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873章 皇室情报

  赵武和明皇二人愣了好一会,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战局结束太快,胜负确定得太快……

  而战力的差距,也太大了。

  他们寄予厚望的赵宪,对陈阳来说,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。

  陈阳,简直不可抗拒。

  他们看向陈阳,瑟瑟发抖。

  陈阳飞落而下,就站在赵武和明皇二人的身旁,道:“接下来,该你们了。”

  明皇反应极快,他知道陈阳十分在意自己的亲人朋友,他身形一动,朝着师青璇飞扑过去,想要挟持师青璇,威胁陈阳。

  但就在他动身的瞬间,陈阳抬手一道真芒,将其脑袋打爆,跌落在地。

  明皇的死亡,彻底令赵武震慑住。

  他抬头看向陈阳,慌张道:“我没有碰过师青璇,你也要杀我吗?”

  “那个叫凤姑的,是你给他下令打伤了青璇,而且,青璇是我的女人,你却逼她和你成亲,难道,你不该死?”

  陈阳淡淡回应了赵武一句,抬手一道真芒,没等赵武反应过来,就被击杀当场。

  不过十几分钟,一个体相中期,两个不灭境,都被陈阳击杀。

  要知道,这些人都是冲武星人类中的顶尖强者。

  可他们在陈阳的面前,却犹如被杀鸡一般。

  刚才对赵宪表示效忠的众人,此刻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,对陈阳敬畏、害怕,担心陈阳连自己也杀了。

  不过,陈阳没有理会其他人。

  他看向轩傲狂,道:“前辈,我们暂时在国师府落脚,没问题吧?”

  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
  轩傲狂回过神来,连忙点了点头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陈阳招呼师青璇、王甫烈、乔穆楠三人一声,当即便跟着轩傲狂离开,前往国师府。

  等他们走了,赵府众人这才松了口气。

  “太可怕了,陈阳的战力,足以横扫整个帝都。”

  “看样子,帝都的掌权者,要变成陈阳了。”

  “快把这个消息传回去,看看如何应对,可别得罪了陈阳。”

  众人连忙离开赵府,都想方设法巴结陈阳。

  ……

  进入国师府之后,陈阳把师青璇安顿下来,然后问了下轩傲狂目前帝都的局势。

  帝都依旧在皇室的掌控中,但因为外来者太多,目前治安比较混乱,时常出问题。

  至于如何应对妖族,皇室联合帝都不灭境强者商议,依旧没有任何对策。

  皇室似乎打算封锁帝都,在圣皇回来之前,都不和妖族对抗。

  得到这些信息,陈阳摇头对轩傲狂道:“妖族雨覆军团的雨王拥有龙的血脉,提升速度非常快,目前已经是体相巅峰的境界,最多几年之内,就能进阶精相境。若是冲武星的人族,不尽快把雨王斩杀,早晚人类会真的在冲武星灭绝。”

  轩傲狂、乔穆楠皆是眉头紧锁,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陈阳接着道:“我打算去杀雨王,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,你们知不知道有关的信息?”

  轩傲狂沉吟道:“目前冲武星的信息,都掌握在皇室手中。”

  乔穆楠泽面色凝重道:“杀雨王,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吧。他可是体相巅峰的境界,而且还有龙族血脉,战力绝对是体相巅峰中顶尖的。”

  “无论如何,也得试试。”

  陈阳站起身来,道:“不过,我们先得去皇宫一趟,问问雨王在哪里。”

  就在这时,有国师府的下人在外面喊道:“老爷,士皇来求见,正在大厅等你。”

  “来得正是时候。”轩傲面露喜色,对陈阳道:“走吧,我们正好去见见士皇。”

  陈阳跟着轩傲狂走出去,问道:“士皇是谁?”

  对于皇室的封皇者,他并没有多少了解。

  轩傲狂道:“士皇是封皇者之一,主要就是掌管皇室的情报机构,他或许知道雨王的下落。”

  进入大厅,只见一名老者坐在里面。

  一见陈阳进来,老者快步迎上来,躬身行礼,恭敬道:“左旗士拜见陈公子?”

  老者正是士皇,名为左旗士。

  在得到赵府的消息之后,他知道对抗不了陈阳,于是干脆先来拜访,表明皇室不和陈阳作对的态度。

  而且据他所知,陈阳对权利并不热衷。

  只要和陈阳交好,那么皇室依旧可以掌控帝都,顶多在某些地方,需要顾忌一下陈阳,至少比被陈阳取代统治地位好。

  “你好。”

  陈阳给士皇打了声招呼,坐下来后,直奔主题道:“士皇,听轩傲狂前辈说,你掌管皇室情报机构,我想问问,你是否知道雨王的下落。”

  “陈公子叫我左旗士即可,叫我士皇,我哪里担当得起。”

  左旗士连忙谦逊了一句,接着道:“有关雨王的信息,我们的确知道一些,但是他的具体下落,目前还没有暴露出半点踪迹。”

  闻言,陈阳不禁皱眉。

  他问道:“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,可以查到雨王的下落?”

  “如今帝都之外大军围成,其中首领就是雨王座下的五大将之一的木兽。木兽是为数不多能接触到雨王的人,只要能找到他,应该可以调查出雨王的下落。”

  左旗士顿了下,皱眉苦笑道:“不过,帝都之外的妖族大军实在太多,木兽的实力也达到体相后期,要想从他口中得到雨王的下落,只怕不容易。”

  “我会去找木兽的。”陈阳道。

  一听这话,左旗士心头大喜。

  他巴不得陈阳去找木兽,然后死在外面,那样的话,他就不用怕陈阳谋夺皇室的统治权了。

  不过,他表面上,还是露出担忧之色,道:“陈公子,木兽可不好对付,你孤身前去,只怕……”

  陈阳笑了笑,打断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去?”

  “呃!”

  左旗士错愕一声,讪笑了下,不知该怎么接话。

  “行了,和你开玩笑的。”陈阳笑了笑,接着道:“对了,你们知不知道,我徒弟杨新儿的下落。”

  左旗士松了口气,道:“这我知道。”

  如果是一般的人,左旗士当然不知道下落。

  但和陈阳有关的人,在皇室那里都有备案,他还真知道杨新儿的下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