐八弯,已是进入了山脉中,直接站在了那片紫荆王剑花的土地之上。

  这一幕,把众人都看呆了。

  尤其是北斗圣府的人,他们束手无策,陈阳如此轻松就到达了目的地,这……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“肯定是那些自然力量已经消失。”

  那位木师弟一脸不相信陈阳的表情,嗖的朝着下方冲击而去,刚飞到一半,轰隆一声炸响,一团凶猛的火焰凭空出现,威力恐怖,直接迎面冲击在他的身上。

  木师弟大惊,连忙出手抵御,并且往后撤,这才没有受伤。

  不过,他身上的衣服都被烧得破破烂烂,十分尴尬。

  刚才北斗圣府不少人,都有木师弟一样的想法,此刻却才知道,陈阳是真的避开了攻击,到达下方。

  “这……他是怎么做到的?”

  贺贤嘟哝了句,可是没等他想清楚这个问题,脸上就露出兴奋之色,期待即将到来的赌局。

  陈阳将山脉中的紫荆王剑花全部收割之后,又原路折返而回,到了贺贤的面前,将紫荆王剑花取出来,道:“总共一百一十二株,都在这里了,我们赌一把,谁赢了,这些东西,就是谁的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贺贤并未去追问陈阳如何避开攻击,拿出骰子和碗,便欲开赌。

  “且慢。”

  这时,之前劝说的那位老成持重的北斗圣府弟子,横在陈阳和贺贤的中间,一脸为难地对贺贤道:“少府主,这些紫荆王剑花,我们也有份,你全部拿来赌了,似乎不太好吧。”

  实在没办法劝阻,此人只能想办法,留下些紫荆王剑花,不然输了,就什么都没了。

  贺贤犹豫了下,对陈阳道:“陈兄弟,这……”

  陈阳道:“贺兄需要多少,先取出来就行。”

  贺贤眼中闪过欣赏之色,当即取了二十四株紫荆王剑花,交给身后的北斗圣府弟子,每人分了两株。

  他对陈阳道:“陈兄弟,你也取二十四株出来,这才公平。”

  陈阳笑道:“不用,只需贺贤兄按我的规矩,先掷骰子,然后盲压大小就行。”

  “好,陈兄弟爽快。”

  贺贤点了点头,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盖碗,正色道:“我们全凭运气,总之自己的力量,一点也不能用,不然的话,就没意思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陈阳点头答应。

  贺贤将骰子扔在了碗里,只见骰子滴溜溜的旋转,速度飞快,然后贺贤立刻把盖碗盖上,眼珠一转,道:“我买大。”

  陈阳不慌不忙,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副眼镜戴上,也按住了贺贤手中的碗,笑着道:“贺兄,你输了,我买小。”

  星桥界都是修者,自然没有近视眼,也就没有眼镜。

  此刻见陈阳带着一副眼镜,贺贤一脸好奇,不知这是什么东西。

  不过,见眼镜毫无能量波动,他也就没有多想,当即把盖碗揭开,叫道:“大大大大……啊!小!”

  一看碗里是两点,贺贤脸上露出郁闷之色,皱眉道:“唉,我的运气用光了,竟然是小。”

  他显然是输惯了,倒也没有伤心太久,把赌局一收,看了眼紫荆王剑花,对陈阳道:“陈兄弟,你运气好,这些都是你的了。”

  “承让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把眼镜和紫荆王剑花都收了起来。

  北斗圣府的人见此,一个个都郁闷不已,但既然贺贤认输,他们也无话可说。

  “贺兄,我还要去探索别处,告辞了。”

  东西到手,陈阳不打算久留,对贺贤一拱手,便欲离开。

  不料,就在这时,轰隆一声巨响,从下方传来,震耳欲聋,把众人都吓了一跳。

  众人往下看去,隐约看到了人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