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085章 他就是陈阳

  身后掌影袭来,陈阳眼中闪过精芒,并没有使出风镜奥义闪避,那样的话,后面的人立刻就会追上来群起攻之。

  他还需要,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  他没有动,等待掌影的接近。

  虽然只是瞬息间,但这瞬息,让他前进了更远的距离,更接近了方舟之门。

  眼看徐长天的掌影,就要将他击中。

  这时,他释放三种法相及火龙奥义,星能力量发挥到极致,反手一道破虚掌,拦截向身后的掌影。

  砰轰。

  破虚掌将掌影拦截,能量席卷爆裂,呈环形往四面冲击而去,席卷其海浪般的尘埃,推向四面八方。

  能量冲击,各大宗门正好环绕四周,立刻拦截。

  “怎么可能,居然拦住了徐长天的攻击!”

  “这人是谁?”

  “火龙奥义、穿梭虚空的掌法,这……难道是大梵小界会上,那个叫叫做陈阳的人?”

  “啊!是他?”

  “不可能,陈阳是魄相前期,此人是魄相巅峰。而且,距离大梵小界会才几个月,他不可能提升三重境界。”

  众人惊呼连连,目光全都锁定陈阳。

  战神宗、妖行宗、霓裳冰宫、蛮娑宗等宗门,此刻也都感到意外,毕竟徐长天的实力在那摆着,刚到的攻击,足以击溃一般的魄相巅峰修者。

  可是,却被对方挡了下来。

  根据攻击方式,当时观看过大梵小界会的强者,都确定,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陈阳。

  “哼!”

  徐长天冷哼一声,再次出手,攻了上去。

  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修者挡住自己的攻击,他只觉面上无光,当即加强了攻势,要直接拿下陈阳的性命。

  眼看徐长天气势暴涨,众人皆是以为,前面那人必死无疑了。

  不过,就在这瞬间,只见另一道身影,出现在邪王殿投射下的光束中。

  那人的模样,和徐长天攻击之人,一模一样。

  下一刻,徐长天掌影直接将那人轰杀。

  可他立刻就感应到,自己杀掉的,不是本体,而是一道镜像。

  第一击被抵御,第二击落空,这让徐长天觉得自己丢尽了脸。

  他怒火中烧,充满杀意的目光看向陈阳,却见光束闪耀点点光斑,释放出一道奇异的力量。

  接着,陈阳消失不见。

  现场安静了下来,但众人的心里,却都不平静。

  下一刻,全场哗然。

  “是镜像,那个人绝对是陈阳。”

  “如果只是星能、掌法相似,可能是师出同门,但火龙和镜像,绝对是陈阳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,短短几个月,他居然从魄相前期进阶魄相巅峰!”

  “十有八九,他在大梵小界会的时候,压制了境界。”

  “绝对是这样。”

  “不过,徐长天两次攻击都没将他拿下,他的实力,的确是强横。”

  “可是,他去了哪里?”

  ……

  听到这些话,影破风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,心想别人永远不会知道,陈阳的天赋,到底有多么可怕。

  至于徐长天,的确很强,但和碎空境比起来呢?

  就连林苑秋,也被陈阳所杀。

  徐长天又算得了什么。

  “果然是他!”

  萧偌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看向邪王殿放射下的光束,脑中浮现出陈阳的面容。

  刚才到达此地,她就已经有所感应。

  但她只是瞥了眼陈阳,但并不确定。

  此刻,她心中再次想到自己对陈阳特殊感应。

  这件事,让她最近是焦头烂额。

  尚景宫这边,段甯馨见陈阳也来了,脸上露出喜色。

  可没等她高兴,旁边的段蕴秀便沉声道:“甯馨,我警告你,若是陈阳出现,你胆敢和他说一句话,我就杀了他。”

  段蕴秀实力不弱,在魄相巅峰中也排得上号。

  她这句话,让段甯馨面色变得无比难看,皱眉道:“姑姑,陈阳并未有错,你能不能……”

  段蕴秀冷声道:“他结识你,想连累我们尚景宫,这就是错。”

  段甯馨气得面红耳赤,自知争辩不了,只得闭上了嘴巴。

  ……

  “消失了?”

  徐长天喃喃了句,他本欲追上去轰杀陈阳,但没想到,对方居然直接消失。

  他一腔怒火无处发泄,周身星能剧烈波动,狂暴的战意,让周围的人,都不敢靠近。

  不过,他很快便压制了怒火,目光一转,看向后方的布言,沉声道:“刚才那人,你们似乎认识。”

  布言面露凝重之色,当即上前道:“启禀徐宗主,刚才那人,就是我之前给您提到过的陈阳。”

  “他就是陈阳!”徐长天眼中闪过意外之色,沉吟道:“他的境界、实力,和你所说的,差距很大。”

  “他应该是隐藏了境界,之前袁道龙失踪,十有八九是被他所杀。”

  布言沉吟道,后悔当初没有亲自追杀。

  虽然陈阳刚才表现很出人意料,但若是全力出手,他相信,自己可以把陈阳击杀。

  “杀我战神宗的人,居然还能活着!”

  徐长天眼中闪过冷芒,已是决定,无论如何,也要拿下陈阳的性命。

  接着,他陷入沉思,思索陈阳到底去了哪里。

  不止是他,此刻各大宗门的人,都在思索这个问题。

  就在这时,突然又有一名魄相巅峰修者,突然冲出人群,速度极快地朝着邪王殿下的光束飞去。

  众人定睛一看,只见那人是一名散修,在大梵界颇有名气,叫做丁狂。

  不过,任你名气再大,抢在十大宗门前,胆敢接近邪王殿,无疑是自寻死路。

  谁也不信,这次,丁狂还有陈阳那样的好运气。

  可是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十大宗门都看向丁狂,但却没有一个人出手。

  其他人不明白怎么回事,但徐长天、文孽、薛九娘等人,都非常清楚,大家试想确认,那道光束是否就是邪王殿的门。

  丁狂一路畅通无阻,直接飞到了邪王殿下的光束,只见光束升腾起点点光斑,随即丁狂便消失不见。

  “果然如此,光束便是邪王殿的门!”

  徐长天面露喜色,但并没有立刻追上去,而是目光一转,看向了其他宗门的文孽、薛九娘、应天啸等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