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4020章 青云观前

  陈阳离开避风台,继续往灵藏峰上攀登而去。

  有老李的指导,他避开了所有的强劲能量风暴,攀登得十分轻松。

  而且,在赵飞榭身死的瞬间,他抢到了对方的纳戒,从中取得定风珠。

  有了定风珠的协助,你攀登灵藏峰,就更简单了。

  一路畅通,穿越云层,上方的能量风暴越来越强,但对陈阳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。

  半个时辰后,他终于到了灵藏峰的峰顶。

  沿途,他见到了不少灵草,以及其他修者遗落的纳戒、兵器、灵石,但他并没有去捡。

  老李说了,这些东西,和灵藏峰峰顶的宝藏相比,不值一提。

  不过,陈阳打算等返回的时候,再把所见之物都搜刮了。

  再怎么,那些东西也可以换取不菲的灵石。

  一跃登上灵藏峰的峰顶,强横的能量风暴,顿时消失不见,峰顶风和日丽,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照射下来,洒下一片光辉,静谧安详,完全和风暴汹涌的下面是两个世界。

  “到了峰顶,原来没有任何的危险。”

  陈阳心里暗道,放眼看向整个灵藏峰的峰顶,当看清楚眼前的景象,他顿时面露惊讶之色。

  只见整个灵藏峰的峰顶,是一片不大的平台,地面是青石板铺就,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独立的道观。

  道观上的匾额,写着“青云观”三个字。

  “汪汪汪……”

  突然,犬吠声从道观中传来,只见一只瘦瘦的小黄狗,从道观奔跑出来,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,却又踉踉跄跄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躺在地上,仰天晒太阳。

  “大炮,别跑。”

  一个扎着麻花辫的小女孩,约有两岁的样子,笑嘻嘻地从道观中跑出。

  她把地上的小黄狗抱在怀里,也不嫌脏,亲昵的用脸蛋在小黄狗身上蹭了蹭,把自己弄成了大花脸。

  “汪汪汪……”

  小黄狗叫了几声,伸出舌头在女孩的脸上舔,花脸更花了。

  “小桐,吃饭了。”

  一名身着灰色道袍的老道,走出道观,对女孩招呼道。

  女孩摇了摇头,婴儿肥的脸上露出微笑,眼睛眯缝成了月牙湾:“师傅,你不是说,今天大师兄会回来吗?我要等大师兄回来,和他一起吃饭,听他给我讲故事。”

  听到“大师兄”三个字,小黄狗似乎受到了惊吓,缩紧身子,在女孩的怀里瑟瑟发抖,眼神中充满了惊恐。

  女孩拍了拍小黄狗的身子,笑眯眯地安抚道:“大炮乖,别怕,大师兄不会在你尾巴上绑鞭炮的。”

  “那混小子,怎么还没到。”

  道观门口的老道嘟哝了句,转身回道观里,道:“小桐,你小心点,别摔下山了。”

  “是,师傅。”

  女孩点了点头,放下大炮,一人一狗,在峰顶的平台奔追逐奔跑。

  女孩发出欢呼的声音:“大师兄回来咯,大师兄回来咯……”

  “汪汪汪……”

  小黄狗跟着叫,但声音却似乎是在抗议。

  ……

  看着眼前一幕,陈阳不禁笑了起来。

  但他知道,这是幻觉,他没有沉浸进去,但他的脑海里,不断闪现出当初在青云观的画面。

  师傅、小师妹、大炮……

  那个时候,似乎没有任何的烦恼,无忧无虑。

  “老李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收回思绪,对老李问道。

  老李解释道:“灵藏峰的峰顶,有一个极大的幻阵,看到的幻觉,会根据进入者的心境而变化。你十分怀念旧时光,并且心底平和,所以此刻出现的幻境,是你当年最快乐的日子。若是你心底凶恶,那么你此刻面临的,应该是地狱般的危险。”

  一边说着,老李神魄离体,从陈阳的识海中钻出来,望着灵藏峰的峰顶,道:“那些时光,我也很怀念。”

  “这一切,果然都是我的幻觉。”陈阳喃喃了句,抬头看向老李,道:“那么,你呢?”

  老李愣了下,没好气道:“你这臭小子,莫不是疯了,难道怀疑为师也是你的幻觉?”

  “我不是怀疑,我确定,你就是幻觉。”

  陈阳笑了笑,朝着青云观走过去,他没有走正门,而是直接穿墙而过。

  一切,都是幻境,不是真实存在。

  那么,以无视,破虚妄。

  “臭小子,为师千辛万苦,带你到达这里,你居然说我是幻觉,真是狼心狗肺!”

  老李瞪了眼陈阳,没好气道。

  陈阳停下脚步,直接坐在了虚空中,抬头看着老李,道:“幻境是直接出现在脑海中,而不是视野中,也就是说,目前我的意识受到了干扰。那么,你和我说的话,也应该是幻觉。

  另外,神魄是无形无影的形态,你现在神魄离体,我应该看不见才对。可是,你在我的面前,却是一道人影,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,你是幻觉吗?”

  面对确凿的证据,老李不以为意地笑道:“哈哈,你小子,还是太嫩了点。我并非神魄离体,而是直接在你的意识中形成现在的景象,如此一来,你就好像,看到了我神魄离体。或者说,现在的我,是我给你制造的幻觉。”

  “说得很有道理,但是我不相信。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猛然一掌,使出全力,打向面前的老李。

  “找死!”

  刚刚还笑嘻嘻的老李,面色突然变了,狰狞而凶恶,然后猛然爆裂开,变成了一个张牙舞爪,满身触手的怪物。

  怪物张开触手,打向破虚掌。

  砰轰。

  能量爆裂,陈阳被淹没进去,但他没有感到丝毫的痛楚,仿佛能量只是一道光,没有攻击力。

  “不好,我还在幻境中。”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转身朝着灵藏峰的边缘跑去,打算先下了峰顶,再做打算。

  不过,他刚刚一动,就停下了脚步。

  既然处于幻境,无法挣脱,那么即使离开峰顶,也是假象。

  现在,该怎么办?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看向那个挥舞触手的怪物,闭上眼睛,收敛了一切力量,径直往怪物撞上去。

  既然是幻境,何必在意眼前看到的景象。

  那怪物,不过是虚妄,直接撞破便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