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170章 我来还

  当明白领便当的意思之后,杨定坤眼中闪过浓烈杀意,转身便欲对陈阳出手。

  夜神宗的黑衣人立刻拦在两人之间,对杨定坤拱手道:“杨兄!”

  杨定坤眼眸凝缩了下,狠狠地瞪了眼陈阳,飞身往金乌车而去,传来声音:“陈阳,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的。”

  陈阳不置可否一笑,看向那名黑衣人,道:“对了,你回去告诉夜神翼,冰火岛上,我会在冰火交界之地等他,到时候,希望他能来。我会让他知道,欺负我妈的下场,会有多惨。”

  虽然陈阳还没看过冰火岛的地图,但既然叫这个名字,他便认为应该有冰火交界之地。

  面对他的威胁,那黑衣人倒是没有像杨定坤一样动怒,一双绿油油的眼睛,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化作一道黑影,嗖的便返回了夜神宗上空的厉魔船。

  紧接着,金乌车也飞走。

  “陈阳太狂了,居然敢挑衅杨定坤、夜神翼。”

  “妖行宗、战神宗、夜神宗,现在都要杀他,他若是敢进冰火岛,就死定了。”

  “他还敢和夜神翼约战,不知死活啊。”

  “他的确很强,但现在却显得太张狂自大了,唉,真不知道,他还能活多久。”

  “对了,他是夜神翼的外甥,他母亲是谁?”

  “这就只能问他了。”

  ……

  全场陷入一片议论声中,众人认为招惹了无上宗门榜天榜第一、第二、第六的宗门,已是必死之局。

  不过,正当喧哗之时,突然一艘巨大的骨船飞来,停在了方舟的旁边。

  骨船和金乌车、怪兽空船的结局一样,在方舟旁边,显得特别渺小。

  “蛮娑宗!”

  人群立刻就认出了这艘骨船,无不面色骤变,暗想难道陈阳不止招惹了战神宗、妖行宗、夜神宗,还有蛮娑宗也要对付他?

  不过转念一想,已是必死之局,多一个蛮娑宗,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  “陈阳!”

  一声厉喝响起,只见骨船之中,飞出一名身披妖兽皮的强者,气势古朴苍劲,宛若一尊洪荒猛兽般,矗立在空中,给人巨大的压力。

  此人是蛮娑宗的蛮老,仅次于宗主的存在,遨星境一重修为,名为元鬣钿。

  “应天啸呢,是不是被你杀了?”

  元鬣钿开门见山,盯着陈阳,喝问道。

  陈阳瞥了眼方舟,既然收了应天啸为部下,总不能因为其曾经是蛮娑宗的人,而遮遮掩掩。

  他当即通过方舟熔炉,和方舟内的应天啸商议,应天啸决定和元鬣钿见面。

  方舟下光束一闪,应天啸和另外几名拜服陈阳的蛮娑宗成员,一起出现。

  见此,所有人都露出惊讶之色,不知为何应天啸等人,会和陈阳同行。

  陈阳看了眼应天啸:“你们自己谈谈吧。”

  应天啸点了点头,对一脸惊讶的元鬣钿一拱手,面露愧疚之色,恭敬道:“蛮老,应天啸对不起蛮娑宗,投入了陈阳的门下,对于蛮娑宗的恩情,应天啸感激不尽,日后,蛮娑宗若有驱策,应天啸定然万死不辞。”

  什么,投入陈阳门下!?

  闻言,全场无不大惊。

  应天啸也算是大梵界鼎鼎大名的人物,居然投入陈阳门下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  陈阳,到底有什么魔力?

  “应天啸,你竟然背叛蛮娑宗!”

  元鬣钿面露惊怒之色,指着应天啸,暴喝道。

  应天啸一脸愧疚,深深鞠躬,没有抬头,沉声道:“蛮老,我也颇为无奈,此事……唉!我也不多解释,是我对不起宗门。”

  元鬣钿怒道:“蛮娑宗培养你,你却投敌,这简直罪不可恕。”

  应天啸没有反驳,他知道自己理亏。

  陈阳也没有帮应天啸争辩,因为此刻的局面,是应天啸早晚要面对的。

  沉默了下,应天啸眼中闪过决然之色,对元鬣钿道:“蛮老,我有负于蛮娑宗,我是在蛮娑宗成长起来。现在,我自废修为,作为惩戒。”

  应天啸好不容易,才达到现在半步碎空境的境界,自废修为对他来说,简直比死还惨。

  可是,他愧对蛮娑宗,只有这样,他才能稍稍心安。

  见此,会场之人,无不对应天啸敬重。

  虽然他投入陈阳门下,但这毕竟只是一个人生选择,他并没有做对不起蛮娑宗的事。

  现在,他自废修为,却是对得起蛮娑宗。

  不过,元鬣钿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,冷喝道:“你以为,自废修为,就能解决问题吗?

  话音落下,元鬣钿猛然出手,一道强横的掌影,能量狂暴,直奔应天啸而去。

  虽然大会现场,禁制打斗。

  但是,这对无上宗门榜靠前的宗门来说,并不是绝对的限制。

  更何况,元鬣钿有清理门户的借口。

  眼看掌影落下,陈阳犹豫了下,并未出手相助。

  首先,这道掌影,不足以击杀应天啸;

  其次,若是帮应天啸挡住掌影,应天啸只会觉得更对不起蛮娑宗;

  最后,承受这一掌,也算是帮应天啸摆脱蛮娑宗的恩情,日后避免有心结。

  眼看掌影落下,应天啸的目光中,闪过一抹酸涩,但很快变为坚定。

  他在蛮娑宗,虽然得到了不少修炼资源,但也付出了很多。

  可现在,他并未作出对不起蛮娑宗的事情,却遭到了这样的对待。

  这让他,对蛮娑宗死心。

  不过,面对这一掌,他并未出手,而是生生承受了下来。

  砰轰。

  鲜血飞溅,应天啸划过残影,嗖的朝着下方坠落。

  陈阳立刻飞过去,将应天啸接住,只见应天啸满身鲜血,伤势极为惨重,险些就丧命。

  他眼中闪过冷芒,抬头看向元鬣钿,沉声道:“应天啸受了你这一掌,和蛮娑宗的恩情,已是划清。你若是再敢对应天啸出手,我绝不会放过你!”

  “小子,你真以为自己有多强吗?真是无知。”

  元鬣钿面露不屑之色,接着道:“另外,应天啸对我们蛮娑宗欠下的,永远也还不清。”

  “还不清,那我来还,你们要什么?”

  陈阳放下应天啸,喝道。

  元鬣钿面露不屑之色,冷笑道:“三块赤星石,你拿得出来吗?”

  无上宗门榜排名前十的宗门,最多也就储存了两三块赤星石,让陈阳拿出三块赤星石,在众人看来,是绝不可能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