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103章 暗中传信

  夜骅打了个激灵,生怕把陈阳激怒,忙不迭道:“遨星境,我爹是遨星境三重。”

  “遨星境三重!”

 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,他一直以为夜神翼是遨星境一重或两重,没想到,居然达到了三重。

  看来,夜神翼的天赋,的确是很高。

  不过,如果是遨星境三重的话,为何之前夜映瑶与之战斗,夜神翼却没把夜映瑶击败。

  毕竟,夜映瑶当时才刚刚三相合一,进阶碎空境,就算她天赋异禀,也不至于能跨越两重对战夜神翼而不败。

  见陈阳陷入沉思,夜骅又补充道:“他是刚刚进阶遨星境三重的,只有几个人知道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看向令悟鳯,问道:“令前辈,大梵界其他宗门的碎空境,实力如何?”

  令悟鳯魔气面庞上的两只红眼闪过凝重之色,沉吟道:“战神宗、妖行宗、霓裳冰宫、蛮娑宗的宗主,都是遨星境二重。整个大梵界,其他遨星境的修者,都是一重。”

  陈阳面色微变:“这么说,夜神翼的实力,在整个大梵界,已是最顶尖的了。”

  “如果没有隐藏强者,他就是最强的了。”令悟鳯点头道。

  陈阳沉思道:“既然如此,看来此次大梵界会,夜神翼的目标,定然是争夺无上宗门榜天榜第一,取代战神宗的位置。”

  令悟鳯赞同道:“虽然夜神翼等遨星境的强者,都去了星桥界历练,但他们的根基终究在这里。在星桥界站稳脚跟之前,他们是不会放下大梵界的事业。而且,即使在星桥界站稳脚跟之后,也需要大量的人手相助。”

  闻言,夜骅观察了下陈阳和令悟鳯的脸色,主动说道:“我爹说过,等他在星桥界立足,他会把夜神宗的核心成员带过去,在那边建立夜神宗的总部。”

  陈阳目光一凝,看向夜骅,道:“那你爹如今在哪里?”

  夜骅道:“他去了星桥界,已经很久没回来。他说是去探索某处秘境,在大梵界会之前,他是不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他知不知道我的身份?还有,我母亲的下落,他查到没?”陈阳接着问道。

  夜骅道:“你的身份,是我的猜测,夜神宗没有其他人知道。另外,小姑姑的下落……”

  陈阳冷喝道:“别叫小姑姑。”

  夜骅缩了缩脑袋,道:“令堂的下落,我爹是要追查的,但因为探索秘境,暂时搁置。”

  听到这话,陈阳稍稍松了口气。

  他现在最担心的,就是母亲的安危,如果被夜神翼发现行踪,母亲这次连逃走的机会也没有,因为夜神翼进阶了遨星境三重。

  但夜骅的话,陈阳并没有完全相信。

  他使出璃眼神瞳,将其迷惑后,发现夜骅说的话都是真的,却是有些出乎意料。

  说话间,陈阳三人传送出了方舟。

  此时夜神宗的人,已是聚集在方舟周围,黑压压的一片,没有进攻,但个个都十分警惕。

  “少宗主!”

  “令长老!”

  原本疑惑的夜神宗成员,眼看从方舟中出来的人,是夜骅和令悟鳯,无不露出意外之色。

  为首是夜神宗的副宗主夜冷,是夜神翼的族叔,如今魄相巅峰的境界,为人老成持重,已是放弃突破境界,负责主持夜神宗的常务。

  “夜骅,你受伤了!”

  夜冷见夜骅受伤,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连忙便迎上去。

  虽然夜神宗的人凶横,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感情。

  就拿夜冷来说,他就十分宠溺夜骅这个侄孙。

  眼看夜冷靠近,夜骅生怕惹怒了陈阳,导致自己挨打,他连忙道:“冷爷爷,我有急事,等会再来见你。”

  话音落下,夜骅对陈阳使了个眼色,和令悟鳯一起,三人往夜神翼的雕像飞去。

  “这是夜神翼的雕像?”

  陈阳看着前方的巨大雕像,沉声问道。

  夜骅点了点头,苦笑道:“我爹为人很浮夸,喜欢搞这些派头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陈阳冷笑一声,并未多言,和夜骅从雕像下方的巨大拱门,进入了雕像内部。

  “怎么如此着急?”

  眼看夜骅急匆匆的样子,夜冷皱了下眉头,但并未在意。

  这个侄孙,他颇为了解,为人倨傲,并不把他这个长辈放在眼里,此刻的表现很寻常。

  不过,夜骅不在意自己的伤势,倒是有些出人意料。

  这小子,可是很怕疼的。

  “事情似乎有些古怪。”

  夜冷面露疑惑之色,看着飞入雕像中的夜骅,捕捉到一个细微的动作,顿时面色剧变。

  夜家的核心成员,互相间有个暗中传递危险信号的方式。

  这个方式很简单,就是眼睛往右看,左耳跳动。

  细微的动作,别人很难看到,但有心人,却会注意到。

  刚才,夜冷就发现了这个信号。

  “不好,看来夜骅遇到了危险,可到底是什么危险?”

  夜冷陷入沉思,暗道:“令悟鳯和他在一起,且他是半步碎空境,那名不知来历的青年也就是魄相巅峰,怎么看,他也不像被人挟持。这到底,是怎么回事?”

  思索了下,夜冷没有得到答案。

  他不再多想,立刻往高空中飞去,绕到了夜神翼雕像的后方。

  在那里,是夜神宗一处隐秘的闭关之处。

  夜神宗还有两名半步碎空境强者,就在那里闭关,且这两人,都比夜骅更强。

  既然夜骅解决不了问题,那么,只能请动这两人了。

  ……

  陈阳三人进了雕像内的通道,沿途有夜神宗的弟子守卫,见到夜骅和令悟鳯,无不恭敬行礼。

  但众人对陈阳的身份,颇为疑惑。

  陈阳神色平静,继续往前飞去,笑了笑,对夜骅道:“刚才的信号很独特。”

  夜骅心头咯噔一跳,脸上露出茫然之色:“什么信号?”

  “我本以为,你对我有问必答、言听计从,已是放弃了反抗。没想到,你却暗中作祟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眼中闪过冷芒,右手握紧了方舟熔炉,沉声道:“不过,别说现在夜神宗只有半步碎空境,就算碎空境来了,我也一样杀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