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284章 还活着

  “好强的星能!”

  陈阳身旁,遨星境五重的宣飞,一脸惊讶地看着他,不敢相信,这个遨星境一重的修者,星能居然比自己还强。

  如果不是此刻四象汇灵阵吸收能量,导致陈阳的星能外泄,他或许还发现不了。

  他眼眸一沉,对陈阳道:“你隐藏了境界!”

  “嗯?”

  宣飞的惊呼声,被不远处的夜神翼听见。

  原本此刻周围能量汹涌,夜神翼没发现陈阳的异样,但此刻看过来,他顿时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,陈阳的星能竟是恐怖至极,即使是和遨星境九重的修者相比,也丝毫不逊色。

  难道这个人的真实境界,是遨星境九重?

  如果真是如此,那他来这里干什么,即使在玄古镜的实验中活下来,月华圣府保证的也只是遨星境九重。

  此人已经达到,他前来此地,必然另有目的。

  此刻各种能量涌动,夜神翼也能量外泄,感知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却是没发现陈阳的星能波动十分熟悉。

  不过,就算他真的发现,也不会联想到陈阳的头上。

  因为在垂悬谷的时候,他亲眼看到,陈阳自爆成了灰烬,没有丝毫活命的可能。

  所以,一个死了的人,他自然不会想到,就是眼前的奥巴牛。

  “你隐藏境界,所欲何为?”

  夜神翼走到陈阳身旁,沉声问道,语气中充满了警告。

  此刻他想起陈阳对自己的恭敬、拍马屁,他觉得,陈阳必然是另有所图,自己被欺骗了。

  旁边的宣飞目光一亮,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,连忙道:“夜神翼大人,此人是在利用你,他根本和你不是老乡,他进如月华圣府,说不定是为了捣乱,你可要你小心,不要被他牵连了。”

  夜神翼可不敢让陈阳捣乱,不然的话,在这种局面下,他也会受到惩罚。

  他面色越发阴沉,对陈阳道:“你最好不要乱来,这里至尊境、尊域境不少,轮不到你撒野。”

  “夜前辈,你别误会,我……”

  陈阳还想解释,但却被旁边的宣飞打断,冷声道:“误会,你是在侮辱夜神翼大人的智商吗?”

  “哼!”

  夜神翼冷哼一声,转身走开,道:“奥巴牛,不管你是谁,你若是乱来,那就死。”

  若是在外面遇上陈阳,夜神翼会忌惮。

  但在这里,陈阳若是出手,厉珞绝对能在他击中夜神翼之前,将他制服。

  看着面色冷峻的夜神翼,陈阳不禁皱眉,心头遗憾道:“如果能不参加实验,和夜神翼交好,便有机会接近夏萱,可惜,现在这个机会,没有了。”

  旁边的宣飞,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,冷笑道:“哼哼,奥巴牛,我虽然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,但看样子,你的计划落空了。”

  陈阳瞥了眼宣飞,懒得理会对方,目光看向了四象汇灵阵。

  “哼!”

  宣飞冷哼一声,狠声道:“玄古镜实验的时候,你最好别和我单独落在一起,不然,我会杀了你。”

  陈阳瞥了眼宣飞,不知道这个家伙,哪来的自信说出这种话。

  轰隆隆……

  就在这时,突然滚滚巨响,从玄古镜中传来。

  不是玄古镜发出的声音,而是来自玄古镜之内。

  仿佛玄古镜中,有一方小世界,声音立体感极强。

  于此同时,天空中的四象、漩涡,周围席卷而来的能量,都渐渐趋于稳定。

  “玄古镜已启动,尔等拿着永恒令,立刻进入玄古镜中。”

  眼看玄古镜的镜面平衡下来,厉珞朗声开口,挥手一百个巴掌大小的令牌,分别落入了陈阳等一百人的手中。

  而令牌的背面,有个灵牒,其上记录了如何使用这个叫做“永恒令”的令牌,主要作用是通信,可以跨越区域和空间的限制。

  眼看玄古镜玄妙之极,镜面虽然平静,但却能量汹涌,一时间原本跃跃欲试的实验者们,此刻都有些犹豫不决。

  厉珞眼中闪过冷芒,沉声道:“让你们来,就是实验的,如果谁现在想退出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一名至尊境八重的强者,说出这句话,可谓是威慑力巨大。

  哪怕有人心打退堂鼓,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  “还不快行动。”

  夜神翼催促道。

  “此次前来,就是博一个机缘,若是活着,希望月华圣府不要亏待我。”

  第一个走出来的,正是宣飞。

  他虽然能量被阵法吞噬,但还是保留了一些,当即腾空而起,飞向玄古镜。

  在触碰到玄古镜的瞬间,镜面出现了波纹,随即宣飞犹如堕入水中一般,消失在玄古镜之中。

  看样子并没有什么大碍,当即众人接连飞向玄古镜。

  陈阳别无办法,只能也朝着玄古镜飞去,同时在《仙魔道典》中,飞快翻找有关镜子的信息。

  可惜老李陷入了沉睡,不然的话,老李在这里,立刻就会知道,玄古镜到底是什么宝物,进入其中又会有什么结果。

  在触碰到玄古镜的瞬间,陈阳只觉剧烈的能量波动传来,时空出现扭曲,仿佛进入了一条隧道中,感觉和使用传送阵非常相似。

  难道玄古镜,真的是传送阵?

  眼前一黑,陈阳失去了意识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刺眼的光芒照射下,他猛地睁开眼睛,

  “还好没死!”

  发现自己还活着,陈阳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只要命还在,一切就好说。

  不过,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,突然一把剑刃,悬停在他的脖子上。

  冰冷而兴奋的声音响起:“我们竟然会出现在同一片区域,这可真是我的意外之喜。”

  陈阳抬头一看,发现那说握剑之人,正是宣飞。

  他丝毫不着急,朝着周围看了眼,除了茫茫树林之外,并没有其他人。

  他问道:“其他人呢?”

  宣飞面露不悦之色,冷声道:“你已经死到临头,还有工夫去关心别人,真是愚蠢。”

  “这边有人!”

  “快,发现恶贼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突然有人从空中飞落而下,人数不少,把陈阳和宣飞团团包围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