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154章 吃里扒外

  陈阳天赋异禀,战力恐怖至极,日后成就不可限量。

  现在,他作为虞家的客卿,那么以后,就可能真正加入虞家,为虞家撑起一片天。

  这样的天才,虞家族老、内使、外使,当然不愿意,看着他在眼皮底下,被熊雷给击杀。

  更何况,陈阳杀了熊战,并没有违规,双方协定了是生死决战。

  此刻熊雷报复,完全是出于私心。

  阻拦熊雷,众人也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,并不理亏。

  可虞家众人,万万没料到的是,大家追上去的瞬间,岩擂竟然会封闭起来。

  这可是遨星境三重及以下修者,无法破开的阵法,封锁之后,虞家的遨星境强者,都被拦下来。

  虽然虞家还有那么几位遨星境四重的强者,但如今都在闭关。

  在场,只有虞天庆是遨星境四重。

  虞家众人的目光,都看向了虞天庆,本欲请虞天庆出手的几人,都立刻打消了念头。

  控制岩擂的阵旗,就在虞天庆的手中。

  现在岩擂被封锁,自然是他干的。

  众人虽然不明白,他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他封锁了岩擂,显然是在帮熊雷,想要给熊雷创造击杀陈阳的机会。

  “二族老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虞灵烟越众而出,也不顾自己晚辈的身份,对虞天庆怒吼道。

  砰轰。

 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,突然一声巨响,从岩擂中传来。

  她吓得身体一颤,连忙回头看去。

  岩擂中,熊雷突然出手,陈阳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仓促凝聚了一道破虚掌,但终究没能抵御住强横的力量,被击中后,整个人倒飞出去。

  鲜血在空中飞洒,陈阳速度极快,嗖的化作一道黑影,轰隆一声,撞击在岩石间形成的光幕上。

  光幕剧烈波动,陈阳身体微微下陷,却不能冲出光幕。

  显然,虞天庆不止封锁外部,也封锁了内部。

  他不仅不给虞家强者救陈阳的计划,还不给陈阳脱离岩擂的机会,着实是狠毒。

  众人看向陈阳,只见他身体周围浮现被打碎的掌影,波动了下,然后消散。

  而熊雷的强横攻击,能量汹涌震荡开,冲击在陈阳的身上,令他身体不断颤动,口中涌出鲜血,组成岩擂的岩石,也在剧烈地颤抖。

  见陈阳已是身负重伤,虞家众人都不禁皱眉,担忧不已。

  果然,他纵然再逆天,面对遨星境三重修者的时候,终究不能再创造奇迹了。

  “熊雷,你这是违规,你住手。”

  “熊雷,你若是杀了陈阳,我们必然禀报万法道宗,说你们霸武帝国破坏竞宝挑战!”

  “住手!”

  虞家众强者,围绕在岩擂之外,纷纷对熊雷发出怒喝。

  熊雷瞥了眼被封锁的岩擂,并没有在意虞家众人喊声,面色冷厉地看向陈阳,眼中满是杀机,道:

  “这场竞宝挑战,本不关你的事,你却要多管闲事;

  你管了闲事,也不该杀我们霸武帝国的人;

  你杀了人,却更不该的是,展现出如此惊人的天赋。

  我不仅恨你,更感到了你未来可能造成的威胁。

  所以,你,必须死!”

  “住手,熊雷,你若说杀他,我们虞家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  虞灵烟瞪着熊雷,怒吼道。

  熊雷眼中闪过冷芒,笑道:“哼哼,虞灵烟,你以为自己是谁?不过,你放心,他这么狂妄嚣张,我不会,让他死得那么轻松的,我会慢慢,将他蹂躏至死。”

  说完,熊雷收回目光,然后又抬头道:“对了,还得谢谢你们二族老。”

  这句话,对虞家众人打击巨大。

  虞灵烟再次看向虞天庆,眼神中满是厌恶,喝问道:“二族老,你疯了吗,陈阳为了我们虞家战斗,你居然想害死他。”

  其他虞家之人,此刻也皆是对虞天庆怒目而视,认为他这是吃里扒外。

  或许,虞家这边,唯一支持虞天庆的人,就是杨逸风了。

  虞天庆此刻感到了巨大的压力,但他故作镇定,宁愿背负骂名,也要借熊雷之手,把陈阳杀掉。

  这至少,比亲自出手杀了陈阳,名声能更好点。

  “天庆兄,竞宝挑战你们虞家获胜,这点毋庸置疑。”

  这时,熊霸野的声音响起。

  他示好之后,对虞天庆一拱手,然后指着靠在岩擂光幕上的陈阳,沉声道:“至于此人,接连杀害我们霸武帝国之人,还请你主持公道。”

  虞灵烟怒不可和,喝道:“生死对决,大家都是自愿,什么叫杀害!?熊霸野,你休得歪曲事实!”

  熊霸野并未理会虞灵烟,只是看向虞天庆,等待一个答复。

  虞天庆眼中闪过坚定之色,平静道:“竞宝挑战与此事无关,此人接连杀人,故意挑起霸武帝国和虞家的争端,我非常怀疑他的动机。现在,让熊雷把他制服,我们再好好审问。”

  话虽说是制服,但熊雷又岂会留下陈阳的性命。

  虞天庆,摆明是要害死陈阳。

  虞家众人气得咬牙切齿,但面对虞天庆,却束手无策。

  虞灵烟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天河令,怒吼道:“二族老,我现在手握天河令,命令你立刻打开……啊!”

  没等虞灵烟把话说完,他面前人影一闪,只见杨逸风嗖的出现在她面前,速度极快地夺走了天河令,然后交到了虞天庆的手中。

  虞天庆手握天河令,冷声道:“灵烟,你说的天河令,在哪里?”

  虞灵烟没想到,他们居然做得如此过分,他指着虞天庆和杨逸风,怒喝道:“陈阳好心相助,你们二人却心肠歹毒,想要置他于死地,简直是丢尽了我们虞家的脸。”

  虞天庆嘴角抽搐了下,但事已至此,他也别无选择,当即坚定信念,沉声道:“灵烟,陈阳很可疑,我只是想调查清楚罢了。”

  面对如此无赖的答案,虞灵烟气得浑身颤抖,虞家其他人也愤怒到了极点。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就在这时,突然,一道张扬的笑声,从岩擂之中传来。

  众人看向岩擂,发现大笑之人,竟然是陈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