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329章 掌控

  “不,阳儿快走!”

  夜映瑶大喊道,她并不在意自己的安危,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保留尊严,并且活下来。

  可是,陈阳盯着但永凌,并没有动。

  远处的俞谐、苏子宁等人,无不面色凝重,都以为陈阳会为了自己的母亲,给但永凌跪下。

  但就在这时,极其诡异的一幕发生。

  只见但永凌双膝一弯,猛地给陈阳跪在了地上,力量太大,膝盖险些把空船的甲板击穿。

  顿时,所有人都懵了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,为何陈阳不跪,反而是掌控局势的但永凌,突然间给陈阳跪下,他疯了吗?

  “但长老!”

  陨仙门一名遨星境九重修者,立刻朝着但永凌飞过去,想要把但永凌扶起,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不过,此人刚刚一动,陈阳抬手一道星芒,便将其脑袋打穿,当场死亡。

  如此一来,刚刚还蠢蠢欲动的陨仙门成员,都连忙往后退,不敢上前,害怕会被陈阳击杀。

  可是,他们看着跪地的但永凌,实在不明白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陈阳没有立刻处理但永凌,转头看向王仲谋,语气冰冷道:“王仲谋,没想到,你我竟会为敌。既然如此,别怪我杀了你。”

  王仲谋面色难看,瞥了眼但永凌,揣着一肚子的疑惑,对陈阳道:“我有今日,全靠但前辈的帮助,无论如何,我也是要追随他的。”

  “没有对错,只是立场不同。”

  陈阳淡然道,抬起手,便欲对王仲谋出手。

  “等等。”

  就在这时,夜映瑶突然叫道。

  陈阳看过去,夜映瑶道:“此人虽是敌人,但他刚才手下留情,暗中帮了我,你千万不能杀他。”

  陈阳眉毛一挑,看向王仲谋,沉吟道:“是真的?”

  王仲谋道:“我虽然追随但前辈,但有些事情,我很难下手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就给你一条活路。”陈阳冷声道:“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你自废修为,然后离开吧。”

  王仲谋愣在原地,没有动,脸上满是痛苦纠结的表情。

  陈阳冷声道:“你要我帮你?”

  “这一局,你未必就能获胜。”

  王仲谋怀着一丝希望,看了眼但永凌。

  “你根本没看清楚局势。”

  陈阳对王仲谋摇了摇头,然后看向跪在地上的但永凌,使出璃眼神瞳。

  原本跪在地上不动的但永凌,突然右手抓住了自己的左肩,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下,直接一爪把自己的整条左手臂硬生生扯了下来。

  “啊!”

  但永凌发出一声惨叫,脸上满是痛苦之色。

  因为剧痛,他从陈阳的璃眼神瞳中抽离出来,惊恐叫道:“神识攻……”

  他话没说完,璃眼神瞳再次将他控制。

  他的右手仿佛不属于他自己,又抓住了左腿,直接把左腿扯了下来,整个人跌倒在地,鲜血潺潺地流出来,场面极其恐怖、血腥。

  “是……是神识攻击。”

  王仲谋惊讶道,哪里还看不出来,是陈阳以强横的神识术法,把但永凌控制。

  可是,陈阳明明是至尊境一重,就算他的神识术法再高明,也不至于控制至尊境四重的但永凌才对。

  难道,陈阳在一重的时候,神魄已经强过了四重的但永凌。

  若是如此,也太可怕了。

  而一众陨仙门成员,看着陈阳不费吹灰之力,就让但永凌自己把手脚扯断,都心脏砰砰直跳,感到万分的恐惧。

  谁又能料到,陈阳的手段竟会如此强横。

  “快走。”

  “但长老对付不了陈阳,我们快离开。”

  陨仙门没有人愿意给但永凌留下陪葬,当即都行动起来,想要逃离此地。

  “俞谐,杀了他们。”

  陈阳淡然开口,这些人欺辱自己的母亲,他自然不会放过。

  “是,王上!”

  俞谐应了声,身形如风,朝着那些逃离的陨仙门成员追去,不过几个呼吸,就把那些人全部击杀。

  他飞回到空船上,指着王仲谋,怒喝道:“王仲谋,还不快自废修为,然后滚蛋,难道想等王上出手吗?”

  王仲谋看了眼断手断交的但永凌,此刻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  恍惚了下,他放下了手中的铁链,对陈阳道:“陈公子,还请你……”

  没等王仲谋把话说完,陈阳使出破虚掌,将王仲谋抓住,沉声道:“我母亲被打成这样,我现在非常生气,不想听你废话,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自废修为。不然,我杀了你。”

  说完,陈阳松开破虚掌,飞到桅杆上,将母亲夜映瑶救了下来,看也没看王仲谋一眼。

  不过,刚才陈阳的话,却让王仲谋心惊肉跳。

  他知道,如果自己不照陈阳所说的做,自己的下场,必然是死。

  “唉。”

  王仲谋叹息一声,倒不是后悔自己追随了但永凌,只是对此刻的处境,有种莫名的感慨。

  他星能运转,冲击经脉,便欲废掉自己的修为。

  可就在这时,躺在陈阳怀里,奄奄一息的夜映瑶,突然开口道:“不,阳儿,不要杀他,放过他吧,他也是迫于无奈。”

  陈阳终究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,沉声道:“可是母亲,你被他打得……”

  夜映瑶抓住陈阳的手腕,正色道:“阳儿,他已经帮了我,如果不是他,我现在只怕已经神形俱灭了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陈阳面露无奈之色,沉默了下,看向王仲谋道:“既然我母亲让我放过你,那你真的很幸运,可以安然无恙。不过,有关我的信息,还不能泄露,所以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。”

  王仲谋松了口气,对夜映瑶和陈阳躬身行礼道:“多谢了。”

  “啊!”

  一道凄厉的惨叫,从但永凌的口中发出,却是但永凌在剧痛之下,从璃眼神瞳的迷惑中挣扎了出来。

  他断了一只手一条腿,身负重伤,且被陈阳的璃眼神瞳所震慑,心里是万分的惊惧。

  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来守株待兔,反而被别人瓮中捉鳖。

  此时局面已经无法扳回,他没有迟疑,立刻使出了全力,腾空而起,想要溜走。

  只要能活着回到陨仙门,那么一切都好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