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292章 疑点重重

  “左隐寒!怎么会是左隐寒!”

  陈阳惊呼一声,不敢相信,自己提炼出来的至尊魂,竟然是左隐寒的模样。

  那张脸,他实在太熟悉,绝不会有错。

  这就是左隐寒,不是别人。

  “那个洞府中的至尊境修者,是左隐寒?”

  “不,不对,洞府已经很多年,不可能是左隐寒。”

  “更何况,左隐寒不是至尊境。”

  陈阳看着悬浮在面前的至尊魂,皱起了眉头,沉吟道:“如果左隐寒没有进阶至尊境,那哪里来的至尊石?难道他就在几年的时间内,从遨星境一二重,进阶了至尊境,这怎么可能?”

  陈阳思索了好一会,越想越疑惑。

  而且,从那个洞府中离开的时候,老李yù言又止,似乎有所隐瞒。

  难道,老李当时就已经知道,至尊石是左隐寒的?

  可如果老李知道的话,为什么不告诉自己?

  陈阳想了好久,既然解不开谜团,他干脆就不想了,直接把那道至尊魂吞噬进入识海中,定时冲击至尊境。

  如今永恒令上的数字是六,也就是说,陈阳还能在云鉴星停留六天。

  六天的时间,他希望能够冲击进入至尊境。

  吞噬至尊魂后,左隐寒的种种意志、领域、感悟、经历等等,全都映shè进入了陈阳的神魄。

  他有种奇异的感觉,这些东西对自己有种特殊的亲和力,并不需要特意去参悟,自然而然就有所领悟。

  而神魄也在吞噬至尊魂之后,迅速壮大起来。

  整个过程,十分顺利,没有任何的阻碍。

  按理来说,即使有至尊魂的辅助,要想进阶至尊境,也会花费至少一个月的时间,但令陈阳没想到的是,他只是花了短短五rì,便顺利进阶了至尊境。

  进阶至尊境的刹那,至尊神魄形成,识海那种游荡的神魄,变得十分凝练,和陈阳已是完全一模一样的形态,宛若实物。

  陈阳能感知到,神魄壮大了千倍万倍,对于力量的感知、运用等等,都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。

  不仅如此,他的星能也暴涨。

  更可怕的是,就连火龙领域也达到了三重。

  风镜奥义也晋升为一重领域。

  这一切,都显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怎么回事,为何一个至尊魂,能够让我达到这样的提升?”

  陈阳出关后,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感知自己的力量,而是对此次提升,感到疑惑。

  他觉得,至尊魂中的力量,仿佛直接融入了自己的体内,而不是辅助自己,或者是让自己参悟。

  可是,那至尊魂明明是左隐寒的,理应与自己排斥才对。

  这一切,都太古怪了。

  “老李还没觉醒,只有等他醒来,才能知道答案。”

  陈阳进入识海,看着《仙魔道典》中,已经恢复形态的老李,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疑惑,开始感知自己的力量。

  此次最大的提升,自然是神魄。

  他确定,自己现在的神识力,即使是面对至尊境四重,也可以用璃眼神瞳将对方迷惑。

  至于战力,全力出手,使用苍穹之怒,可以干掉至尊境五重。

  六重的话,就有点看运气了。

  “这次实力提升,等回到月华圣府,救雪薇的机会也就更大了。”

  陈阳心里暗道。

  砰轰。

  就在这时,突然,房门被人从外面轰破。

  一群人鱼贯而入,其中为首之人,却是廖远的儿子廖炎潼。

  “陈阳,你屡屡与我父亲作对,现在便是你人头落地的时候。”

  廖炎潼冷喝一声,眼神充满杀意,对身后之人吩咐道:“上,把这小子的脑袋斩下来,带给廖广!”

  见此,陈阳知道,廖远是按捺不住,开始动手了。

  不过,按照时间来看,现在廖广应该已经解毒恢复了过来,为何廖远还敢出手?

  陈阳正思索,对方一群人一拥而上,其中有一名遨星境八重的修者,显然是专门来对付他的。

  别说陈阳现在进阶了至尊境,就算他遨星境的时候,这些人也不是对手。

  他弹指十几道星芒,涌上来的那帮人,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全部被打穿了心脏,当场死亡。

  一脸得意的廖炎潼,顿时愣住。

  他完全没想到,局面竟然会这样,陈阳弹指间,把自己这边的人,全部都击杀,一个不留。

  这小子,怎么会如此强横?

  来不及想太多,廖炎潼转身连忙朝着外面跑去。

  但他刚转身,却见陈阳出现在面前,拦住了出门的道路,吓得他打了个冷战,慌忙道:“别,别杀我。”

  陈阳弹指两道星芒,打在廖炎潼的双膝,廖炎潼砰咚跪在了地上,一脸畏惧地看着陈阳,瑟瑟发抖。

  “廖家主吃了我的解毒丹,最近两rì,应该已经恢复,你们为何还敢出手造反?”

  陈阳盯着廖炎潼,沉声问道。

  “啊!”

  廖炎潼惊呼一声,哭丧着脸道:“他吃了你的解毒丹?他这两rì闭门不出,难道不是毒发了吗?”

  “愚蠢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一脚把廖炎潼踢飞,也不管其死活,径直走出了房间。

  显然,这两rì廖广闭门不出,并不是毒发,而是已经痊愈,正在调养身体,恢复到最佳状态。

  这个时候,廖远去找廖广,无疑是自寻死路。

  砰轰。

  陈阳刚走出门,只见廖家大殿的方向,传来响动,两道人影冲天而去,正是廖广和廖远。

  “怎么可能,没有袁征祷的解毒丹,你……你的毒怎么解了?”

  廖远一脸惊讶地看着廖广,疑惑道。

  “你绝不会想到,陈阳是一位高明的炼丹师。”

  廖广面sè难看,沉声道:“三弟,现在你若是回头,还有机会,何必执迷不悟。”

  “哼,事已至此,我没得选了。”

  廖远冷哼一声,眼中露出怨恨之sè,咬牙切齿道:“如果不是陈阳,你现在已经毒发身亡,廖家就是我的了。”

  廖广道:“你若是行止端正,我把廖家给你,又有何妨?”

  “说得好听,你以为我会信?”

  廖远冷喝道,突然看向陈阳这边,面露杀机,猛地冲过来,怒道:“陈阳,你坏我好事,我要杀了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