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863章 阵法紧锁

  明皇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话,被周围之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见他不让龙武船进来,众人皆是心底一寒。

  在场不少人是其地方来的,他们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得罪皇室,不然连帝都也进不来,必然被妖族所杀。

  “是,明皇。”

  明皇的部下应了声,立刻便加速往南城门而去。

  “打断我的婚礼,这艘龙武船上的人,的确是该死。”

  赵武收回看向龙武船的目光,给司仪使了个眼色,继续进行婚礼。

  昏迷中的师青璇,被凤姑按着,和赵武举行仪式。

  ……

  龙武船上。

  陈阳站在船舷边,看向北面的帝都,被大量悬空的阁楼所震惊。

  如今的帝都,和他上次来时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的确是人满为患,不得不修建空中楼阁和地下公寓,才能把冲武星的人都容纳下来。

  “启禀陈公子,我已经和帝都城门的人沟通过,他们很快就会控制阵法,打开缺口,让我们进入帝都之中。”

  赵堃从下方飞上了龙武船,恭敬对陈阳回禀道。

  “好。”

  陈阳点了点头,让赵堃去安抚人群,整个龙武船上的人,静静等待着大阵开启。

  整个帝都,都被一个半圆形巨大透明光罩包裹,光罩流转着七彩的光芒,能量灼灼,拥有极强的防御力,足以抵御精相境之下的攻击。

  过了小半个时辰,光罩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,这让陈阳觉得有些古怪。

  他往后看了眼,因为龙武船是从天而降,所以没有被妖族拦截,但此刻几十里外驻扎的妖族,已是发现了这艘龙武船,之前没攻击,可能是知道龙武船会进入帝都。

  但现在,陈阳看得清清楚楚,妖族正在集结,打算对龙武船发起进攻。

  显然,妖族见龙武船没进城,这才动了攻打的心思。

  “怎么回事,为何还不开启阵法,让我们进去?”

  陈阳面露不解之色,把赵堃叫过来,道:“赵堃,你再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是,陈公子。”

  赵堃领命而去,很快便折返回来,表情十分凝重,对陈阳道:“陈公子,帝都那边的人说,明皇有令……不放龙武船进入帝都。”

  “什么,不放我们进去?”

  “我们也是天圣帝国的子民啊,为何别人能进去,我们不能?”

  “阮谢那个混蛋扔下我们,现在连帝国也要放弃我们吗?”

  龙武船上的人,听到赵堃的话,都是又惊又怒。

  陈阳面色一沉,道:“对方有没有说,为何明皇不让龙武船进入帝都?”

  “我问了,他们不说。”赵堃摇了摇头,苦笑道。

  “龙武船上这么多百姓,明皇这命令,是要将百姓害死吗?既然如此,那我亲自去问问,为何不开阵法!”

  陈阳冷哼一声,一跃从船舷飞下去,到了南城门口。

  南城门大开,但被阵法阻隔,不能出入。

  在南城门内侧,驻扎着傲龙军,以及大量的其他军队,时刻防备可能发生的战争。

  陈阳在南城门的光幕前停下,朗声道:“你们谁是管事的?”

  他中气十足,城门内的人都听见,全都朝着他看过来。

  “啊!陈阳!”

  “居然是陈阳!”

  众军士一看是陈阳,无不感到意外。

  一名身着铠甲的洞虚境将军,从后方走出来,戏谑地看了眼陈阳,冷笑道:“哼哼,陈阳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。现在进不了帝都,你是不是胆战心惊,害怕被外面的妖族杀掉?”

  陈阳眼中寒芒闪现,沉声道:“你是谁?”

  “我是左诫,是新任的南城门防卫官。”

  左诫面露冷笑,在光幕另一边来回踱步,看向陈阳的目光中,满是调侃之色。

  自从妖兽潮爆发之后,整个帝都的防卫规格都提升了,守城门的将领都是皇室中的洞虚境修者担任。

  左诫,正是其中之一。

  陈阳指了指空中的龙武船,道:“左诫,在这艘龙武船上,都是西蒙城的普通百姓,你们立刻打开阵法,放龙武船进去。不然的话,等妖族攻过来,这些百姓必然都会惨死。”

  左诫冷笑一声,丝毫不在意百姓存活,道:“陈阳,如果我开启了阵法,你不也进来了。你想活命就直说,何必说的那么高明大义,好像你多在乎别人死活似的,你又不是救世主。”

  陈阳咬了咬牙,冷声道:“你现在立刻通知上级,或者找个有资格和我说话的人来,不然的话,等我进入帝都,我第一个就杀了你。”

  “哼哼,你马上就要被妖族杀死,你还想杀我,你是在做梦吗?”左诫双目满是狠戾之色,冷笑道:“陈阳,你与帝国为敌,现在遭遇了危难,还不是要到帝都避难。你有本事,便去别的地方,或者自己和妖族对抗,少在这里叫嚣。”

  “你死定了。”

  陈阳眼中闪过杀意,不理会左诫,朝着前方其他的军士看去,大喊道:“龙武船上都是普通的百姓,如果你们还有良知,立刻把阵法打开,让他们进去。”

  军士们听到这话,纷纷往龙武船上看去,虽然距离远,但他们还是看到从船舷边探出的脑袋,其中有老者、妇女,的确是难民。

  他们不是铁石心肠,顿时都心软了。

  有一名将官,对左诫道:“将军,那些的确是难民,如果再不打开阵法,等妖族攻过来,他们就真的会死了。”

  “胡铁,你是在责怪我吗?”

  左诫怒喝一声,抬手一道掌影,直接把胡铁轰杀,对众军师喝道:“胡铁不尊军令,已经被我杀了,你们还有谁要谏言的,站出来。”

  一时间,众军士鸦雀无声,纷纷低下了头,不敢直视左诫的目光。

  “哼!”

  左诫冷哼一声,道:“你们都给我听好了,封锁阵法,是明皇的意思。另外,我是这里的首领,我知道该怎么做,用不着你们教。谁如果还敢装好人,下场和胡铁一样。”

  陈阳没想到,左诫居然如此残忍狠毒。

  他盯着胡铁的尸体,怒火攻心,看向左诫,沉声道:“我陈阳对天发誓,一定杀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