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088章 方舟内部

  “尊器!居然是尊器!”

  “怪不得夜骅这么狂,他不止是半步碎空境,还拥有尊器。”

  “可是,我听说夜魔塔在几千年前便失踪,如今,怎会突然再次出现在夜骅的手中?”

  “当然是他找到了。”

  “之前夜映瑶不是出现在苛摩星吗,应该是她把夜魔塔带回去,然后被夜神翼夺走。”

  ……

  当夜骅承认手中是夜魔塔,全场一片激烈的议论声。

  夜骅手中托着缩小的夜魔塔,扫了眼下方其他宗门的强者,脸上满是傲慢之sè,嘴角勾起不屑的笑意。

  此刻,他夜骅傲视群雄,无人能与之为敌。

  文孽、薛九娘、应天啸等人,无不面sè凝重,对夜骅的实力感到棘手。

  徐长天虽然没有被重伤,但刚才处于绝对的下风,当着万亿人丢脸,此刻他面sè憋得通红,眼神中满是愤怒,但却无处发泄。

  因为,他打不过夜骅。

  夜骅右手一握,手中魔气席卷,那夜魔塔瞬间便消失在他的掌心之中。

  他双手负在背后,俯视下方的徐长天,傲然一笑:“徐长天,服气了吗?”

  徐长天咬了咬牙,脸上满是冷厉之sè,并未回应夜骅,冷哼一声,把头转开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夜骅笑了几声,看向其他人,道:“文孽、薛九娘、应天啸、云扬,我在你们前面,进入邪王殿,你们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
  众人无言,此刻就算介意,又能如何。

  夜骅不再多言,看向夜神宗的人,身形一动朝着邪王殿放shè的光束飞去,道:“走。”

  他话音落下,夜神宗的人如一道黑sè旋风,席卷过大地,随之而去。

  夜骅率先进入光束,消失不见。

  接着,令悟鳯、翟煌及其他人夜神宗的人,先后传送进入了邪王殿中。

  其他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,心中羡慕、不甘的情绪交织,但无能为力。

  “走。”

  待夜神宗进入邪王殿,徐长天冷喝一声,率领战神宗的修者,到达光束中,进入邪王殿。

  虽然刚才落败,但徐长天并不服气。

  在他看来,自己的落败,只是因为夜骅的夜魔塔太强,而不是夜骅自身的实力。

  这个仇,必须报。

  接着,妖行宗、霓裳冰宫、蛮娑宗、影舞宗等宗门,按照无上宗门天榜的顺序,接连进入了邪王殿。

  当无上宗门,全部进入邪王殿后。

  整个大地,陷入了寂静中,所有人Jǐng惕地看向周围,都没有贸然而动。

  无上宗门实力强横,他们进入邪王殿,无人阻拦。

  可其他人,此刻若是想进入邪王殿,将要面对的,就是万亿人的拦截。

  现场平静,但气氛凝重,战斗一触即发。

  人群中,一名戴着兜帽的女子,抬头朝着邪王殿放shè的光束看了眼,眼中露出凝重之sè,暗道:“陈阳也来了,那么多强者进入邪王殿,也不知,他能否应对。”

  此女,正是林柔。

  她沉默了下,脸上露出担忧之sè,暗道:“另外,夜魔塔明明在小桐那里,为何会出现在夜骅手中。难道,小桐出现了意外?”

  就在女子暗自思索的时候,人群中突然有人飞向邪王殿下的光束。

  一有人动,战斗顿时就爆发。

  万亿人朝着邪王殿下飞去,左右前后,所有人互相攻击,场面极为惨烈。

  终于,有人突围而出,到达了光束下。

  就在他以为,自己能够顺利进入邪王殿的时候,光束释放出一道雷电,轰隆一声,瞬间把那人轰碎成为黑sè的齑粉,连血肉也不剩。

  这一幕,把众人都惊呆了。

  那名散修是魄相巅峰的境界,就这么被轰杀。

  其他人若是过去,后果可想而知。

  不过,也有不信邪的。

  可当第二个、第三个,直到几十上百人被雷电击杀后,全场都停了下来,不敢向那光束靠近。

  众人不解,为何刚才无上宗门可以轻松进入,大家现在千辛万苦,却要被雷电击杀?

  一时间,全场停下来,皆是望着光束在思索。

  “光束下,不能出手?不,不对,应该是,不能有战意。”

  已是挤在人群前列的林柔,目光一亮,身形一动往光束飞去。

  这次,没人阻拦她。

  在众人看到了,她会被光束击杀。

  接着,林柔到达了光束中,点点光斑闪烁,林柔消失不见。

  顿时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  这是什么道理,为何别人可以进入邪王殿,自己却不可以。

  ……

  陈阳进入方舟之内,本以为内部会是宫殿的建筑形式,却不料全都是黑sè钢铁通道,四通八达,俨然就是宇宙飞船的形态。

  “老李,我该怎么走?”

  陈阳在通道前停下,并没有贸然前进,因为他无法确定,前面是否会有危险。

  老李沉吟道:“方舟内部结构,每个人炼制不同,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该怎么走。不过,你若是想要控制方舟,那你现在应该到达控制室。一般情况,方舟的控制室在正方体朝上的锥点,所以现在,你往上走即可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根据通道的坡度,选择往上的岔道前进。

  走了一段距离,前方竟是出现了死路。

  识海中,老李道:“不是死路,应该是门,后面是个特殊的房间。”

  陈阳走到铁壁前,只见铁壁与通道相连,没有任何的缝隙,也没有特殊的符文,怎么看也不像是一道门。

  正当陈阳疑惑的时候,老李道:“方舟的主体,都一模一样,但内部结构会有很大的不同,也会有很多阵法。眼前这个阵法,不算太难,我教你如何打开。”

  “果然是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”陈阳笑道。

  “我可不老,顶多几十万岁吧。”老李白了眼陈阳,接着便告诉陈阳如何开启阵法。

  陈阳照办后,那面光滑的铁壁,表面荡漾开一圈圈的涟漪,扩散向四周,中间透明,隐约能看到内部的空间。

  他往前走去,直接穿过了涟漪,铁壁对他毫无阻碍。

  当他身影消失,铁壁上的涟漪也归于了平静,铁壁恢复光滑黑暗,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