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816章 看个透彻

  碧月姥姥完全没料到,在这鲸癸豪火之中,除了她之外,还有别人。

  因为癸jīng豪火的燃烧,她身上的衣服完全被烧成了灰烬,此刻是一丝不挂地悬浮在火焰之中。

  若是那人出现,可就把她看得jīng光了。

  可是,此刻她正处在修炼的关键时刻,虽然能略微分神,但是绝不能从修炼中抽离出来。

  不然的话,能量逆转,她百分百会走火入魔。

  “希望是个女人!”

  碧月姥姥心里暗道,但在这瞬间,因为分神过度,她体内气息不稳,jīng血逆流上涌,她连忙收敛心神,这才把jīng血压制,避免了走火入魔。

  她不敢再胡思**想,连忙全神贯注地沉浸在修炼之中。

  另一个方位,陈阳睁开双眼,脸上露出喜sè,暗道:“进阶的速度,比我想象中更快。不知道,体之法相现在的力量如何。”

  他当即释放出体之法相,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法相一出现,强横的力量震荡开,癸jīng豪火出现不规则的波动,爆出轰的一声响,在地窟中回荡。

  “体之法相提升了好多!”

  陈阳感应了下,发现体之法相的力量,比之强增强了至少七八倍。

  对于这样的增幅,他很满意。

  加上他本身体相中期的境界,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战力,对上体相巅峰的话,已经不吃亏了。

  不过,他还要提升。

  他取出了360把玄器宝剑,释放出紫冥炎,开始炼制第四重星陨剑阵。

  虽然癸jīng豪火不擅长炼丹、炼器,但还是有一些作用,帮助陈阳更快地把四重星陨剑阵锻造完成。

  半个月过去,360把宝剑,终于融为一体,成为了一个统一的剑阵。

  陈阳又花了前五天时间,彻底掌控了四重星陨剑阵。

  这个进度,实在出乎他的预料。

  他觉得,应该是自己急于救母亲,激发了潜力,所以进展才会这么快。

  眼看时间还足够,他继续修炼《八荒霸体》的第六重体术:不灭。

  不灭是一门拳法,是把周身所有的星能、真元、肉身等等力量,都凝结到一点,然后释放出来。

  对于修炼体术、神通,陈阳都有相当高的悟xìng。

  而这一次,他更是超水平发挥,在十天的时间之内,彻底掌握了六重体术:不灭。

  当他挥出最凝练的一拳,力量爆发出来,就连没有实体形态的癸jīng豪火,也被他的力量所摧毁。

  而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,也是令整个地窟轰隆隆的发响,远处的碧月姥姥也受到了影响。

  不过,碧月姥姥正处于凝聚体之法相的关键阶段,即将完成,她并没有仔细感应陈阳的力量,而是全神贯注投入在体之法相的凝聚中。

  “终于完成了。”

  陈阳长长地舒了口气,短短三个月,他提升了一重境界,练成了星陨剑阵第四重和《八荒霸体》第六重体术:不灭。

  可以说,他的战力,有了质的飞跃。

  他自问,对上体相巅峰,除非是顶尖的天才,他已经没有敌手了。

  “该前往yīn魂桥了。”

  陈阳收敛心神,嗖的从癸jīng豪火的核心处飞出去,打算离开。

  可就在他经过一片区域的时候,突然感应到了强烈的肉身气血之力,并且和他的体之法相有些相似。

  “这里有人!”

  陈阳大惊,连忙转头朝着力量传来的方向看去。

  这一看之下,只见一名不着寸缕的女子,悬浮在癸jīng豪火之中,身后浮现出一尊和其一模一样的体之法相。

  陈阳可没有偷窥的恶习,他错愕一声,连忙把目光收回来。

  可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女子的惊艳面容和完美身材,他也是一览无余。

  他背对着女子,歉意道:“姑娘,实在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洗澡,有所冒犯,还请见谅。”

  这时,碧月姥姥刚刚完成凝聚体之法相,她将法相收敛,一双冰冷的眼眸,狠狠地等着陈阳,怒斥道:“哼,洗澡?你见过有人,用火洗澡的吗?”

  话音刚落,碧月姥姥脸颊浮起淡淡的红晕,因为她发现,陈阳的衣服也被烧毁,此刻背对她的身子,被她看了个透彻。

  “你这暴露狂,竟敢非礼我,找死!”

  碧月姥姥怒斥一声,挥手一掌,星能汹涌的掌影,朝着陈阳打过来。

  “啊,我暴露狂?”

  陈阳惊疑一声,连忙使出风镜奥义,镜像被掌影击破,本体则是到了地窟的边缘,站在癸jīng豪火之外。

  脚底踩在灼热的地面,他这才想起,自己身上的衣服被烧毁之后,还没来得急穿上。

  他以极快的速度,穿上了衣衫,然后看了眼癸jīng豪火之中,只见那俏丽的女子已是整理了仪容衣着,以星能隔绝癸jīng豪火,避免引火烧衣,飞了出来。

  “能躲过我的攻击,倒是有些本事。”

  碧月姥姥狠狠地瞪了眼陈阳,眼神中满是冷厉的杀意。

  可是,她发现,陈阳见到自己的时候,目光清澈,没有丝毫亵渎,让她感到有些意外。

  她可是见过无数男人,除了那些老家伙,百岁之下的人见到她,就没有不产生想法的。

  更别说,陈阳刚才看到了她的**,却依旧不为所动。

  这只能说明,这个男人,内心真的很正直。

  “哼!”

  碧月姥姥冷哼一声,杀意收敛,冷冷地盯着陈阳。

  陈阳面露尴尬之sè,深深作了一揖,正sè道:“姑娘,实在冒犯了,我真不知道这里有人。”

  碧月姥姥沉默了十几秒,这才冷声开口道:“这地窟足有几十里宽,在鲸癸豪火的影响之下,你要感应到我的存在,的确不容易。不过,我想知道,你刚才……刚才看见了什么?”

  陈阳连忙举起了手,正sè道:“我发誓,我绝不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出去。”

  他没有说自己看见了什么,而是说自己会保密。

  不得不说,他对女人的心,还是很了解的。

  不过,碧月姥姥却不按常理出牌,一听这话,她突然出手,朝着陈阳攻上来,怒喝道:“这么说,你是看见了。那就别怪我,取你xìng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