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836章 尸骨无存

  面对碧月姥姥的问题,炼伯没有回应。

  沉默了下,他看向许苍,指了指空中的人,道:“许苍,这些人,是来干什么的?”

  许苍回过神来,恭敬道:“启禀炼伯,这些人要杀小姐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炼伯淡淡地点了点头,目光一转,抬头看向空中天幕星聚集而来的各势力强者,沉声道:“欺负我家小姐,那么,你们都把命留下吧。”

  他的语气很平静,但却让人心底发颤,感到可怕。

  有精相境修者站出来,指着炼伯,呵斥道:“死老头,你算什么东西,居然敢叫嚣,我……”

  砰轰。

  没等那人把话说完,炼伯弹指一道米粒星芒,将其脑袋打爆,当场死亡。

  精相境在炼伯面前,宛若蝼蚁,毫无抵抗之力。

  “快走,他是魄相境!”

  人群中,发出惊呼,众人皆是大惊失色。

  紧接着,空中气势汹汹而来的五百多人,立刻转身逃命。

  魄相境不是他们可以抗拒的,他们人数再多,在魄相境面前,也不堪一击。

  “欺负我家小姐,都别走!”

  炼伯平静的眼眸中闪过浓浓的杀意和怒火,双手伸出,急速而动,弹指之间,数百道星芒激射而出,分别攻向空中逃亡的一人。

  砰轰、砰轰、砰轰……

  爆裂声接连响起,却又像是同时发出。

  天幕星域前来追杀碧月姥姥和陈阳的五百多名强者,在这瞬间,全部被轰杀,连丝毫抵御之力也没有。

  这一幕,实在太震撼了。

  这至少是天幕星域一半的顶尖战力,却不如炼伯一个人。

  就算是知道炼伯实力深浅的许苍等人,也惊得目瞪口呆,对炼伯更是心生敬意。

  眨眼之间,战斗结束。

  炼伯杀了五百多人,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波澜,回头看向碧月姥姥,恭敬道:“小姐,我们走吧。”

  对于此时的战局,碧月姥姥没有丝毫关心。

  她的目光,死死地盯着炼伯,牙关紧咬,再次问道:“炼伯,告诉我,陈阳是生,是死?”

  炼伯没有开口,只是静静地看着碧月姥姥。

  碧月姥姥精神恍惚了下,双拳握得紧紧的,语气颤抖道:“炼伯,你……你杀了陈阳?!”

  炼伯依旧沉默不语,转身背对碧月姥姥,答非所问道:“走吧,小姐,和我回去。”

  他没有回答,但无疑是默认了。

  就在这时,夏侯翎飞速进入山谷之中,一脸急切之色,停在了碧月姥姥的面前,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  碧月姥姥只觉脑袋嗡嗡作响,对夏侯翎问道:“你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  夏侯翎看了眼炼伯的背影,没敢吭声。

  炼伯道:“告诉小姐吧。”

  夏侯翎这才对碧月姥姥道:“启禀小姐,陈阳……被……杀了。”

  “被……被杀了……”

  碧月姥姥大惊失色,脚步踉跄了下,只觉身子一软,若不是身旁的小梅扶住,她险些摔倒。

  她不知道,自己为何会受到这么大的打击。

  难道,真的已经对陈阳,爱到无法自拔了吗?

  那个家伙,似乎并没有那么优秀,可是,自己为何偏偏,就这么在意。

  是因为,他看过自己的身体,抱过自己,保护过自己?

  碧月姥姥不知道,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  但她此刻,真的感到万分悲伤,不可抑制的悲伤。

  “夏侯翎,陈阳的尸体呢?”

  回过神来,碧月姥姥连忙对夏侯翎问道。

  夏侯翎面露苦色:“小姐,陈阳被轰杀成了渣滓,尸骨无存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碧月姥姥大怒,猛地转头看向炼伯,咬牙切齿道:“炼伯,你太狠了,我没想到,你居然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话音落下,碧月姥姥猛地朝着炼伯的后背攻去,使出了全力,狠狠地一掌打在了炼伯的背部。

  炼伯没有反抗,也没有防御,任由碧月姥姥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背上,打得皮开肉绽,骨骼崩裂。

  他站在那里,纹丝不动,转过身来,正色道:“小姐,如果你打我,心里会舒服点,那你尽管出手。不过,你打完我之后,我希望,你能跟我回去。老爷和夫人,都在等你。”

  碧月姥姥怒不可遏,接连对炼伯出手,不知打了多少拳,炼伯全部都承受了,让碧月姥姥发泄怒火。

  “炼伯,我恨你一辈子。”

  最后,碧月姥姥眼中含泪,狠狠地骂了炼伯一句,转身飞进了山洞之中,没有了动静。

  “你们进去看看。”

  炼伯没有在意身上的伤势,对梅兰竹菊吩咐道。

  等梅兰竹菊进入山洞,夏侯翎叹息一声,看了眼炼伯身上的伤势,问道:“炼伯,你没事吧?”

  “一点小伤。”炼伯望着山洞,沉吟道:“小姐受到的心伤,比我的伤势,应该更重吧。可惜,我一个单身汉,不懂这种感情。”

  夏侯翎苦笑了下,道:“炼伯,你骗了小姐,日后她肯定会怨恨你一辈子,你又何必如此。”

  炼伯正色道:“这次老爷派我来还好,我会对小姐客客气气,请她回去。可若是我无法带她回去,你难道还以为,她会这么轻松吗?而且,若是让小姐的未婚夫知道,她心里有别人,那个陈阳,即使在天涯海角,也会被斩杀。所以,不如让陈阳,在小姐心里变成一个死人。这样,既保护了小姐,也保护了陈阳。”

  夏侯翎叹道:“炼伯你一番苦心,却要背负小姐对你的怨恨,夏侯翎自愧不如。”

  炼伯沉默了下,摇头道:“要怪,就怪那个叫陈阳的年轻人,实力太弱。不然的话,小姐也不必这么苦了。”

  山洞中。

  碧月姥姥把陈阳的灵牒看了一遍又一遍,眼泪顺着她秀丽的脸颊流下来,止也止不住。

  此刻,她就是个弱女子,悲伤的弱女子。

  “陈阳,你说你会来找我,可是现在,再也不能了。都怪我,我不该对你逼婚,不然的话,炼伯也不会杀你。对不起,是我害死了你。”

  ……

  炼伯和夏侯翎等人,在山洞口守了十几天。

  这一日,碧月姥姥终于从山洞中出来。

  她神色涣散,没有了往日的锋芒和凌厉,给人失魂落魄的感觉,仿佛是个提线木偶。

  见到这样的小姐,炼伯愣了下,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。

  用这种方式保护小姐,对吗?

  “走吧,炼伯,我跟你回去。”

  碧月姥姥开口道,声音很轻、很平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