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067章 如捏死蚂蚁

  就在众人猜疑陈阳会用什么手段闪避追龙杀剑芒的时候,只见陈阳右手抬起,凭虚而握。

  “是穿梭虚空的掌影!”

  众人心头一惊,立刻就知道,陈阳要使用的,是刚才握住何曙的破虚掌。

  可是,破虚掌的力量虽强,终究比不上追龙杀,陈阳到底在想什么?

  正当众人如此想的时候,陈阳五重火龙奥义,体之法相、精之法相、魄之法相都释放出来,破虚掌的力量,立刻把黑剑士的追龙杀压制了下去。

  局势瞬息变化,众人皆是目瞪口呆。

  尤其是看到陈阳身后的魄之法相,这比陈阳之前表现出的其他手段,更加令人感到惊讶。

  毕竟,别人领悟魄之法相,都是魄相巅峰也未必,可陈阳现在居然就凝聚了。

  这,就是天赋的差距啊!

  就在众人心惊之时,破虚掌一把抓住了龙头形态的追龙杀剑芒。

  那龙头巨大,比破虚掌还宽大了几分,撞击在掌影上,咆哮嘶吼,猛地往前窜动,似乎想要把破虚掌撞破。

  不过,破虚掌的力量,显然更强,猛然握紧,五指直接潜入了龙头剑芒之中,将其撕裂。

  轰隆隆……

  巨响震荡,破虚掌在陈阳的控制下,撕裂龙头剑芒后,横向一拍,追龙杀剑芒便彻底溃散,化为能量乱流四散冲击。

  接着,破虚掌去势不减,直奔黑剑士而去。

  黑剑士瞪大的眼中,满是惊骇之色,和刚才的自信和狂傲,判若两人。

  他不敢相信,一名魄相中期修者,战力居然比自己强这么多,这让纵横大梵界已久的他,感到力不从心。

  他自知不敌,反正何曙的报酬已经拿到手,他也没恋战,身形一动便往华擎剑门之外飞去。

  “打伤三丰前辈,还想走吗?”

  陈阳冷喝一声,右手往前探出,破虚掌消散,然后出现在更远的地方,将黑剑士拦截了下来。

  他现在的境界,已经能控制破虚掌穿梭几千米的距离。

  若是再加上风镜奥义,五千米之内,可以掌控自如。

  破虚掌拦住黑剑士,一掌抓去,近在咫尺的黑剑士根本无处可躲,连忙挥动手中骨剑刺向掌影。

  他使出了追龙杀神通,但却没能完全凝聚,就被破虚掌打碎。

  然后,汹涌狂暴的掌影,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身上,在他往后倒飞的瞬间将他握住。

  砰轰。

  能量爆裂,黑剑士整个人被捏扁,没有了呼吸,穿过能量乱流,垂直往地面跌落。

  看着那自由落体的尸体,整个华擎剑门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目瞪口呆。

  陈阳击败何曙,轻而易举。

  可没想到,击败名扬星海的黑剑士,一样是轻而易举。

  这两个境界比他高的修者,在他的面前,被随意拿捏,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。

  砰轰。

  黑剑士的尸体,重重的落在地上,原本就被捏扁的身躯,摔得四分五裂。

  众人看着这一幕,都有种恍然的感觉。

  陈阳表现出的力量、手段、天赋,都完全超过了大家对修炼的认知。

  这一切,仿佛都不真实。

  解决了黑剑士,陈阳对全一道长拱手道:“三丰前辈,剩下的,看你如何处置。”

  全一道长也没想到,陈阳居然能碾压黑剑士。

  听到陈阳的话,他才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,目光落在了何曙等人的身上。

  何曙心头咯噔一跳,眼中闪过惊惧之色。

  他本以为黑剑士出马,谁也挡不住。

  可不料,竟被陈阳直接捏死了。

  那感觉,像是捏死了一只蚂蚁。

  此刻局势变化,何家、坤御派都处于绝对的劣势,若是开战,没有丝毫胜算。

  “外公,我错了。”

  没等全一道长说话,何曙一道自责的喊声,在天空中响起。

  众人一脸意外地看向他,没想到他变脸如此之快,刚才还杀陈阳和全一道长,此刻就认怂。

  华擎剑门的人,都是一脸厌恶地看向何曙。

  他虽然认错,但没人相信。

  “外公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这些年来对我的培养,其实我铭记于心,我之所以误入歧途,是有原因的。”

  何曙一脸自责的表情,朝着全一道长飞过去。

  林渊、章经纶等人,都想要上前阻拦。

  全一道长终究心软,挥了挥手,示意众人让开,道:“他也身负重伤,伤害不了我。”

  众人让开,何曙飞到了全一道长面前,满是鲜血的脸上,露出哭泣的表情,哀叹道:“外公,请你原谅……去死吧。”

  突然,何曙怒吼一声,手中出现一个蓝色的瓶子,朝着全一道长扔过去。

  瓶子在全一道长面前爆裂,一团绿色的雾气,将全一道长笼罩,虽然他很快便冲出绿色雾气,但身上还是沾染了许多绿色的粉末。

  那绿色雾气显然有毒,全一道长身上立刻出现一个个红色的血泡,整个身体开始溃烂,面部肌肉也垮塌,变得不像个人样。

  并且,全一道长似乎失去了对身体最后的控制力,朝着地面坠落。

  就在这时,何曙手中扔出一条丝绸,将全一道长缠绕起来,抓到了自己的面前,将其禁锢。

  “何曙,你这混蛋!”

  “休得逞凶!”

  林渊、章经纶等人见此,皆是面色剧变,纷纷攻上去。

  “都别过来,不然,张三丰这老狗,立刻就死。”

  何曙怒吼一声,林渊等人投鼠忌器,都停下来,不敢接近。

  全一道长已是奄奄一息,艰难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何曙,苦涩道:“何曙,我……”

  “三丰老狗,别把毒液滴在了老子的身上。”

  何曙呵斥一声,打断全一道长的话,眼神中满是凶戾之色,仿佛面对的是生死仇敌,而不是对自己倾尽所有的外公。

  “放了掌门。”

  “何曙,你放了掌门!”

  华擎剑门的人,纷纷怒吼道。

  何曙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,不屑地扫了眼全场,冷声道:“哼,你们这帮废物,最后,还不是被我威胁。

  现在,我给你们上一课。

  仁慈,只会让你们陷入死亡的绝地,而不会帮助你们战胜敌人。”

  话音刚落,只听一道不以为然的声音响起:“是吗,你以为自己赢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