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306章 仇人

  厉珞至尊境八重的修为,在整个星桥界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  甚至,无数人看好他,日后能进阶尊域境。

  可现在,一名至尊境一重的修者,竟然要他臣服,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  哪怕陈阳进阶的速度快得可怕。

  哪怕陈阳的实力,能跨越好几重境界战斗。

  哪怕这方小天地,可以护住陈阳不死不灭。

  但让厉珞臣服陈阳,他还是做不到,因为陈阳拿不出,让他臣服的理由。

  不是他不臣服任何人,而是他认为,自己效忠的主上,应该是纵横天下的超级强者,而且,能够赋予他远大的未来,让他看到希望。

  陈阳身上,这两样,都不拥有。

  沉默片刻,厉珞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陈阳,你的一切,都让人惊讶。但是,你还不够强。我厉珞,不会臣服于一个弱于自己的人,那是对我的侮辱。”

  “呵呵,你也不过比我多修炼了几千年罢了。”

  陈阳淡然一笑,硬撑着站起身来,直视厉珞,道:“你知不知道,我到达星桥界,还不到半年的时间,而我来的时候,还未进阶遨星境。”

  厉珞惊呼道:“什么?!半年,你从魄相境,到达至尊境吗?”

  陈阳没有回答,接着道:“而我在大梵界,也只待了三年的时间,三年,我从感应期,进阶至凝魄巅峰。”

  厉珞面色凝重,沉吟道:“大梵界的修炼资源,远远不如星桥界,要在三年之内从感应期到凝魄巅峰,这……不可能啊。”

  陈阳继续说道:“在到达大梵界之前,我在低阶星域的冲武星;而在我二十五岁之前,我在修炼没落的地武星。

  我所处的环境,一直不太好,如果让我一开始就在星桥界,我现在的境界,未必就会比你低。

  对于天赋,我有自信。

  只要给我三年的时间,我绝对可以超过至尊境八重。”

  厉珞倒吸一口凉气,如果陈阳的经历是真的,那就太神奇了。

  至于质疑,厉珞在发现陈阳的年龄后,就打消了。

  哪怕没有那段经历,三十多岁的至尊境一重,已经是星桥界前所未有的超级天才。

  这个人的未来,真的会很恐怖。

  “好,我相信你的未来。”

  厉珞重重点了点头,面露郑重之色,盯着陈阳,道:“但是,天赋是你的,不能给我。我可以效忠你,但你可以给我带来什么?如果,我只是你一个奴隶,毫无未来,我不如现在就死亡!”

  “奴隶,当然不是。对我忠心的部下,就是我的兄弟、亲人。”

  陈阳先纠正了厉珞的观点,然后道:“你先等等,我给你一份星诀,你看过之后,再做决定。”

  说完,不等厉珞反应,陈阳进入识海中,翻开《仙魔道典》,找了一门还算高明的星诀。

  当然,和《九转星辰诀》《三府混元经》《圣霜源天录》比起来,还是有非常大的差距。

  但陈阳相信,这门被浩澜真人收录进入《仙魔道典》中的星诀,肯定碾压星桥界的所有星诀。

  厉珞看过之后,不可能不心动。

  篆刻灵牒后,陈阳把灵牒扔给了厉珞。

  厉珞接住灵牒,狐疑地看了眼陈阳,心想难道一门星诀,就能改变自己的人生不成?

  月华圣府作为星桥界最顶尖的势力,其中掌控的星诀也是最顶尖的,厉珞现在修炼的星诀、神通,可说是很难找到能够超越的。

  抱着怀疑的心态,厉珞打开了灵牒。

  看了开头,他整个人就愣住。

  作为一名至尊境八重的强者,他颇有见识,一眼就看出来,手中的这门星诀,非同一般。

  关键是,星诀不止是高明玄妙,其中还有多处他看不懂的地方,更是蕴含某种特殊的理论,完全不是他目前修炼的星诀可以相比。。

  厉珞接着看下去,眼睛光芒越来越盛,最后一只淡漠无表情的他,脸上竟是露出了一抹激动兴奋的笑意。

  整部星诀,字数并不多。

  但厉珞看了很长时间,还没看完。

  看到一半的时候,他沉思片刻,将灵牒关闭,目光灼灼地看向陈阳,不敢相信,这样一门高明的星诀,怎会出自陈阳的手中。

  而且,根据情况来分析,他可以判断出,星诀并非陈阳从神圣星路带回来的,而是现场篆刻。

  也就是说,星诀是放在陈阳的脑子里。

  这简直不可思议,一个至尊境一重,来自不知名低阶星域的家伙,竟然掌握了如此玄妙的星诀!

  “怎么样,我给你的这门星诀,比之月华圣府的星诀,如何?”

  陈阳见厉珞看过来,开口问。

  厉珞嘴角抽搐了下,正色道:“月华圣府最高明的星诀,与之这门《元素灵脉经》相比,不过是……垃圾罢了。”

  倒不是厉珞看不起月华圣府,的确是差距太大。

  陈阳眉毛一挑,对厉珞道:“与《元素灵脉经》同等级的神通、秘法,我手上还有很多,而整个星桥界,甚至是神圣星路的秘密,我也知道很多。

  你如果真的对我效忠,以后你得到的东西,绝对可以让你进阶尊域境,甚至更强。

  我想,你现在,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抉择。

  要么,死在这里;

  要么,效忠于我。”

  厉珞看了眼手中的灵牒,眼中露出决然之色,突然单膝跪地,咬了咬牙,朗声道:“厉珞愿效忠主上,绝无二……”

  “且慢。”

  陈阳打断了厉珞的话。

  厉珞一脸不解地看向他,皱眉道:“什么意思,你耍我?”

  “不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道:“月华圣府对你有培育之恩,我和你的师傅夏萱更是敌人。

  现在,你为了自己的前途,就要效忠我,这很难让我相信,你是真的臣服。

  所以,我希望,你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。

  不然,我会防备你,日后,你也不可能得到,我手中最珍贵的宝物。”

  厉珞明白过来,低头沉默了下,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,道:“其实……夏萱是杀害我双亲,灭我家族的仇人,我刚才想要请求你的事情,就是杀了夏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