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104章 漫天魔族

  夜骅明知陈阳识破自己的行迹,但还是故作不知,道:“陈公子,你在说什么,我……听不懂。”

  “听不懂,那就算了。”

  陈阳玩味一笑,道:“加快速度给我带路,我想快点见到我小师妹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夜骅背后直冒冷汗,忙点头应了声,加快速度往前进,心想如何从陈阳身边脱身,并且把陈阳杀死在夜神宗。

  沿途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夜骅在一处石屋前停下。

  石屋门口有一名体相前期修者,疑惑地看着满身鲜血的夜骅,躬身行礼道:“少宗主!”

  “开门。”

  夜骅沉声道。

  那魔族不敢多言,当即取出一把钥匙,打开了封锁石屋的铁门。

  在铁门开启的刹那,铁门和石屋表面流转淡淡光芒,然后消散,显然是开门后,某种禁锢阵法随之关闭。

  陈阳迫不及待地看向石屋内,只见小师妹盘膝坐在石床上,正在修炼。

  听到动静,陶小桐猛然睁开眼睛,目光中原本是凝重之色,但在看到陈阳的瞬间,眼神变成了明亮,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意。

  “大师兄!”

  她腾地从床上一跃而起,飞扑到陈阳的面前,脚步墩柱,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,低头道:“大师兄,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  “哈哈,小师妹没迷路就行。”

  陈阳抬手揉了揉小师妹的脑袋,见小师妹没事,他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他接着问道:“对了,小师妹,你怎么落到这里了?”

  陶小桐皱了下眉头,道:“我迷路了……然后乱闯,遇上了……对,就你旁边这个人,他说他叫夜骅。”

  指了指夜骅,陶小桐接着道:“我打不过他,被他抢走了夜魔塔,然后带到了这里来。不过奇怪的是,他并没有伤害我,而是把我关起来,每天让人劝我归顺夜神宗。”

  陈阳问道:“没人伤害你吧?”

  陶小桐摇了摇头:“除了最初被夜骅打伤之外,后来没人再打过我。”

  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目光一转,冷冷地看向夜骅。

  夜骅打了个哆嗦,噗通跪在了地上,对陶小桐道:“小美女,之前都是误会,我和你师兄是表兄弟,我不知道你是他师妹,才对你动手的,求你们别杀我。”

  “啊!”

  一声惊呼响起,只见守卫此地的那名魔族,一脸震惊地盯着跪地的夜骅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

  他看了眼令悟鳯,语气颤抖道:“令长老,这……”

  “没你的事,别说话,别动。”

  令悟鳯瞥了眼那魔族,沉声道。

  那名魔族吞了口唾沫,站在墙角,不敢动弹。

  “大师兄,他真是你表兄弟?”

  听了夜骅的话,陶小桐一脸意外地看向陈阳。

  陈阳点了点头:“严格说起来,他是我的表哥。”

  “这个人很讨厌。”

  陶小桐皱了下眉头,道:“不过,既然是你的表哥,那就别杀他了,把夜魔塔拿回来就是。”

  陈阳沉默了下,把夜魔塔取出,交给陶小桐,然后看向夜骅,道:“小师妹帮你求情,今天就饶过你。不过,你知道太多的秘密,我不能把你留在夜神宗,我要把你带走。”

  听到前半句话,夜骅心头暗喜。

  可后半句话,令他面色立刻就垮了下来。

  被带走,谁知道会受到怎样的酷刑,这可比直接杀了,还让夜骅感到恐惧。

  他慌忙道:“表弟,我发誓,我绝不会……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没等夜骅把话说完,陈阳一把抓住了夜骅的后颈,带着小师妹和令悟鳯,往外走去。

  那个靠在墙角的魔族,一脸茫然地看着夜骅被带走,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陈阳原路返回,从雕像下的拱门飞出。

  出来瞬间,他看到外面已是被夜神宗的魔族给堵住,漫天魔族云集,森然的魔气将天空染黑,气势阴冷,盖压而下。

  魔族那边,除了之前见过的夜冷之外,有两名半步碎空境出现,傲然而立,一脸杀意地盯着陈阳。

  如果是陈阳一个人出来,毫无疑问,夜神宗人会立刻出手,直接把陈阳轰杀。

  但是,因为陈阳此刻把夜骅提在手中,对方投鼠忌器,不敢贸然出手。

  夜骅看到那两名半步碎空境的强者,犹如见到了救星,但却不敢多说一句话,只能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  “看来,你的求助有效果了。”陈阳松开夜骅,道:“留在这里别动,我把他们解决了,我们就走。”

  “是,表弟,我绝不动。”夜骅一脸严峻道。

  此刻他身负重伤,连一成实力也发挥不出来,有令悟鳯在旁边盯着,倒也不用担心他逃走。

  陈阳目光一转,看向漫天魔族,眼中闪过冷芒,道:“是一起上,还是一个个来。”

  “好大的口气!”

  一声暴喝,从其中一名半步碎空境修者口中传来。

  此人面色阴鹜狠戾,也是夜家之人,名为夜伏天,实力强横,当年在建立夜神宗的时候,帮夜神翼打天下,立下汗毛功劳。

  夜神宗建立后,他一直闭关修炼,除了夜神翼之外,其他人都不清楚他的境界达到了什么程度,只知道他比夜骅还强。

  见夜伏天出面,令悟鳯立刻在陈阳的耳边,低声讲了夜伏天的来历。

  见此,夜伏天指着令悟鳯,怒喝道:“令悟鳯,枉宗主培养你,你居然吃里扒外!”

  令悟鳯没有多言,他不能暴露陈阳的身份,不然的话,除非把夜神宗的人杀光,不然陈阳是夜映瑶儿子的消息,早晚会被夜神翼知道。

  虽然陈阳闯入夜神宗,也是把夜神宗得罪。

  但和陈阳的身份机密相比,闯入夜神宗也就算不得什么大事了。

  “哼,令悟鳯,我杀了此子之后,再杀你!”

  夜伏天见令悟鳯不吭声,冷哼一声,指着陈阳道:“小子,有本事你放了夜骅,然后与我一战!”

  “看来,你是夜神翼的走狗,既然如此,那我便杀了你。”

  陈阳看向夜伏天,冷声道。

  夜家那些帮过夜伏天的人,对陈阳来说,都是仇人。

  因为,他们曾今禁锢夜映瑶,将夜映瑶逼得离开夜家,险些丧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