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289章 袁丹师

  

  一夜过去。收藏本站

  令陈阳完全没想到的是,修炼的效果,比他预期的好了太多,他竟是进阶了遨星境八重。

  还有二十九天,如果不出意外,他觉得自己进阶遨星境九重绝对没问题。

  手中还有至尊石,提炼至尊魂之后,说不定有机会冲击至尊境。

  到时候,以至尊境的修为,返回月华圣府,救杨雪薇的机会,就大了许多。

  他不打算浪费时间,当即便欲继续修炼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,外面却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。

  嘎吱。

  房门打开,站在门口的廖君辰愣了下,一脸狐疑地盯着陈阳,道:“陈公子,你……你的胡子怎么不见了?”

  陈阳摸了下已经恢复的面容,笑着道:“之前为了躲避仇家,所以易容,现在才是我的本来面貌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廖君辰喃喃了句,见陈阳突然面容变幻,英俊潇洒,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陈阳问道:“对了,你这么早来找我,有什么事吗?”

  廖君辰道:“陈公子,袁丹师马上就要到达,你说的毁元丹,得让他鉴定一下。”

  “你不相信我?”陈阳笑了起来。

  廖君辰连忙解释道:“不不不,我不是不相信陈阳,而是……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见廖君辰吞吞吐吐,陈阳问道。

  廖君辰皱眉道:“昨天我回去后,把毁元丹的事情告诉了父亲,谁知道消息传到了三叔那里,今天一大早,三叔就找我,说我污蔑他,让我今天把毁元丹交给袁丹师鉴定。”

  陈阳眉毛一挑,沉吟道:“我确定那是毁元丹,如果廖远敢把丹药交给袁丹师鉴定,那么只有两种可能。

  第一,袁丹师并非有真才实学,无法鉴定;

  第二,袁丹师已经被廖远收买,会帮廖远说谎,证明毁元丹是蕴脉丹。”

  廖君辰沉思道:“袁征祷丹师是整个云鉴星最高明的炼丹师,是云鉴星的丹药权威,他应该能认得毁元丹。”

  陈阳道:“那么,这位袁征祷丹师,十有**是被廖远收买了。他不仅会撒谎,说这是蕴脉丹,还会给你父亲炼制假的解毒丹药。”

  廖君辰面色难看,道:“毁元丹事小,但若是父亲无法解毒,那可怎么办。”

  陈阳沉思了下,问道:“伯父中的毒,应该是千年青吧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廖君辰惊讶道。

  “从他的症状判断的。”

  陈阳面露凝重之色,千年青是一种极为稀有的剧毒,中毒之后,修者的修为会会逐渐散尽,然后肌肉、骨骼枯萎,逐渐死亡。

  按理来说,达到至尊境的层次,修炼成至尊神魄,完全可以在毒性完全发作之前,夺舍重生。

  这千年青却不同,不仅是身体,就连神魄也会中毒。

  哪怕是换一具躯体,一样会死。

  廖君辰一脸希冀地看向陈阳,问道:“怎么样,陈公子,你有没有办法?”

  陈阳问道:“你们搜集的,是那些灵草?”

  廖君辰道:“顽石草、养神花、绫罗菇、不念草……”

  “够了。”

  不等廖君辰说完,陈阳便道:“不用别的,只要有顽石草和不念草,我便可搭配其他的灵草,炼制出解毒丹。”

  “真的!”

  廖君辰一脸惊讶之色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  毕竟整个云鉴星,也就只有袁征祷可以炼制解毒丹。

  袁征祷,那是至尊境六重的修为,至尊级的炼丹师。

  而陈阳,能行吗?

  “君辰,袁丹师已经到了,你还不快去正殿。”

  就在这时,陈阳昨天见过的那位廖炎潼,在不远处喊道。

  不等廖君辰回答,廖炎潼便一脸冷笑地离开。

  昨天陈阳已经了解过,这位廖炎潼是廖君辰的堂兄,正是廖远的儿子。

  “走吧,我跟你一起去会会这位袁丹师。既然廖远昨天想杀我,那我今天,就陪他玩玩。”

  陈阳玩玩一笑,对廖君辰道。

  廖君辰还有些发愣,听到陈阳的话,回过神来,两人立刻便前往正殿。

  正殿中,此刻廖广、廖远、袁征祷、廖炎潼等人,已是齐聚于此。

  廖广面露感激之色,对坐在身侧的袁征祷拱手道:“袁丹师千里迢迢而来,廖广不尽感激,事成之后,必然重谢。”

  “廖家主,大家老相识了,无需客气。”

  袁征祷摆了摆手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给人十分友善的感觉。

  旁边的廖远,嘴角闪过一抹冷笑,暗道:“廖广,现在让你高兴,等你吃了袁征祷的丹药,到时候,哼哼。”

  “袁丹师,事不宜迟,我这就让人把灵草取来,请你开炉炼丹。”

  廖广被“千年青”折磨已久,此刻一切就绪,饶是他老成持重,却也按捺不住。

  袁征祷摆了摆手,道:“不急,我听说令嫒有枚丹药,需要我鉴定,等我鉴定了丹药之后,再炼丹也不迟。”

  闻言,廖广皱了下眉头,看向廖远,却见廖远把头转开,闭目养神,根本没看自己。

  他不知道毁元丹的真假,此刻心里却希望那真是蕴脉丹。

  廖远终究是亲弟弟,廖广不想撕破脸皮。

  “来了。”

  廖炎潼指向门外,兴奋道。

  只见门外,陈阳和廖君辰,走进了大殿中。

  廖君辰对众人行礼之后,和陈阳一起,坐到了下首的位置。

  “君辰,听说你有枚丹药需要我鉴定,现在拿出来吧。”

  袁征祷看向廖君辰,开门见山道。

  廖君辰不敢迟疑,当即把毁元丹从纳戒中取出,整瓶都交给了袁征祷。

  袁征祷取出丹药,仔细观察了下,脱口而出道:“这不就是蕴脉丹吗?”

  闻言,廖广松了口气。

  袁征祷的话就是权威,至少证明,廖远虽然对家主之位有野心,但还没丧心病狂到伤害廖君辰。

  至于陈阳的说法,或许是他判断错误。

  袁征祷把丹药放入丹瓶,对廖广问道:“廖家主,这的确是蕴脉丹,现在竟然有人质疑,我想知道,是哪位高明的丹师提出的这个质疑?”

  廖广不动声色道:“只是别人的传言罢了,袁丹师切勿当真。”

  “大伯,这可不是传言。”

  这时,廖炎潼站了出来,指向陈阳,道:“那位质疑蕴脉丹的人,就在这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