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> 第3785章 下毒之人

  眼看空中掌影落下,威势凶猛,完全是要把自己杀了的架势,向子鸣大惊失色,身形一动,嗖的从地面窜出,速度之快,和刚才的脆弱模样,简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不过,那道掌影只是压下来半米,便消弭在虚空之中,没有了丝毫的能量波动。

  见此,向子鸣心头一跳,知道自己是中计了。

  向文华、杨天豹等人,都是一脸意外之色,看出来刚才向子鸣奄奄一息的样子,根本就是装出来的,是在博同情。

  而那道掌影,正是要逼他露出马脚。

  一时间,场面尴尬。

  向文华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子鸣,你这是什么情况?”

  “爷……爷爷……”

  向子鸣一脸尴尬之色,低着头,对向文华道:“我也是逼于无奈,这才……”

  “行了,过来,别丢人了。”

  向文华沉声道,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虽然向子鸣的天赋还算不错,在向文华资源的堆积下达到了不灭中期,可行事风格和品行,向文华还是颇有微词。

  向子鸣不敢吭声,连忙走到向文华的身后站定。

  向文华看向巫平,镇定道:“巫家主,子鸣被打成这样,你是否应该给个交代?”

  巫平面色难看,不知该怎么答复。

  就在这时,陈阳从会客厅内走出来,对向文华道:“向前辈,真没想到,这么快就见面了。”

  闻言,孙典、马仕雪、马龙等人,都是一脸意外之色,没想到陈阳居然认识向文华。

  不过,陈阳虽没把向子鸣杀死,但打成那样,禁锢在这里,也不是小事,众人都不认为,向文华会放过陈阳。

  “爷爷,就是他打伤我,还把我扣留在这里!”

  一见陈阳出来,向子鸣指着陈阳,愤怒道。

  陈阳瞥了眼向子鸣,冷笑道:“你这无耻之徒,刚才还想骗向前辈,真是可耻之极。”

  向子鸣辩驳道:“哼,我是……”

  “行了。”

  向文华打断了向子鸣的话,对陈阳道:“听他们说陈阳的时候,我便觉得有些太巧了。没想到,居然真的是你。”

  见此,众人确定,陈阳是真的和向文华认识。

  而且,从向文华的表情来看,两人的关系,似乎还不简单。

  杨天豹站出来,皱眉道:“陈公子,我观你并非欺凌霸道之人,为何……你把向子鸣扣留了下来?”

  向文华沉吟道:“陈阳,你这行为,的确是有些过分了。”

  马龙叫嚣道:“对,你凭什么扣留子鸣哥,你简直欺人太甚了。”

  “你这是没有把向长老放在眼里。”孙磊也喊道。

  孙典、马仕雪也是在一旁煽风点火,巴不得向文华立刻出手,把陈阳除掉,然后将巫家铲平。

  陈阳嘲讽地瞥了眼马仕雪等人,并未理会,对向文华道:“向前辈,原本我是打算放向子鸣走的,不过,在他离开之前,我发现了个秘密,所以把他扣留下来。”

  “秘密?”向文华门面露不解之色。

  向子鸣立刻跳出来,指着陈阳道:“你小子爬了我爷爷,就想狡辩吗?还秘密,你光看我一眼,能知道什么?”

  马龙帮腔道:“依我看,他是要撒谎!”

  孙典对向文华道:“向长老,此子狡诈阴狠,你何须与他多言,直接把他杀了便是。”

  马仕雪赞同道:“对,杀了他!”

  在一片喊杀声中,向文华的面色越发阴沉。

  等众人声音渐渐小了点,他回头看过去,沉声道:“是我在和他交谈,还是你们?”

  众人一愣,赶紧噤声,不敢和向文华的目光直视。

  安静下来后,向文华对陈阳道:“你说吧,什么秘密。”

  陈阳道:“此事关系到前辈你的身体状况,你确定,让我在这里讲出来?”

  “讲吧。”向文华点了点头。

  得到确认,陈阳接着道:“向前辈,你中的融肌散,如果是一次中毒,你肯定有感应。可你中毒很深,这说明你是慢慢吞服毒药,日积月累而成。能这样对你下毒,只有你身边最亲近的人才能做到。这个人,就是向子鸣。”

  “什么,向子鸣下毒?”

  “怎忙回事?”

  “融肌散?他到底在说什么?”

  向文华中毒的事情,一直隐瞒,除了杨天豹等寥寥数人之外,其他人都不知道。

  此刻听了陈阳的话,马仕雪、孙典等人,都是一脸茫然之色,不知道陈阳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  向子鸣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,随即指着陈阳,怒喝道:“你污蔑我,什么融肌散,我根本不知道!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骗我爷爷,那你真是太愚蠢了。”

  陈阳淡然一笑,并未多言。

  向文华面色越发阴沉,陈阳告诉他的这个消息,实在太震撼了。

  虽然向子鸣人品不行,但向文华从不认为,孙儿会做出坑害自己的行为,这可是丧尽天良啊。

  而且,向文华若是死了,对向子鸣没有半点好处。

  资源、靠山,向子鸣不仅会失去一切,还会被向文华的仇家杀害。

  向文华心里充满疑惑,对陈阳道:“你不是开玩笑?”

  “我没必要和你开这种玩笑。”陈阳摇头道。

  向文华道:“那你有什么证据,可以证明是子明对我想下毒。”

  向子鸣吼道:“爷爷,证明什么?你别听他胡说八道,他根本就是想骗我们,想挑拨我们爷孙的感情。”

  “你先住嘴!”

  向文华瞪了眼向子鸣,然后看向陈阳,等着陈阳给出证据。

  陈阳指了指向子鸣,对向文华道:“证据很简单,你让他把纳戒的神识印记抹去,你检查一下他纳戒里的东西,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“陈阳,希望你不是在戏弄我。”

  向文华语气中带着几分怅然,因为他从陈阳的语气中听出来,陈阳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可是,他心里又怀着几分希望。

  他对向子鸣道:“把你的纳戒交出来,让我看看你的东西。”

  “爷爷,你居然相信一个外人的话,不相信我?”

  向子鸣指着自己,一脸悲痛道。

  向文华沉声道:“把纳戒给我,我不是怀疑你,而是要证明你的清白。”