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069章 冰法窟

  陈阳出了洞府,只见章经纶悬停在万丈深渊之上的空中,拱手道:“陈阳,林长老让我请你前往剑堂。”

  “想让我当华擎剑门的掌门?”陈阳直接问道。

  章经纶点了点头,正色道:“如今剑门群龙无首,其他人都不足以重任,只有你的实力,可以撑起华擎剑门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:“大梵小界会之时,我得罪了无上宗门榜第一的战神宗和第三的蛮娑宗。之前他们来找我,就是要杀我。若是我当了华擎剑门的掌门,对剑门来说,并不是好事,反而是灾难。”

  章经纶道:“这点,我们已经了解过。若是真的要战,华擎剑门愿意陪你。”

  陈阳眼中闪过精芒,随即摇头道:“现在还没必要。”

  没等章经纶劝说,陈阳换了个话题,问道:“对了,之前我让你帮忙找的九芪黄菱草和精噬阴花,可有消息了。”

  章经纶皱眉道:“你真的不考虑一下……”

  “还不是时候。”

  陈阳这句话,至少给了章经纶希望。

  他不再劝说,从纳戒中取出一块灵牒,道:“最近刚得到这地图,很巧的是,在一处秘境中,九芪黄菱草和精噬阴花都有。当年有人去过,但还未成熟。现在,正是这两种灵草成熟的时候,此刻前往,便可找到。”

  陈阳当即看了地图,上面对九芪黄菱草和精噬阴花的位置,都标注得十分清楚。

  不过,从地图上来看,那叫做“冰法窟”的地方,十分危险。

  没有机关、没有阵法、没有妖兽。

  但是,那里自然环境恶劣,光是极寒的冰川,要想穿过就至少是魄相后期才能做到。

  至于天然形成的一些冰灵兽,更是战力达到魄相巅峰的层次,而且是魄相巅峰中极强的存在。

  根据地图显示,九芪黄菱草和精噬阴花的位置,只是冰法窟的中段。

  在冰法窟的末段,应该会更危险,那里也会有更加珍贵的宝物。

  但是,地图没有记载路线。

  陈阳决定,若是时机合适,便尝试探索。

  “多谢。”

  陈阳道了声谢,当即便决定启程,前去冰法窟。

  那两种灵草,能够救治昏迷的苏子宁,陈阳一直牵挂于心,此刻终于有消息,当然不会拖延。

  但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,又有人拜访。

  这次,是夏桑。

  章经纶看了眼夏桑,当即很识趣地便告辞离去。

  “陈师兄,我今天来,是把珠子交给你。”

  夏桑直奔主题,从纳戒中取出慧莲珠,放在了陈阳的门口,然后便拱手道:“多谢陈师兄屡次相助,又帮我们夏家报了仇。珠子送给你,告辞。”

  说完,夏桑转身便离开。

  “诶,夏师妹,你……”

  陈阳喊道,可夏桑头也不回地远去。

  他却不知,夏桑自认为配不上陈阳,心里颇为哀伤,并不敢多和陈阳交流,担心自己会陷得更深。

  “多谢。”

  叫不住夏桑,陈阳只得道了声谢。

  他隔空御物,看着漂浮面前的慧莲珠,沉吟道:“两颗慧莲珠都到手,现在可以炼制天地慧根莲,使用后,可令我连进两阶,达到魄相巅峰。

  不过,现在当务之急是前往冰法窟,天地慧根莲,等回来之后再炼制。

  可问题是,慧莲珠不能放在一起,该怎么携带。”

  正当陈阳疑惑,老李道:“很简单,把两颗慧莲珠,分别放在两个无主的纳戒中。纳戒没有你的能量,即使你带着,两颗慧莲珠也是隔离开,不会产生排斥。”

  “妙计。”

  陈阳当即照办,把慧莲珠收好之后,立刻便前往冰法窟。

  冰法窟位于天寒星域的极寒星。

  极寒星常年覆盖冰层,整个星辰都是白雪皑皑,冰霜呼啸,没有任何的陆地,也没有任何陆生植物。

  简单来说,整颗星辰,就是一块巨大的冰晶。

  这颗星辰十分寒冷,三相境之下的修者来了,就连低温也承受不住,即使是运转星能也未必能抵御。

  虽然这颗星辰颇有些水生资源,但因为艰辛的条件,并没有人在这里定居。

  这颗星辰,几乎没什么人。

  此刻,在茫茫冰川之上,有座高耸的冰山,完全由冰晶凝聚而成,是透明的形态。

  在冰山之上,一叶扁舟漂浮,一辆马车悬空。

  那扁舟的船舷上,坐着一名妩媚的女子。

  那马车门口,有一名身着儒衫的男子悬空而立。

  这两人,正是桃花谷的林苑秋,和天书门的余晟捷。

  在林苑秋的身后,有一名男子,其妖艳程度,超过了林苑秋,正是启嗔。

  余晟捷的身旁,则是王衍。

  自从大梵小界会之后,王衍和启嗔都去了星桥界修炼。

  他们的境界,早已是魄相后期的极限,所以一个月的时间,在大量资源的辅助下,两人都进阶了魄相巅峰。

  他们的天赋本就不差,相当于花了一个月时间冲关,一切都在常理之中,并不经验。

  此次他们返回,桃花谷和天书门联手,给两人一个历练探索的机会。

  目标,冰法窟。

  “去吧。”

  林苑秋看了眼身后的启嗔,笑眯眯道。

  启嗔点了点头,幽怨的目光瞥了眼王衍,从扁舟上一跃而下,往冰山飞落。

  余晟捷对王衍道:“放下成见,你二人联手,足以到达冰法窟的末段。”

  “是,前辈。”

  王衍对余晟捷行了一礼,飞落在冰山之上。

  在冰山的山巅,有个冰窟窿,进入之后是个通道,在冰山山体之内蜿蜒曲折,最后到达冰法窟。

  “王衍哥哥。”

  启嗔看向王衍,柔声道。

  王衍打了个冷战,沉声道:“今日联手,我也是逼于无奈,你跟着我走就行,别给我添麻烦,也别肉麻。”

  启嗔笑着点了点头,一脸温柔道:“我只要跟着王衍哥哥,就满足了。”

  “能别说话吗?”王衍皱了下眉头。

  启嗔咬了咬嘴唇,脸上露出幽怨之色,一双眼眸盯着王衍,让王衍心底发颤。

  “行了,跟着我。”

  王衍无奈地摇了摇头,一跃进入了前往冰法窟的通道之中。

  启嗔紧随其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