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075章 深入冰层

  见王衍帮自己说话,廖舒舒松了口气,连忙上前对林苑秋道:“前辈,那陈阳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之徒,他竟然恶毒地杀害了启嗔公子,后来还想杀我。如果不是启嗔公子舍己为人,出手相助,我只怕也难以活命。我……欠启嗔公子一条命。”

  “哼!”

  面对廖舒舒的说辞,林苑秋冷哼一声,目光转向冰法窟的洞口,沉声道:“陈阳呢?”

  廖舒舒松了口气,忙道:“那恶棍应该会追上来,他对我有非分之想,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  顿了下,廖舒舒脸上露出哀求之色,对林苑秋道:“前辈,无论如何,你也要杀了陈阳,求你了。”

  “聒噪!”

  林苑秋瞪了眼廖舒舒,一脸厌恶的表情。

  廖舒舒缩了缩脑袋,看出这老太婆凶恶,不敢多言,连忙躲到了王衍的身后,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,盯着王衍。

  这种套路,王衍早已见惯,只是淡淡地看了眼廖舒舒,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。

  他想了下,冷淡道:“廖舒舒,等杀了陈阳,随我前往天书门。”

  一听这话,廖舒舒大喜过望。

  她没有去大梵小界会,但在影舞宗,她还是听说了很多相关的信息,知道天书门是星桥界七十二地星势力之一。

  若是能去天书门,自己岂不是也能成为天书门的弟子,那可就一步登天了。

  廖舒舒没想到,自己没参加大梵小界会,居然能有这等好事。

  不过,王衍接下来的一句话,立刻让她心如死灰:“我正没好的礼物,可以送给余前辈,现在变把你送给余前辈,你去给余前辈侍寝吧。”

  闻言,余晟捷目光一亮,点了点头,很是满意王衍的做法。

  廖舒舒的面色变得惨白,她虽然水性杨花,但喜欢的都是身强体壮、年轻帅气的男子。

  余晟捷虽强,可垂垂老矣,去侍寝,廖舒舒实在提不起兴趣。

  不过,她转念一想,若是能得到余晟捷的喜爱,不也是一条路吗。

  如此想着,她顿时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  她看了眼冰法窟的洞口,低声对王衍道:“王公子,待会你们杀陈阳的时候,也把影破风杀了。那小子十分可恶,不是好东西。”

  “影破风想为他哥哥报仇,这次,我就把他一起杀了。”

  王衍点头道,在他眼里,影破风不足为惧。

  “有人出来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林苑秋盯着冰法窟洞口的眼中闪过冷芒,沉声道。

  王衍和廖舒舒,都朝着冰法窟的洞口看去,却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子。

  余晟捷道:“正在上来,快到了。”

  林苑秋目光一凝,猛地朝着冰法窟中飞入,道:“管你是何人,先杀了再说。”

  “走,跟上去。”

  余晟捷一声令下,带着王衍和廖舒舒,也跟上去。

  虽然他和陈阳没什么恩怨,但陈阳实力强横,使用的神通、神识术法都很玄妙,他很想得到那些东西。

  或许,那些秘籍,都在陈阳的纳戒中。

  所以,余晟捷才会跟上去。

  正在往上飞行的陈阳,在林苑秋进入冰法窟通道的瞬间,立刻就感应到。

  之前,他不确定林苑秋和余晟捷的境界。

  但这次,在林苑秋爆发出绝对速度的瞬间,他感应到了碎空境的气机。

  他确定,对方绝对是碎空境。

  不过,让他感到疑惑的是,虽然同样是碎空境,可对方的能量波动,比当时刚刚进阶碎空境的夜映瑶差了许多。

  至于和楚荀纣想必,更是天壤之别。

  “难道,不是完整的碎空境?或者,是受伤了?”

  陈阳心里疑惑,但并没有工夫思考这个问题,立刻掉转方向,原路返回冰法窟,对影破风道:“走,有碎空境强者追来,很可能是王衍的人。”

  “啊!”

  一听碎空境,影破风面色剧变。

  要知道,碎空境强者,在大梵界就是最顶尖的。

  整个影舞宗,只有宗主是碎空境。

  影破风曾今见过宗主出手,那绝对是移山倒海之威能,魄相境再强,也不可与之相提并论,能被弹指间毁灭。

  两人连忙返回冰法窟,可冰法窟茫茫一片冰雪世界,放眼望去全出雪白,要看到他们两人,实在太容易了。

  “到冰层底部去。”

  陈阳飞入一片冰水之中,加速往下冲,破开冰层,也不管到了下方多远,一直往下而去。

  影破风紧随其后,两人很快便消失,从冰面看不见二人的踪影。

  这时,林苑秋、余晟捷等人,进入冰法窟,放眼望去,已是不见陈阳二人的踪影。

  “帮我找。”

  林苑秋冷喝一声,立刻在冰法窟中搜索陈阳的踪迹。

  可是,整个冰法窟,就是一个地底的冰雪世界,广袤无垠,想要地毯式搜索,完全不可能。

  找了一会,不见陈阳踪迹,林苑秋气得咬牙切齿。

  王衍生怕自己被迁怒,连忙上前献计道:“林前辈,冰法窟只有一个出入口,我们只要守住洞口,就不怕陈阳不出来。”

  林苑秋冷声道:“哼,他一辈子留在冰法窟,难道我守一辈子?”

  王衍讪笑了下,只能闭嘴。

  林苑秋看向王衍和廖舒舒,沉声道:“你们二人,去给我搜索他们的踪迹。”

  王衍心头咯噔一跳,面露苦色。

  他不是陈阳的对手,万一真的碰到陈阳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余晟捷站出来,不悦道:“林老怪,你让王衍搜索陈阳的,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?”

  林苑秋目光凝缩了下,终究要顾忌余晟捷,看向廖舒舒,冷声道:“你去找,找不到,你就给我一直留在冰法窟吧。”

  廖舒舒眉头紧锁,哭丧着脸看向王衍,想要求助。

  王衍哪里帮得上,把头转开,只当没看见。

  “还不快去。”

  林苑秋冷喝一声,把廖舒舒吓得发抖,连忙转身朝着冰法窟中飞去。

  她又委屈又愤怒,但却无能为力。

  见廖舒舒去了,林苑秋转身便往冰法窟外飞去,道:“我们在外面等,这次,我无论如何,也要杀了陈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