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312章 先祖

  张沫见自己被对方包围,面露凝重之色,不由自主躲到了陈阳的身后,紧张地看向对方一名领头模样的男子,道:“马途,租金我们已经给足了三年,你现在却要多收灵石,这简直就是抢劫。”

  那叫马途男子,打量着张沫,脸上露出淫恶的笑容:“嘿嘿,少爷提高了租金,我们也没办法,只能来收取。如果你交不上的话,少爷吩咐过,就把你带走,钱债肉偿。”

  张沫吓得哆嗦了下,咬牙切齿道:“我们有合约,你们不能违约。”

  “合约?”

  马途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,道:“合约只是给同等实力的人用的,你想和少爷谈合约,你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吗?”

  张沫面色难看,一时不知如何反驳,慌张道:“你们这就是无赖,我要告到王岛去,王岛主最是公正,绝不会让你们逞凶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周围马途的人都笑了起来,其中有人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,大老板的女儿,如今是王岛主的小妾吗?你告到王岛,到时候那些小吏,不用别人打招呼,他们自然就会乖乖把你送到少爷的手里。”

  张沫小脸惨白,吞了口唾沫,已是束手无策。

  “哼哼。”

  马途面露玩味的冷笑,瞥了眼陈阳,道:“小子,你是哪来的狗东西,别挡着我们的道,立刻滚蛋。”

  从刚才的对话,陈阳已是弄清楚了来龙去脉。

  面对马途的喝骂,他并未愤怒,平静道:“马途是吧?我想问问,我身后这位小姑娘,欠你们多少灵石?”

  马途双目一瞪,喝道:“狗东西,你难道还想替张沫出头不成?哼,我就问你,十块九品灵石,你拿得出来吗?”

  一听这话,张沫顿时跳了起来:“我的船屋,我的船,包括出海权,加起来十年也没有十块九品灵石,你现在竟然要收取这么多,简直就是欺人太甚。”

  王岛被王家掌控,一切的资源,都在王家的分配之下。

  王家的实力很强,但这里其他的家族、势力、个人,都远远不如王家。

  除了那么几个,和王家有些关系的家族,还能立足之外。

  其他的人,都是平民,甚至可说是贫民。

  张沫勤勤恳恳地工作,出海捕猎妖兽,打捞海中资源,积攒了这么多年,也只有一块九品灵石罢了。

  这还是她,减缓了修炼速度,节约下来的。

  此刻马途所说的十块九品灵石,对刚刚假府期的张沫来说,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。

  “怎么,拿不出来?”

  马途白了眼张沫,冷笑道:“既然拿不出来,那你就跟我走。”

  “十块九品灵石,拿好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陈阳扔出十块亮晶晶的灵石,落在了马途的手中。

  马途愣了下,看向手中的灵石,然后又看向陈阳,仔细打量了下,发现面前这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十分面生,不像是船屋的人。

  随手能扔出十块九品灵石,绝不是一般人,难道张沫攀上了高枝不成?

  不过,马途想到自己背后的少爷,所有的疑虑都打消,把十块九品灵石一收,对陈阳道:“狗东西,立刻滚开。”

  陈阳淡然一笑,道:“灵石已经给你,你和张沫的账已经两清。现在你既然不走,我正好和你算账。”

  “算账?”

  马途面露嘲讽之色,指了指自己,冷笑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是王岛田家的人,你竟然敢……”

  砰、砰。

  没等马途把话说完,陈阳弹指两道星芒,直接打穿了马途的膝盖,马途砰的便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敢……”

  “找死……”

  马途的同伴,都是勃然大怒,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星芒横扫,众人无不跪在了地上。

  一瞬间,马途及同伴七人,全部被废掉了双腿。

  突然倒地这么多人,栈桥、船屋的人都看过来,一见是马途等人被打,众人都连忙躲开,不想惹火烧身。

  “那人是谁,竟然敢打马途,这整条东海线都是田家的,他在这里惹事,不想活了?”

  “马途等人都是感应期,好歹也算是有些实力,却被秒了,那人绝对是个三相境的高手。”

  “三相境又如何,别忘了,田家可是遨星境七重的大老板坐镇。”

  “那不是张沫吗?这下惨了,只怕张沫也要被连累。”

  ……

  虽然周围的人离得远,但声音却传了过来,让陈阳大致弄清楚了田家的实力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,我是田永兴的人,你敢……”

  马途硬撑着站起来,张口便吼,但却被陈阳一个淡漠冷厉的眼神,直接吓得跌坐在地,脸上满是惊恐之色。

  这瞬间,他从陈阳感受到无比危险的气息,他确定,眼前之人,绝对是魄相境之上的高手。

  陈阳沉声道:“把纳戒都留下,然后滚。”

  马途等人虽然不甘心,但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,立刻把纳戒扒拉下来放在地上,然后运转真元,一溜烟的飞走了。

  “小姑娘,给你。”

  陈阳随手把纳戒都交给了张沫,把已经傻眼的张沫惊得打了个哆嗦,指了指远去的马途等人,战战兢兢道:“遭……糟糕了,他们是田家的……”

  “不用担心,我会帮你解决。”

  陈阳打断了张沫的话,问道:“小姑娘,我想问问,你知不知道,这里有个叫做厉颖的人?”

  原本还有些懵的张沫,一听陈阳提起厉颖,整个人的神色都变了,盯着陈阳,意外道:“你问厉颖干什么?”

  “你认识厉颖?”陈阳目光一亮,反问道。

  张沫低头思索了下,然后点了点头,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  “多谢。”

  陈阳道了声谢,跟在张沫后面,沿着栈桥,往最后面的一排船屋走过去。

  王岛海岸线的风浪很大,当陈阳踏上船屋的瞬间,只觉脚下船屋摇晃,一般人在这住着,只怕会从早吐到晚。

  “这是厉颖的家?”

  陈阳对走到前面的张沫问道,但是见张沫用钥匙打开锁住的船屋门,他就得到了答案。

  张沫回头道:“厉颖是我先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