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977章 咄咄逼人

  剑堂之中,双方分宾主坐下。

  几名精相境的夜神宗修士,都坐在前面的位置,倒是华擎剑门的魄相境,在后面陪坐。

  不得不说,夜神宗对地位的加分,实在太多了。

  在林渊的询问下,元血盈不得不把事情经过,讲述一遍。

  他自忖夜神宗强大,却是没有扭曲真相,直接说是夜神宗要杀陈阳,黑锦、天破奴等人,反而被陈阳给杀了。

  听到这番话,在场不少华擎剑门修者,都是心头大怒。

  准你夜神宗杀人,还不准我华擎剑门杀人

  这是什么道理?

  林渊面色一沉,道:“元血盈,照你这么说,我们华擎剑门的弟子,就应该被你们杀?还不能反抗?”

  元血盈不以为然:“总而言之,陈阳的确是杀了夜神宗的人。交不交陈阳,是你们华擎剑门的事情。我要做的,是带陈阳走。”

  林渊沉声道:“要带他走,也得有个理由吧。难道,就因为他不想死,反抗了你们夜神宗的人?”

  元血盈没有争辩,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,沉声道:“我只要带陈阳走,这是我的目的。至于别的,我不想再多说了。”

  这,简直是无视林渊。

  林渊眼眸凝缩了下,只觉心中无比的愤怒,但却还不能发泄出来。

  这种无力感,让人憋屈到了极点。

  不止是他,在场许多人,也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大家都知道,这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抵御夜神宗。

  不然的话,对方一个精相巅峰修者,岂敢在华擎剑门中如此猖狂。

  这让林渊想到,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,所在的国家发生内乱,其他三个强大的国家,趁机干涉,直接说他国内有大型破坏性阵法,然后发动了大规模的袭击,导致死伤惨重。

  说白了,那三个国家,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以强欺弱罢了。

  这,就是弱小的下场。

  也是弱小的悲哀。

  越强,责任越大这种话,有时候,像是一种嘲讽。

  沉默片刻,林渊看着元血盈咄咄逼人的目光,心里暗叹一声,道:“元血盈,你们先暂时安顿下来,我们商议一下如何抉择,顺便把陈阳找到。”

  “希望你们不要给陈阳通风报信,让他逃走。那样的话,后果会更严重。”

  元血盈警告一句,在华擎剑门弟子的带领下,他和几名夜神宗同伴,离开了剑堂。

  “欺人太甚了!”

  元血盈一走,一名魄相前期的执事,一掌拍在桌上,怒喝道。

  其他大部分人,也都是愤怒不已。

  章经纶眉头紧锁,对林渊问道:“林长老,这件事……你打算,怎么做?”

  林渊没有回答,看向众人,道:“你们的意见如何?”

  众人当即各抒己见,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放弃剑门的尊严,把陈阳交出去,但却没有明言保住陈阳,都感到十分无奈。

  而以何逑为首的几人,一再主张把陈阳交出去,来保住华擎剑门的平安。

  双方各执己见,但终究还是支持林渊的人比较多。

  过了半个时辰,林渊道:“这件事,我们还需把那叫陈阳的弟子找来,问问他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如果他真的行凶在先,把他交出去,我也无话可说。但他若是为了自保,那夜神宗的人死有余辜!”

  有人问道:“可问题是,谁是陈阳?”

  另一人道:“前不久,有一名精相巅峰弟子,用赤星石兑换了大量的灵石。那位弟子的名字叫陈阳,应该就是此人。”

  何逑冷声道:“说不定那块赤星石,就是他偷了夜神宗的,所以夜神宗才会一路追来。”

  “何长老,你难道认为,夜神宗不把赤星石留在宗门给夜神翼用,而是留在苛摩星给别的魔族吗?”

  林渊冷声反驳。

  他现在是越看何逑越不顺眼,以前怎么没觉得何逑这么吃里扒外?

  没理会何逑的继续争辩,林渊当即让人去把陈阳叫来。

  ……

  凌牙峰,崖壁洞府。

  陈阳位于其中最高级的一个洞府,手握握着一块赤星石,正在修炼《九转星辰诀》。

  他的修为突飞猛进,出乎他意料的快。

  甚至,比结丹境、超凡境的时候,提升得还快。

  他心里盘算着,说不定用不了一年,自己就能达到精相巅峰的境界。

  砰轰。

  突然,一声巨响,从洞府之外传来。

  陈阳皱了下眉头,收功起身,朝着洞府外走去,暗道:“奇怪,这里还有人来打扰?”

  洞府的大门,都有阵法封锁,只有魄相境之上的修者,才能强行打开。

  陈阳从内部,把洞府大门打开,外面就是万丈深渊。

  此刻只见洞府门口,一名精相境后期的师兄悬浮在那里,一脸凝重之色,道:“陈阳,随我去剑堂,门内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“找我?”

  陈阳心头不解,自己初来乍到,能有什么要事。

  难道,是何逑发难?

  看了眼身后的洞府,陈阳犹豫了下,把洞府关上,然后飞上前去,拱手道:“这位师兄,不知是何事?”

  “夜神宗有人找上门来,要剑门交出你。”那人道。

  陈阳眉头一皱,暗道:“该不会,是天摩星域那边的魔族,追过来了吧?”

  既然是夜神宗,陈阳只能想到这个可能。

  他接着询问,那师兄给出答案,果然如他所料。

  “不知这件事,华擎剑门会如何处理。夜神宗太强了,他们护不住我……可就这么把我放弃,也应该不至于。”

  陈阳暗自思索,跟着那位师兄,到达剑堂。

  进了剑堂,看着满堂的魄相境修者,虽然人人都未释放能量,但那无形的气势,还是令陈阳感到了淡淡的压力。

  毕竟,他和魄相境比起来,还是差了不少。

  而且,魄相境主要是神魄强大,那种无形的精神威压,比肉身的压力还可怕。

  “拜见诸位长老、执事。”

  陈阳进了剑堂,按照华擎剑门的规矩,倒也没有失了礼数。

  此刻,众人都在打量着他。

  一个籍籍无名的弟子,居然引来了夜神宗的人,即使陈阳境界不算太高,也显得很不平凡了。

  但紧接着,众人发现,陈阳才三十来岁。

  这个年龄达到精相前期,天赋却是相当不错。

  不过,没等众人称赞,何逑腾地起身,指着陈阳,厉喝道:“陈阳,你偷走夜神宗的赤星石,杀害夜神宗弟子,然后拜入我华擎剑门,这是想嫁祸给我们华擎剑门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