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994章 被发现

  “居然进了鹰王殿,不会是去找龙眼、风喉了吧?”

  见两道人影进入鹰王殿,陈阳不禁皱眉。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

  刚才他在悬崖上的时候,已经观察过,鹰王殿虽然是在石鹰之下,但并非是整个鹰山殿的祭祀大殿,看起来也不像是保存宝物的地方。所以,鹰王殿虽然位置有些特殊,但若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,应该外来者不会想到,宝物是放在这里。

  “难道,他们进入鹰王殿,只是巧合?”

  陈阳摇了摇头,觉得这种事情,不可能是巧合那么简单,十有八九是有所图谋。

  “看来,我要快点才行。”

  陈阳加快脚步,往鹰王殿赶去,不一会便到了鹰王殿前。

  他隐藏在丛林中,从树丛缝隙看出去,只见鹰王殿门口有两名修者守卫,都是三星境界。

  除此之外,整个鹰王殿的周围,也有修者巡逻,境界也皆是达到了二星境界。

  而且,还有一名四星境界修者,往来各个岗哨之间,应该是鹰王殿护卫队的负责人。

  看这架势,哪怕鹰王殿不是祭祀大殿,不是宝库,其在鹰山殿的地位也必然是举足轻重,非同一般。

  “这……这里好多守卫,我们怎……怎么进去?”

  银月脑袋探出陈阳的衣袖,看到外面巡逻的鹰山殿修者,吓得连忙把头缩了回去,瑟瑟发抖。

  “放心,交给我。”

  陈阳当即使出风镜法则,镜像映射出去之后,直接跨越空间,到达了鹰王殿之内。

  本体、镜像转换,他进入了鹰王殿。

  虽然看似轻松,但在此之前,其实陈阳有所顾虑。

  如果不是刚才那两道黑影,直接进入了鹰王殿,让他确定鹰王殿没有阵法阻隔,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使用风镜法则。

  陈阳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这是一座大殿,中央有个环形的楼梯,通往上下,其他区域整整齐齐的陈列着书架,大部分是空的,只有少部分书架中放着竹简。

  整个大殿,除了书架之外,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。

  “鹰王殿是个藏书阁?可是这名字,似乎和藏书阁不沾边。”

  大殿中没有其他人,陈阳走到一座高达五米的书架前,取下其中一卷竹简,打开一看,只见竹简中写着的竟是些奇论怪谈,并非修炼秘籍。

  他又看了几部竹简,记录的东西纷繁庞杂,但和修炼都没有丝毫的关系,就好像这里只是一处存放杂书的书房。

  “不知鹰王殿的上下,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格局?”

  陈阳走到环形的楼梯前,上下看了看,除了楼梯之外,看不见别的东西,隐隐有种特殊的力量,把视线阻隔。

  “还是先去上面看看吧。”

  陈阳迈步往楼梯走去,打算到楼上去看看。

  就在这时,脚步声从楼上传来,显然有人下楼而来。

  陈阳连忙要躲起来,不然被发现行踪,事情就麻烦了,他只怕无法活着离开。

  但就在他刚刚转身刹那,楼上传来声音“躲躲藏藏的干什么,还不快上楼去帮忙搬东西。”

  陈阳并未理会,嗖的飞到一处书架后面,收敛能量、气息,从书架的缝隙朝楼梯口看去。

  只见两名身着鹰山殿服饰的中年人,从楼梯走下来,其中一人脸上满是不悦之色,道“不知是哪个弟子,竟然敢不听号令,还偷偷离去,若是让我知道是谁,我定然要重罚他。”

  “算了,现在楼上的紊乱的能量,也不是一班弟子可以对抗的,还是让鹰王殿的护卫队来帮忙搬东西吧。”

  另一名中年人态度平和许多,朝着鹰王殿的大门走去。

  先前那人埋怨道“这次来的是什么人,竟然在鹰王殿里打斗,把上面弄得一团糟。”

  “那人实力不弱,就连元长老也不能将他制服。还好元长老追着他离开,不然的话,这鹰王殿怕是要毁了。”

  “毁了就毁了,不知道殿主为什么要设置个藏书阁在此地,不仅保存的全是没用的书,还派人加强守卫,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  “你可别乱说话,如果被传到殿主的耳朵里,你……”

  “我早就当着他的面抱怨过了,不过他也没说什么,殿主可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。”

  两人说着话,打开殿门走出去,只听声音传来“招威,带几个人,把楼上的书搬下来。”

  “是,严执事。”

  一听这话,陈阳知道外面的人马上就要进来,他连忙从书架后冲出,速度极快地朝着楼上赶去,想要一探究竟,看看上面到底被打斗毁成了什么样子。

  而且,他感到十分古怪,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,居然还要人来搬运,难道修者不能放在纳戒里,直接把东西转移吗?

  “哼哼,抓住你了。”

  就在陈阳到达楼梯口的刹那,面前突然一道黑影闪现,将他拦了下来,正是那名脾气不好、身材微胖的严执事。

  严执事速度如此之快,陈阳自知不是对手,所以并未反击,而是打算趁对方不注意,躲进小世界中。

  可奇怪的是,严执事并未出手,而是一脸狐疑地看着他,皱眉道“你是谁,怎么从来没见过你?”

  严执事并没有立刻把陈阳判定为外来者,这让他感到十分意外。

  可是,为什么会这样?

  难道这些镜像,无法分辨外来者吗?

  可就算无法分辨外来者,难道他们连自己是不是鹰山殿的弟子,也不知道?

  “我问你话呢,你是谁?”

  严执事见陈阳不说话,冷声问道,语气加强了几分,但依旧没有出手的架势。

  见此,陈阳松了口气,也不去思考为何会这样,忙拱手行了一礼,正色道“弟子陈尔,见过严执事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你是哑巴。”

  严执事面露不悦之色,沉声道“刚才让你上去搬东西,你怎么躲躲藏藏的?”

  陈阳一脸惶恐,解释道“严执事,刚才上面发生了打斗,我害怕……那人没走,所以不敢……”

  “一个蟊贼而已,你怕什么?”

  严执事一脸不爽,对陈阳呵斥道“立刻给我上九楼去搬东西,都搬到地下室去。”

  “是是是。”

  陈阳忙不迭点头,从严执事身旁溜过,朝着楼上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